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天下群英傳-金城奇謀】

2022/09/11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李世民跟李玄霸出發前往隴西,已有半個多月。李淵先是向楊廣表示將整裝前往領命,後又以病告假,想盡辦法拖延。
這天,李淵安排在楊廣身邊的親友,捎來消息。楊廣從每日一問李淵何時會到,改問李淵病得這麼重,何時會死了。
李淵知道,已經不能再拖。但世民跟玄霸仍是渺無音訊……
那麼,也只能問天了。
「傅先生,您夜觀天象,時機可是成熟了否?」
在李淵面前的,是一名鬚髮皆白,仙風道骨的老者,傅奕。
傅奕是道宗高人,長於天文歷算,應對個人命格。但在開皇年間奪嫡之爭中,他選擇了站在漢王楊諒那邊。
按傅奕的推算,楊廣非為真命天子。反而楊諒若能興火之德,則可天下太平。
逆天改命,是傅奕一生人窮盡心力研究的課題。但優柔寡斷的楊諒,無法完全按照傅奕的指示行事,終於被楊廣討伐,慘澹收場。
傅奕也因此獲罪。
所幸楊廣正值重用天官之際,雖不願再用傅奕,但在道宗首座袁充說情下,傅奕也得免死罪,流放扶風郡。
這些事情,李淵自然是知曉的。
大業初年,李淵行扶風太守,就特地前往拜訪。
傅奕一看李淵面相,似有皇者之氣,隱而未顯,立刻決定以庶人身分,跟隨李淵。幾年下來,傅奕也算是幫助李淵解決多次官場難題,是以李淵對傅奕也是十分信賴。
而傅奕也終於研究出,李淵的帝皇氣運,竟是來自其雙生龍子。
楊玄感亂起時,傅奕趁李淵慌亂之際,提出建言。
「大人無須擔心,傅某觀大人本命,有二星拱衛,必能安然度過此劫。只是……」
傅奕裝得吞吞吐吐,引起了李淵的好奇心。
「李淵對先生推心置腹,傅先生但說無妨。這二星,莫非便是世民與玄霸?」
傅奕深吸了一口氣,方緩道:「正是。但依傅某所見,世民星勢漸旺,恐將取大人代之。不過,只要加強玄霸的輔弼命格,自可克制。」
頓了頓,傅奕又道:「可這改命之道,說出來就是殺頭大罪了。傅某年事已高,死不足惜,就怕有生之年,不能見到大人君臨天下。」
「什麼!」李淵大驚,險些跌坐在地。
好半晌,李淵才回過神來,低聲道:「先生的意思,是李淵……可為天子?」
傅奕點了點頭,直視李淵雙眼。
李淵不禁有些發毛。
「大人世代唐公,應該知道『有唐一元』之讖?」傅奕道。
李淵驚魂甫定,忙不迭道:「知道,這不是說天子有『唐』輔助,自可一統天下?已在先帝手中應驗不是?」
傅奕站起身來,在房中踱步,似是經過一番深思熟慮,才終於開口把話說下去。
他說的,就是關於楊廣天官團觀察算計,「唐虞再現」的秘密。
李淵這才明白,原來自己,是有機會成為真命天子的!?
很快地,李淵想起傅奕前頭說的「世民恐將取而代之」,打了一個冷顫。
傅奕也猜到李淵在想什麼,接口道:「天命恆常,時勢不定。魏武英明一世,終究沒有當過一天皇帝,正是魏文以道法改命之故……都說道法自然,但窮究到深處,自然亦有改天換命之功,否則楊廣又何須養著那一票道士?」
即使傅奕直呼皇上名諱,李淵也沒聽進去。如今,他關心的只有該如何讓自己成為真命天子。
「還請先生指點一二。」
傅奕道:「關鍵便在『有唐一元』。大人您只要在兩唐並起之時,將玄霸的名字,改做元霸,其他傅某自會代大人效勞。」
如此惠而不費,簡直舉手之勞的行動,讓李淵也不禁有些懷疑。
但天機豈是凡俗所能參透?
李淵終於是應承下來,並暗中要長子建成招兵買馬,積蓄錢糧,靜待時機。一年匆匆而過,當李淵知道,扶風唐弼自立為王時,興奮得不自覺顫抖起來。
李世民跟李玄霸,都以為父親是害怕賊軍強盛不可制呢。
然而,隨著楊廣的詔命到來,世民玄霸出發前往隴西,傅奕始終一語不發,李淵也真是緊張了。
一開始,他想說世民與玄霸是輔弼星,兩人出馬,必能化解此劫。但日子一天天過去,李淵又擔心起來,萬一世民與玄霸出了什麼意外,那他的天子命格,還能成真嗎?
