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中恐怖詭異的兔崽子們……

2022/09/19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小兔子看來渾圓潔白又蓬鬆可愛,總是純真善良的象徵。然而,電影中的兔子卻不全然都是善良可愛又討喜角色,有時候喜歡調皮作惡,有時候象徵厄運,還有時候更是邪惡的代表。下面這些電影中的怪兔子,認識幾隻呢?

《我們》(2019) 裡的神秘兔子們

在喬登皮爾的第二部長片《我們》裡,兔子雖然不是主要角色,卻是非常象徵性的關鍵。如果重新細看皮爾所設計的一系列劇照,就會發現幼時Adelaide的髮型,是套兔耳朵,而尖刀朝下的金色剪刀,也是一組兔子頭,而發紅的兔眼睛,正象徵著殺紅眼的憤怒。

《怵目驚魂28天》(2001) 的恐怖兔人偶

《怵目驚魂28天》是部經典心理驚悚靠片,故事是關於高中生Donnie Darko的詭異奇幻又驚悚的一段經驗。故事發生在萬聖節時期,更是增添許多恐怖的氣息。Darko一直看到幻象,也有個不存在的朋友 Frank,一隻長相極為可怕的詭異兔子,隱約暗示死神。

《真寵》(2018) 裡安妮女王的兔兒子

在《真寵》,英國女王安妮養了十七隻兔子,每隻都是她珍惜的寶貝,因為這些兔子象徵著她那十七個流產或早夭的孩子們。後宮寵信若是懂得珍惜兔子,會得到女王的信任與重視。艾碧嘉即是以喬裝喜愛兔子而取得權力。當然,她也是因為踐踏兔子,而失去權力。

《酷狗寶貝之魔兔詛咒》(2005) 的魔兔

兔子在英國農間,其實不是寵物,而是有害動物,因為他們喜歡吃蔬菜,會造成農夫的損失。但是有惻隱之心的農夫,想要透過改造基因,讓愛吃蔬菜的兔子,改變念頭,不再跟人類搶蔬菜。只是,一個疏失,實驗失敗,可愛的小兔子,竟然變成巨大駭人的大魔兔。

《阿基拉》(1988) 夢境裡的玩具兔

在《阿基拉》,金田正太郎的朋友島鐵雄,在車禍之後莫名有了超能力。此時,住在醫院的島鐵雄恍惚中彷彿有了幻覺,看見玩具熊、兔、和車子都會自己走路,後來,這些玩具還變成巨大的怪物,往島鐵雄撲面而來。這些玩具,既天真也邪惡,既幼稚也殘忍。

《寵物當家》(2016) 的雪球

在《寵物當家》這充滿可愛小動物的歡樂國度裡,大反派是隻可愛的小兔子,名叫雪球,是下水道的黑幫老大,與一幫子被棄養的兇惡動物生活在一起,像是鱷魚和毒蛇。生活在黑暗的地下道,他們痛恨人類,還揚言要殺掉那些人類豢養的可愛動物們。

《內陸帝國》的兔頭人

2006年由大衛林區導演的《內陸帝國》是部實驗性質極強的驚悚電影,完全是場惡夢的重現。劇中有個重複出現的電視劇,同樣也是出自林區之手,是2002的短影集。場景是個宛若盒子的客廳,只有三個角色,都戴上兔子頭,彼此的對話都莫名難懂,宛若詭異密碼。

《愛麗絲》(1988)

這是由捷克Jan Švankmajer改編自《愛麗絲夢遊奇境》的黑色奇幻電影,同樣也是關於一個追隨奇怪白兔而進入乖離世界的小女孩故事。雖然故事主軸與迪士尼的《愛麗絲》一樣,但是Švankmajer 的《愛麗絲》充滿寫實荒涼又詭異冷酷的氣氛,包括兔子也相對殘忍。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我是希米露,我寫影評、寫書評,是個英文老師,也是個瑜珈老師。在VOCUS,我會分享電影與書籍評論,許多都是關於經典電影、科幻電影、與神話軼聞。
在電影花車裡,都是那些由希米露在自2018年12月至2021年1月期間,為Yahoo奇摩撰寫的懶人卡內容,許多是以主題分類的電影介紹,例如「關於兔子的電影」、「關於歌手的紀錄片」、「關於母親的電影」、或是「關於離婚的電影」等等。內容著重在分類與簡介,對於想要搜尋類型電影的朋友,應該會有不少助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