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法克定的聖母峰嚮導|尼泊爾

EBC Trekking Day 3:From Surke-Lukla-Phakding (2300m-2855m-2750m)
2019年1月12號,正式進入Lukla主線。
抵達前與可愛的孩童相遇
早上6點半。盥洗完花了2百尼幣(55台幣),在旅館租用一小時的Wifi,查了一些路線資訊後,於8點出發。連續一路爬升兩個小時後,終於抵達了盧卡拉(Lukla)。
抵達Lukla
大多數人為了省時省力,會選擇搭小飛機,直接飛上海拔2855公尺的盧卡拉,從這裡開始登山。但盧卡拉的「丹增希拉瑞機場」,是全世界最危險的機場之一,跑道盡頭即是懸崖,僅有一次的起降機會。而加德滿都出發的來回機票動輒上萬元,對往後仍有長遠旅程的我,並不經濟實惠。
對比吉普車單程不到700台幣的價格,我寧可輸在起跑點,償付與10個人共擠一台吉普車的代價,搭上12小時的車,千里迢迢來到海拔1700公尺的Salleri,再靠自己的雙腳翻山越嶺兩天半來到Lukla。
丹增希拉瑞機場
在Lukla裡的餐廳,吃過像是蒸餃的饃饃與炒麵,赫然發現Lukla整村都收得到自己的手機Wifi,便小小後悔早上幹嘛花錢租。
Lukla鎮上
入喜馬拉雅山共須購買2張票券,一張是TIMS (Trekkers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ystem) Card,在Lukla的村尾,會被管理人員叫住辦理,要價2千尼幣(555台幣)。另一張則是Sagarmatha national park國家公園的入場許可證,是隔天抵達Monjo時才要辦理,要價3千尼幣(830台幣)。
跟售票人員說明我來自台灣
在買TIMS時,售票的人看了我的護照,便逕自在入山證國籍的地方寫上了China,於是只好耐心跟對方說明,請對方劃掉後重新寫上Taiwan。才意識到這也是個發聲的過程。
出了Lukla,往Phakding的路比想像中好走,途中經過台灣雪巴文化協會,好奇地進到裡頭跟人打招呼。店內沒有台灣人,但有個雪巴女孩,說她的叔叔是台灣人,隨後拿了張名片給我,一看她叔叔是台灣雪巴文化協會的理事長,並在台北開了間雪巴人料理的餐廳。
路途上驚見台灣雪巴文化協會
正式入山之後,遇到了一個正走在回程路上的外國老人,說他花了34天爬完全程,當我提到自己來自台灣,對方笑說你來自Real China,而從他臉上的笑容,看得出來他沒有惡意。
下午一路上都很平順,幾乎沒有上坡,3點時便抵達了Phakding。問到一間價格能接受的旅館,洗了一盆的熱水澡。用盆子裝雖然不比沖澡方便,但可以確保水夠熱,絕對比水不熱的沖澡來得好。而這是下山前最後一次洗澡了,一來考慮到接下來海拔太高,洗澡很容易感冒,另一方面也想節省旅費。
揹了70公斤的精實雪巴人
住雪巴人民宿,感覺很像搭廉價航空,Wifi、充電、熱水澡皆要另外付費,而你也必須在旅館內用晚餐,若不在旅館內用餐,原本折扣成55台幣的住宿費,便會變成原價140~420台幣不等,絕對比分別花住宿費與餐費來得昂貴。看過菜單,點了一份要價180台幣的烤雞排當晚餐,雖然補充了蛋白質,但當然沒能吃飽。
晚上與老闆娘的嚮導老公杜傑聊天。杜傑是已有26年經驗的資深嚮導,不僅嚮導EBC,連聖母峰都去過無數次。杜傑本身也旅行過許多國家,是個傳奇人物。
當問到杜傑是否曾遇過,被山奪走性命的登山客時,杜傑只輕輕點了頭,接著便陷入一陣沉默。我不好多問,最後只聽杜傑說多數的人,都是因為劇烈高山症過世的。
雖然自己事前看了許多文章、影片了解高山症的恐怖,但仍難以想像實際體驗將會是怎樣?才理解,對自己身體仍是無知。
比起前兩天的路程,今天算是輕鬆許多,但心情因杜傑的話語,讓我對前方的未知,不禁感到恐懼。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一名喜愛戲劇與跑步的日文翻譯,                           一名熱愛旅行與書寫的街頭藝人。              民謠|書寫|行旅|全馬|劇場
環遊這廣闊的世界,與每個有趣靈魂相遇, 搭上陌生人的便車,沙發衝浪到某人家裡, 或是在某個荒郊野外,睡在自己的帳篷裡。 窮遊所帶來的不是匱乏,而是惜福知足, 旅行的意義,是更認識自己, 帶著音樂,與世界溝通吧。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