李土木系列~4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前敘述家人與阿公成長過程,有群友提問怎無父母輩分事宜,阿公膝下有二男二女(女,男,女,男~我爸是老么),大女是招贅(務農需人丁協助),叔叔因小得溫疫而往生(基於後有繼承者,阿公就屬意我歸屬叔叔名下傳承)。
爸是老么是香火男丁,阿公在喪子後,產業項目就範圍與減少部份地區,心情起伏不定受影響至產業營運額度,長工與家人們皆常莫名感受指責或高分貝音量,叔叔往生的確對阿公過程影響很大。
爸自幼在務農家族成長,也是阿公寄於厚望傳承產業,因為在重男輕女年代鄉村族群間,實難改變思惟或創新風格。
就專注務農產業與畜牧產業營運傳承爸的學習,直到爸結婚後就接棒阿公產業發展,阿公就退居幕後養老生活。
爸的膝下有三男二女家人,其間我排序老四位置,就展開李土木系列說起,真如命理師所言兌現,在週歲內讓媽媽不得安閒,在農村務農家族女人事務,已夠繁瑣衆多,尤其是新生兒育女任務。
時常高燒活昏睡微恙事宜困惑媽媽身心折磨,在鄉間醫所常客往返,仍不得解除病痛,唯有上都會區上大醫院治療,如以現代開車往返網絡系統太簡便了。
在鄉間農村車班少,媽媽不識字唯有嘴巴詢問得知,媽媽就用顏色註記與大樓位置前後,從鄉村至都會醫院單程就要近兩小時,再轉搭市公車約半小時,有時錯過市公車班,就邊走邊問如何到醫院(走路捷徑約需20分鐘),在往返治療期間過程,得知媽媽只搭過一次市公車而已,其餘皆走路往返路線。
ㄧ大早搭首班車在手路到醫院已近中午了,經掛號再等待門診結束,已近午後ㄧ點了(媽媽忍受錯過午餐,頂多ㄧ個麵包充饑而已,想盡辦法讓我病號飽餐美食,因為我發燒苦痛哭喊聲是極高分貝,驚嚇路人感受指指點點,媽媽邊道歉邊安撫苦痛情景。
幼年上都會醫院其病歷表,已厚達幾十公分,已為醫院常客黑名單,有時錯班車而錯過掛號期限內,媽媽就在門口哀怨請求給予機會,經護士同意後再哀求醫生額外名額,有時已超過下班過ㄧ二小時,尤其是媽媽不識字在醫院常跪求醫生治療。
真是坎坷幼童時期,折騰媽媽身心俱疲,回到家裡並非就沒事了,ㄧ常遭阿公或爸的言語批判(餐飲口感或量產)未順遂,待我上醫院就委由大姑媽與大姐(大過我3歲而已)和長工協助餐飲,家人口感熟識媽媽的味道餐飲,二遺留家務事宜,亦需媽媽善後整理,三還要照護我身心康復餵藥時間(孩童吃藥會很順遂?而且是藥不離身時期的幼童年,常折騰ㄧ二小時,尤其是晚上期間,因病痛而哭鬧聲,怕吵醒家人作息睡眠時間,媽媽只能抱我在屋外安撫沈睡,有時沿繞屋外環繞好幾圈或漫遊村落往返間。
我的幼童病痛期間未解,還有遇到更多危難事宜發生,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難怪媽媽常說是上輩子欠我多少債怨?五個小孩間是我造成父母親最大痛心,是礙於是男丁?否則是女生在於幼童病症纏繞時,早就丟棄犧牲生命(在鄉村間在幼童往生是常態)。
在此對媽媽致上無限敬佩與感懷,雖然媽媽已往生多年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經歷生活的所見所聞所思與有時做夢發呆產生的願景分享,對生存&生活&生命體驗感受。經由閱歷後,分享投資人生在生活運用,活用心在生活,人生旅途閱歷後回應分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