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天下群英傳-雁門之圍】

2022/09/16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大業十一年,正月。
在儒聖崔君肅的建議下,隋帝楊廣前往北都鄴城,與西北蠻夷舉行了新年大宴。
「今天下太平,四夷來朝,宜重修田賦,與民休息。」
神州各地,正與反賊們打得如火如荼的通守們,接到聖旨都是嚇了一跳。四方盜賊未平,接下來的一年卻不准收田租,這是要拿什麼打仗?
只有少部分的各宗派門人知道,布局各自已成。
如今,是滅隋良機。
對楊廣來說,一切同樣是水到渠成。他收到的報告,顯示張須陀大破齊郡山賊。往江南流竄的孟讓等,也遭到了王世充的迎頭痛擊。
關中唐賊更起內鬨,不攻自破,這不是天命,什麼又是天命?
崔君肅給楊廣的天命,已經完美達成。
是以楊廣也不再追究,李淵並未親至涿郡領旨一事。
畢竟,李淵還是派了兒子李世民帶兵前來謝罪。
志得意滿,準備迎接新世代到來的楊廣,隨意將李世民一行發派給大將軍宇文述後,便不再關心了。
就問崔君肅,自己何時能夠回返大興城,重歸天子寶座?
「日升於東,周於天,而後大興。」崔君肅道:「周天即為一年,皇上應巡狩邊疆,不只做我大隋之天,更是蠻夷之天,是為『天可汗』!」
楊廣欣然同意,車駕大隊遂開始緩慢向太原汾陽離宮行進。
崔君肅只是在爭取時間。原本他的計劃,是要先消滅掉隋中之唐:李淵。但不知李淵身旁有何方高人,非但拖延了一整年未前來自投羅網,更在兵不血刃下,致使唐弼自取滅亡。
現在,還不是真夏天子竇建德出手的時候。
崔君肅得爭取一些時間,讓最近才埋下的種子,茁壯起來。
他心裡多少有底,佛門章仇翼,也在推動唐虞加速計劃。不過,章仇翼作為佛門之主的時間,究竟是淺短了。
看著山東盧明月造反的報告,崔君肅笑了。
章仇翼只知虞舜出於東方,卻不知前代佛主,早於先帝楊堅初年,就已設計「封虞」。
當時佛門勢力不張,只是建請楊堅賜佛門一山,以供千佛。
儒聖王劭雖是極力反對,但終究無果。
畢竟其時說話最有份量的道宗首座袁充,認為隋即新唐。封住虞舜的天子之氣,更有利於大隋千秋萬世。
就這樣,過千石佛依山勢而生,徹徹底底封住了改朝換代的希望。
而這座位於山東濟南,三十年來被稱作「千佛山」的地方,已經少有人知道原本的名字了。
儒家典籍上倒是記得清清楚楚。
「歷山」。
「虞舜耕於歷山之陽,立為天子。」
山東歷山飛軍,是崔家培養多年的部隊。
原本,他們應該在三征遼東之後,李淵前往涿郡面聖時出動,在戰場上消滅李淵。藉以完成虞舜代唐的使命。
可因為張須陀的活躍,都不提李淵未至。就連歷山飛軍,也跟崔君肅失去了聯繫。
說不得,崔君肅只能另起爐灶。
二月,隋帝大隊穿過壺關,抵達山西後,河北上谷起義。
上谷賊帥魏刀兒自號歷山飛,開始吸收從山東流竄至河北的長白山賊。二個月間,新生的歷山飛軍,已達十萬人之眾,連結突厥,侵寇燕趙。
關於這一切,楊廣仍是被蒙在鼓裡。
五月,楊廣的車隊繼續往雁門郡前進,開始進行長城巡禮。
雖然消息封鎖得嚴實,但楊廣身邊也不是只有酒囊飯袋。黃門侍郎,不,或許我們該說,妖王裴矩已經察覺到不對勁了。
關於釋道儒三家要把大隋搞個稀巴爛這件事,裴矩是沒有什麼意見的。
大隋,本就不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但收到來自突厥的密信後,裴矩就不得不採取動作了。
「啟稟皇上,突厥始畢可汗欲反,已帶兵十萬,直撲我等而來……以臣愚見,當立即對各地發出詔命求援,同時盡速前往雁門城內,方為上策。」
楊廣還沒點頭,就已經聽見營帳外的騷動。
裴矩根本不是請示,只是單純告知。
車駕不過三千護衛,只要被突厥遇上,定是有死無生。裴矩根本不在意楊廣的生死,他真正擔心的,是同在車隊中雛龍帝星:李世民。
雖然去年底的時候,裴矩看到李世民的本命星,一度黯淡無光,反而是一旁的兄弟星大放光彩。
