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巴契夫,哥爸妻夫

2022/08/3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在長期與美親和的台灣,戈巴契夫也以種種奇妙的方式在常民生活留下印記。
我對國際政治沒什麼研究,對戈巴契夫談不上認識。不過,身為在美蘇冷戰體系尾聲成長起來的電視兒童,我對戈巴契夫認識不深、印象很深。擴大來說,在長期與美親和的台灣,戈巴契夫也以種種奇妙的方式在常民生活留下印記。google 諧音「哥爸妻夫」,會發現台灣各地有(或曾有) 同名飯店連鎖、同名牛排館;以及,同名零食。​
​這也是為什麼,今早得悉戈巴契夫過世,我第一時間想到電影《洛基》(打拳的這個,不是有個兄弟會放電的那個)。到了第四集,這系列電影的創意已疲態盡露。前一集死了教練,這一集宿敵兼摯友退場,照樣得打復仇賽,只是場景換到「鐵幕」之後。有趣的是,相較蘇聯選手接受嚴密的科學訓練,洛基卻是在冰天雪地進行自然療法。結尾,自然是「邪不勝正」、「天下無敵」,連老大哥的老大哥都起身致意。​
​吃敵對(或不友善)國家元首的豆腐,是美國影視的看家本領。鐵幕之後或者也有相對應的做法,只是我不曉得而已。時至今日,「非」西方國家影視對美國總統的嘲諷,影音平台上應該還搜得到。美國人自己更是得心應手。我就看過好幾集以拜登為主角的Skyrim parody。​
​我成長的年代也是快打旋風和港漫的年代。快打旋風二代的摔角手正是出身USSR,角色的人物設定據說和戈巴契夫大有牽扯。這款電玩爆紅後,坊間出現版本不一、可以想見未經電玩製作公司授權的改編港漫。如同後來氣功滿天飛的各式非官方電玩改版,這些港漫天馬行空得一蹋糊塗,我並不喜歡。但同樣據說戈巴契夫也有登場。我有印象的倒是在與快打旋風無關的《黑豹》系列見過鄧小平。​
​長大之後,養成以讀報章訃聞作為認識公眾人物的起點。世界那麼大,各領域要人那麼多,一人所謂家喻戶曉,另一人可能聞所未聞。於蓋棺之際,一瞥逝者眉眼身姿,時日久了也許記得,也許遺忘,也許在某種機緣下重睹輪廓,而有更細緻的局部理解。這或也可算是「音容宛在」。​
​《經濟學人》的戈巴契夫訃聞以一則軼事作結。在安葬因白血病過世的妻子不久,戈巴契夫參加在莫斯科藝術劇院後台舉行的派對。有演員要這位前總書記朗誦或唱歌。戈巴契夫朗誦了萊蒙托夫的詩:「我啟程獨行於途,這條石子路在薄霧中有光。」
民國一百一十一年八月三十一日於嘉義鵲枝寫譯樓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南鵲
南鵲
東海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學士、成功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碩士。曾獲梁實秋文學獎譯文首獎、譯詩獎、散文創作獎,以及林榮三文學獎小品文獎等十餘種獎項。譯有《偶然的宇宙》、《大驅離:揭露二十一世紀全球經濟的殘酷真相》、《無知的力量》、「破碎之海」三部曲等。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