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我隔壁的體育系黝黑同學 6 懷疑性向後,你的冷淡

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以下文章內容含有18禁成人情節,如您未滿18歲,請勿繼續閱讀。
對話框示意:「王杰睿:那個體育系同學」,『林鉑允:我』, "簡餐店老闆"

華山旁邊就是三創,我最近想買耳機。九點醒來後不久,用賴問了杰睿要不要先逛三創再看展,一路到十二點都沒有等到他回訊後,我就先出門了
雖然和王杰睿還不算熟,但他看起來就像那種不用晨訓就大睡懶覺的人。下午一點初,才收到他回訊息說起床了,我的天哪哈哈
林鉑允:『懶豬耶 一點起床』
Jerry Wang:「昨天和朋友打遊戲打太晚啦」
Jerry Wang:「反正今天早上不用練習」我就知道哈哈
Jerry Wang:「你看我現在頭髮好好笑」
Jerry Wang:「Jerry Wang 照片已傳送。」
我坐著手扶梯,漫不經心的打開訊息。圖片是杰睿裸上身,左手枕在後腦勺,半躺在枕頭上的照片...
滿頭短髮亂翹,但這早就不是重點了。短髮後是左手腕,一路延伸手臂自然的肌肉隆起,左手臂的盡頭是杰睿的腋毛,連結黝黑光滑的胸肌。王杰睿一臉燦笑對著鏡頭,對著我。
心臟漏跳一拍,幹幹幹我在外面你傳這什麼東西啊
林鉑允:『你幹嘛』
Jerry Wang:「給你看阿  我等一下一定要帶帽子」你真的覺得我重點會放在你的頭髮嗎
Jerry Wang:「遲到十分鐘可以嗎哈哈」
林鉑允:『要尻槍?』
Jerry Wang:「對阿」
蛤????
林鉑允:『你快點 我已經買好耳機了』
我沒有問他是不是真的要尻槍,帶著滿頭問號下去地下街覓食。今天吃摩斯,東西好吃但分量好少,每次看男生吃摩斯可以點一個套餐就吃飽的人,我都無法理解,漢堡這麼小耶??

兩點初頭,我提著我的摩斯信仰紅茶走到華山,夏秋的太陽真不是開玩笑。華山這邊的遮蔭實在不多,平日下午大家動作悠閒,公園椅旁有一隻黃金獵犬,大伸舌頭在散熱
Jerry Wang:「我到了 你在哪裡」
林鉑允:『華山阿』我每次跟別人講我在哪裡都很有困難,這裡長的都好像
林鉑允:『賣文創那間店的外面』
Jerry Wang:「好 兩分鐘」
等待的時間我掏出濕紙巾,擦擦臉擦擦手臂,正午的黏膩感在遮蔭處也無法得到緩解,我今天好像穿太多了
「嘿」背後有人撞了我一下,觸感是有彈性的肌肉,還有起伏,我快速轉身,是杰睿
『靠,不要撞,我背是濕的,很噁』原來王杰睿的胸肌是很有彈性的,好想摸...
「我也是阿,你看吧,沒騎車是對的吧?」今天他穿短袖襯衫,配卡其短褲,看起來人模人樣
『第一次看你穿有袖子的衣服耶』我把濕紙巾揉成一團,戴上口罩
「阿看展覽阿,不想太邋遢」不是因為要跟我約會喔
『你剛剛真的在尻槍?』我還是忍不住問了
「幹話啦,我剛剛在洗澡」
「但我今天還是沒穿內褲」講這幹嘛????
『好喔,走吧』我整個不知道要怎麼回

展間的冷氣開的很強,雖然是平日下午,人潮卻蠻多的。大家很有默契的輕聲細語,整個環境非常舒服。不過我除了看展順便和王杰睿介紹昨天看到的各種小知識之外,花了大半的心思在觀察他的反應。要裝作自然的偷偷瞄真的好難,但從杰睿的回話,感覺上他看的津津有味。
直到
「你看這個」杰睿指著一張畫
『怎樣』
「你不覺得他很像什麼」
『蛤?』
「你不覺得他長得很像屌嗎」杰睿攬上我的肩膀,在我耳邊小聲的說
我可以從脖子感覺到他手臂的起伏,杰睿的皮膚好細緻觸感好好,他左手臂環繞我的右肩到左肩,手掌往回勾。停在我右鎖骨有節奏的輕輕拍我。
『靠杯喔,你敢就大聲說阿』我扭身體,試圖掙脫他的手臂
「我不敢」他繼續靠在我耳邊說,幹,有夠癢
『滾啦,噁』我出力抓著他的手腕和手肘
從旁人看,這很像什麼小情侶的互動情節,我感受的到我耳根發紅,感受的到背後王杰睿的目光,喵

看展後我們走走晃晃,從華山出來時已經五點了,外面下班人潮車潮洶湧,我們在車聲混雜路人談話聲中慢慢的走
『晚上還要念書嗎』我拉下口罩喝水
「當然要,今天這樣過太爽了」
『你和第一印象差很多耶,我以為你不太念書的』
「那你知道我對你第一印象是什麼嗎?」你一臉不懷好意的看我
『什麼?』我把水嚥下,挑眉看他
「長的很可愛」你一臉燦笑看我,和早上那張照片一樣
『幹,那我對你第一印象是你一臉gay樣』我出拳打了你腹肌一下,以表氣勢
喔幹,好好摸喔,但你裡面還有穿一件,天哪不熱嗎