原以為派往隴西,命李軌救助李世民的任務,業已失敗。但數日之後,兩星之勢便即倒轉。
針對這異常的情況,裴矩也是做了不少功課。
不久,李世民前往鄴成報到,更讓裴矩證實了自己的猜想。
「李世民……或是,我應該叫你李玄霸?」
夜晚的雁門城牆上,當值巡守的李世民,面前是一位身穿夜行勁裝的男子。
從他的身手看來,李世民估計對方應該只有三四十歲。但更叫人吃驚的,是這人一上來就點破了自己的身分。
李世民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事實上,裴矩已經年近七十。
但憑著妖門的養生健體之術,即使要他上馬跟年輕力壯的武將對戰,裴矩也絕對不會落於下風。
看著對面年輕人的反應,裴矩知道自己的估計應該是中了。
「無須驚訝,武威李軌,便是我派去救援你兄弟二人的……只可惜……」
李軌的名字,李世民從未對任何人提起過。眼前男子若非所言不虛,那麼,肯定就是西秦薛舉的人。
李世民腦子飛快地轉著,同時隨即跪倒:「恩公在上,請受世民一拜……玄霸的名字,那是莫要再提了。」
裴矩正要點頭,突覺眼前一晃。
原來李世民藉著蹲踞之勢猛力一蹬,已經衝到裴矩跟前。右手更握住腰刀,迅即抽出,打算先制住對方。
本應如此。
但在那一瞬間,裴矩向前一踏,伸手按住了李世民的刀柄,讓他拔不出刀來。
「沒有必殺之心,你拔刀的速度,就慢了半分。」裴矩淡淡道。
李世民大驚,一咬牙向後跳去。
哪知裴矩身法詭妙,竟如影隨形跟上。一勾一拐,李世民失了平衡,就要往後倒去。
可裴矩的手,更快,拎住了李世民的領子。
「莫要驚動了其他人……難道你不想知道,是誰要你兄弟的命。又是誰要救你兄弟?」
裴矩話音雖輕,但自有一份嚴厲威重。所說的內容,更是這些日子以來讓李世民夜不能寐,苦思不得其解的問題。
思及此,態度也不得不軟化下來:「世民多有得罪,請恩公見諒。」
「無妨,小心點總是好事。」裴矩邊說,放開了李世民,閃身至城樓中,方續道:「看來李軌沒有告訴你太多。」
李世民知道對方用意,拍了拍身子,重新站直,像是獨自戍守城樓的衛兵。
「還請恩公指點一二。」
「此處不宜詳談,我長話短說。」裴矩道:「對方是誰我也不清楚,但唯有觀天道者,才會知道李世民乃天選之人。他要殺,我要救,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天上的星星,每個人都能仰望。
但不是每個學派,都能詮釋出其中的奧秘。
儒家講究望天修曆,引導萬民走上正軌。
恩人所說的「觀天道者」,李世民也是聽過的。
那是隋氏天下,人人得而誅之的:妖。
妖人妄解天機,引動災殃,致使神州大陸分裂南北長達數百年。
南朝以妖立國,禍亂百姓,直至先帝派遣今上南征,斬除妖邪,天下才迎來和平之世。
這是李世民這個年紀的孩子,每個人都聽過的故事。
但為什麼,李世民會被妖人選中?
又為什麼,一邊要殺?一邊要救?
裴矩見李世民輕輕一震,知道種子已經落土,又道:「你若信我,明日一早去跟雲定興獻上疑兵之策,我自會配合,帶所有人離開雁門城……屆時,我會再來找你。」
左屯衛將軍雲定興,是李世民的直屬上官,也是此刻雁門城衛兵的總指揮。能直呼將軍名諱,恩人的官職必然更高。
城內,李世民只想得到大將軍宇文述跟皇上……皇上不可能。
但若是大將軍,又何須多此一舉?
李世民苦思不解,這才發現,恩人早已去得遠了。
雁門城樓上,只有淒冷的寒風,與遠方傳來的狼嚎,伴隨著獨自挺立的李世民。
看來,今晚又是一個不眠之夜了。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中國二十四史寫作計劃進行中
三百年分裂的亂世,魏晉南北朝,終為隋氏一統。隋朝如何建立,如何走向高峰,迅速敗亡,而李唐又是怎麼樣脫穎而出?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