再也忍不住,李淵只好親自去見傅奕。
傅奕自然知道李淵的來意,淡淡道:「大人莫慌,時機已至。您只需待玄霸歸來,為其改名,接下來一切定能順心如意。」
李淵聞言興奮不已,渾然不覺傅奕話中另有乾坤。
歸來的,恐怕不會是兩兄弟……
這邊,李世民與李玄霸一早打定主意,先訪金城。
金城令郝瑗是當地世族,歷史悠久。郝瑗本身更是足智多謀,幾次與唐賊交鋒,多賴郝瑗指揮得當,才讓逆賊難越隴山一步。
也正因如此,李世民跟李玄霸想要前往隴西,更平添了不少阻礙。
安全起見,李世民決定繞行西突厥領地前往,雖是多花了幾天,一行也是總算平安抵達金城。
聽聞是弘化通守公子親自駕臨,郝瑗自然是十分熱情的接待。
不過,商談並不如李世民預想的順利。
席間,酒過三巡,客套了幾句,郝瑗道:「公子英雄出少年,下官是很佩服的。不過我們這邊,光是守住略陽就已經費盡心力,只怕無力出隴山對唐賊造成威脅啊。」
出發前,李世民用了點小心機,要弟弟隱藏在隊伍之中,只由自己出面。是以郝瑗並不知道,這次是李淵的兩位公子一同前來。
李世民舉杯示意,方道:「皇上有命,要李通守接管隴西軍務。不論行是不行,郝縣令只管通知,繳交人力物資清單上來,朝廷自有安排。」
郝瑗一臉為難,又道:「不是下官不從,近日隴西盜賊四起,交通往來盡皆中斷。我也只能連絡附近豪族大老,勉強湊了幾千人,聊以自保。」
李世民略一思索,道:「要不然,郝縣令撥一千人給世民,世民自行通知西州郡守便是。」
聞言,郝瑗的眉頭又皺得更緊了:「公子,實不相瞞。這義勇軍的指揮權,不在下官手裡。而是由大家推舉出來的薛校尉總管。」
「喔?」李世民先是一愣,但很快會意過來。
近半年來,隴西與中央只能以少數傳驛互通訊息,錢糧貨物的往來,早已斷絕。在這樣戰亂的情況下,世族必會中斷納稅,導致地方政府空乏,失去管制能力。
大隋一統天下之前,此情此景層出不窮,李世民也是聽父母提過的。
「那麼……郝縣令或可為我引見這薛校尉,由我來分說一二?」
該如何說服世族集結的義勇軍,李世民心裡其實也沒個底。但都到這裡來了,那也只能見招拆招。
郝瑗一臉苦笑,道:「今日接待公子,下官也是通知了薛校尉,不知怎的到現在仍未到……」
話音未落,只聽縣令府外戰鼓聲響。
李世民先是一凜,還未做出反應,一名虯髯大漢,一身戎裝,身後跟著一十三名武裝士兵,大踏步走了進來。
看看身旁郝瑗神情,李世民知道,肯定是薛校尉來了。
下馬威?你先搞事,反倒落我口實。李世民心念電轉,打了個手勢,要隨行侍衛準備動武。
此番西來,李世民兄弟只帶了五十人。參加酒宴的,也不過三十人。
不過要制住場面,也是綽綽有餘。
李世民正要發難,虯髯大漢已朗聲道:「金城府校尉薛舉,接獲密報,說此處有反賊假扮使者,假傳聖旨。不是金城人的,全部不要輕舉妄動,否則立殺無赦!」
薛舉聲若洪雷,說話間,只聽得刷刷刷刷聲不絕於耳,縣令府的圍牆上,已經佈滿了弓弩手。
李世民雖非養尊處優的公子哥兒,一時也是嚇得傻了。
薛舉的士兵,自然認得誰是當地人,很快就將李世民帶來的隨從如數逮捕。
好漢不吃眼前虧,李世民也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就不知在城內躲藏待命的玄霸等人,是否安好?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中國二十四史寫作計劃進行中
三百年分裂的亂世,魏晉南北朝,終為隋氏一統。隋朝如何建立,如何走向高峰,迅速敗亡,而李唐又是怎麼樣脫穎而出?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