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洋中的烏龜船
阿洛洛
阿洛洛

汪洋中的烏龜船

阿洛洛
2022-08-02|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冷笑話:搭烏ber囉!
我在搖晃中驚醒,刺眼的陽光灑在眼皮上,甫睜開的雙眼再次閉上,感受溫熱淚水湧出的同時,我聽到規律的划水聲,咦?划水聲?我在哪?
我坐起身,發現自己身在一個龜殼上,在大海當中搖晃著,龜殼的主人正悠哉地划著水,對背上的動靜絲毫不聞。
發生什麼事了?我記得把機票交出去,坐上了直飛烏魯克魯的飛行機,在飛行的轟隆聲中沈入夢鄉,為什麼一醒來就在烏龜的背上遨遊大海?
正當我猶疑的時候,烏龜停了下來。
「人類,閉上你的大腦,吵死了。」
我的大腦?這隻烏龜聽得到我腦中的聲音?這隻烏龜會說人話?
「你以為我生來就是隻烏龜嗎?大錯特錯了!」
烏龜白了我一眼,繼續前進。
「告訴你一個故事吧。」
———
我出生在大熊的腳印中。
我睜開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留著大把白鬍子的人類法師,他丟掉拐杖,欣喜地捧起我:「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兒子了。」
他每天餵我吃各式各樣的東西,舉凡蝙蝠飛過天空的軌跡、螳螂的鬥爭、泥土的芬芳,他竭盡所能地找來一切的材料讓我吃,甚至連月光的眼淚都給我嚐過,那冰涼酸楚的滋味我一輩子忘不了。
在七十個七日後,我成熟了,準備好要變形了。
那個我稱之為父親的男人開始找各種圖畫給我挑,要我選擇想變成哪種形體。
「我們種族一旦選擇形體,沒有經歷過一番歷練是沒辦法再變化的,好好選擇啊,兒子。」
我知道他希望我跟他一樣選擇人類,但當人類太無聊了。我受不了柔弱的四肢、受不了雜亂無章的毛髮。
最後我選擇了烏龜的形體,堅硬的殼讓我不怕受傷,也沒有煩人的毛髮要梳理。
父親很失望,但仍協助我完成變形。當我長出背上堅硬的大殼時,突然因它的重量而後悔。
幾乎是一完成變形我就向父親詢問歷練的事,他嘆了口氣。
「烏龜的形體要經歷的歷練很簡單,但很耗時,我親愛的兒子啊,我可能沒辦法活到幫助你再次變形的時候了。」他搖搖頭,「你要在大海中流浪,背上載過七十個七個人,當你載到最後一個人時,才有能力在沒人幫助的情況下再次變形。」
這就是我變成烏龜的故事。
烏龜說完故事後不再開口,沉默擴散開來,周遭只剩浪濤的脈動與悠然的划水聲。
「在那之後,你載了多少人呢?」受不了這份沈默,我開口。
「你知道的,大海中的烏龜沒什麼機會能載人。」牠回我話,「我載過躲在木桶裡的王子、載過前往龍宮的漁夫、也載過因人魚歌聲而躍入水中的笨蛋。」
「從古早以前人類搭木筏,一直到木船、鐵船,今天,我載的是搭鐵鳥的人。」
「你也是從鐵鳥上下來的。那隻鐵鳥沉沒後,只有你沒有上橡皮船,就這樣在水中沈睡著。於是我把握機會,讓你睡在我背上,你是我第七十個七人。」
———
他說著,划水聲停了下來,我才發現我們已經停在一個沙岸上。
烏龜爬上岸,讓我從牠背上下來,接著,牠變成一隻白色的熊。
「再見了,我第七十個七人。我這次決定好好享受陸地的生活。」
白熊向我鞠個躬後,往沙灘的另一端走去,留下我怔怔地望著牠的背影。
「烏龜先生,不,白熊先生,你究竟把我載到了哪裡?」

這一篇是幾年前玩故事骰時寫出來的小故事。
故事骰是圖案組成的六面骰,九顆一組,可以利用骰出的圖案自由發想成小故事。
當時有人在facebook創了社團,一段時間就會骰一組讓大家寫故事,但我才玩了兩組社團就解散了(好可惜),這是當時寫的其中一篇,一直想幫這篇畫插圖,但直到最近才有能力畫出腦中的畫面。
這個故事的骰子
這張圖怎麼畫的我會另外開一篇詳細介紹,這篇就讓大家單純看看故事吧!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阿洛洛
一個自以為還沒長大的上班族,目前和家人與貓一起住在潮溼的城市中,願望是不要成為無聊的大人。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