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舊日本的社會轉變期(下)

2022/08/14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二十一世紀初期的日本社會已經結束了,過去民主時代社民黨與自民黨的鬥爭以自民黨的徹底勝利而告終,而長達數十年的泡沫經濟與「失落的二十年」則成為了那個時代的代名詞。而全球化所許諾給日本的繁榮也就真的是從未在日本發生的事情。在到達下一個時代前,日本社會又要準備面對一個漸變的時期。
當一切都是假的,改善整個系統的唯一方式就是徹底的替代。

令和時代初期的日本

現今這個時代的日本與世界各地一樣,處於時代轉變的大趨勢中,但是由於地緣與穩定性的關係,理論上應該武裝自身的日本卻依然處於未修憲的狀態。而社會整體儘管已經脫離了失落的二十年,呈現緩慢恢復的趨勢,但是在文化面上仍然保持著上個時代殘留的犬儒氣息。例如草食男的風氣與在自民黨主導政治的狀態下卻仍然疲軟的日本民族主義。
但目前的疲軟狀態實際上是日本長期被美國壓制的結果,整個日本社會依然是親自民黨的,儘管整體政治冷感但是仍然默認持保守民族主義態度的日本自民黨是可以接受的選擇,而憲法第九條是注定要廢除的。整體社會也延續了封建時代的秩序,而除了最近日本面對中國脅迫的反應,近幾年來年輕族群意識形態上的保守化也將在未來促成日本新社會轉換的開始。
上上個時代的日本左派

新時代日本的未來

日本做為一個國家在十年之後,其社會將會轉變成另外一種模式,新的模式與平成時代日本的差異就像是昭和前期與明治末年之間的差異一樣大。打個比方就是平成時代那種整個媒體與學術界被左派主導的風氣已經在令和時代的今日開始了其凋零,而日益保守的年輕族群也開始逐漸的厭倦了平成時代那種有錢賺跟中國好好相處的作風,而從二戰後就「定型」的日本城市風格也開始慢慢地瓦解轉換成了另一種屬於新時代的風格。
在今日,日本被現代左派視為一個極右的保守主義國家,但是整個國家在媒體與學術界卻仍然被左派所把持著,與其他非歐美國家一樣,形成了佔總人口不到15%的左派卻把持著社會媒體與學術的情況,並延續了日本的整體政治文化還是在二十世紀的假象,當這種假象在未來終於瓦解之後,一個更加不可能被現代進步左派接受的新日本社會型態將會到來。並隨著日本國際權力的強化開始成為東亞與東南亞各國模仿的對象。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史賓格勒哲學介紹、台獨與台語思想的宣傳
十年如同一日的時間已經結束了,未來幾年將會是一日如同十年的時代。 後冷戰後的全球化世界已經瓦解,舊的已去,新的未來;這是一個舊秩序瓦解但新秩序沒有到來的時代,這是一個你爭我奪的時代,這也是一個轉變的時代。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