我們擠上捷運,回到學校附近,隨便找了一家簡餐店
「欸」
「你交過幾任阿」你拿著兩杯飲料機裝的紅茶,回到座位上
『兩任阿』
『分手半年了』是兩任,但我沒說兩任都是男的,嘻嘻
「跟我一樣耶」
「但我快要一年了,好想幹砲」
『去約阿』
「之前有想過,覺得髒不太敢」
『所以你是處男喔?』
「你才處男,幹你娘」
我終究沒有勇氣直接問杰睿是和男生還是女生交往,這問題太怪太怪了
「你不覺得女生都很難搞嗎」喔,你說了
『那是你不懂女生吧哈哈』
「我前女友都說我不懂她在想什麼」
「但我真的不懂哈哈哈哈」前女友,是賴上面那張照片嗎?
但我也不能問,那是你很久以前的照片了,問了會知道我去翻你的賴

吃完後我走到櫃檯
"17桌? 你們付過了" 老闆抬頭看我一眼,熟練的在pos機上面敲打
『蛤?』我愣在那邊
"你同學付了" 老闆指了指我後面
這間店通常是吃完才結帳,我搔搔頭走出店外
『還你,120』我打開皮夾
「先欠著,改天再還我,不想拿零錢」杰睿擺擺手,彎腰解鎖腳踏車

我們到一棟給通識課上課的大樓裡。這裡除了教室之外,都是自習和討論空間,充滿著吧檯位和方桌。今天的氣氛不適合去圖書館,我們隨便挑了一個方桌坐下,開始念書。
室內冷氣開的不是很強,王杰睿坐定以後把襯衫脫掉,披在背包上。裡面穿無袖,這才是我知道的杰睿嘛,我看著他,他雙手往外平舉,彎曲手臂擠出二頭肌,一臉哈囉我最壯的看著我。
我翻了個白眼,低頭架起平板
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我戴上耳機專心聽錄音課。上禮拜有一堂課不小心睡掉了一半,今天在不補就要掉進度了。寫滿兩張A4紙,我抬頭伸個懶腰
王杰睿睡著了。
幹,真的是懶豬
這時候腳下癢癢的,我下意識伸手去抓,碰到王杰睿的小腿。哦原來剛剛聽課我一直覺得有蚊子不是真的蚊子,是你的腿毛阿...
我往後坐,看向桌下,杰睿的小腿腿型好好看。腳踝處稍瘦,青筋清晰可見,小腿肚結實的肌肉,腿上完全沒有什麼贅肉,腿毛均勻的覆蓋在上面,雙腿伸的很長,我要避都很不方便。
那我幹嘛避呢?
於是我一點一點的,慢慢用我的小腿貼住你的,我內褲裡的小怪獸也一點一點的抬頭。偷偷伸手把屌往上擺,我的肉棒開始快速變硬,而我也變得愈來愈大膽,兩腿直接跨在杰睿的小腿之上,完全貼住他的毛腿,就這樣過了十分鐘
然後隔壁的隔壁桌開始收東西要離開,發出了不小的聲響,王杰睿手動了動,慢慢的抬頭,我快速的把腿抽回來
『還睡』我看著他,他臉頰被壓的紅紅的,兩眼呆呆的
「剛吃完飯,想睡覺嘛」你坐直,頭歪歪的在發呆
『我想回家了』今天有個劇想追,我開始收拾背包
「好啊,我跟你走」杰睿站起來,把他背包上的襯衫拉下來,折了兩下後塞進包包

我們腳踏車停的有一段距離,在走過去時會經過網球場,我們走的很慢,夜色下,沒有白天來的熱,但還是蠻悶的
「你喜歡貓嗎」杰睿踢了踢路上的樹葉
『喜歡阿,小動物都蠻喜歡的』
「帶你去找貓咪」你突然加快腳步去牽車
『喔好,你等我牽車』我中間還去了超商買飲料,停在大樓另一頭
「我載你啊,一下下而已」
杰睿的車很新,他說他舊的車幾個月前被偷了,這台乾脆裝了妹墊和火箭筒和新鎖。本來要損他可以找藉口偷載學妹吼? 想一想等一下是我在後座,就收口不說了哈哈
我在後座,站在火箭筒上,雙手搭在杰睿肩膀
「你往前貼,我這樣很不穩」你要我屌貼你的背?
出了校園,繞進旁邊巷子裡,你在一個火鍋店旁邊停住
「這邊,下車」你手往後拍拍我的小腿
然後就有一隻三花貓邊叫邊慢慢走過來,好親近人的貓阿,它一直蹭來回的蹭,我摸摸它的頭,拍拍它的屁股
「這旁邊住家養的,超可愛」你從口袋拿出一小條貓咪零食,撕開包裝蹲下來
『你竟然會隨身攜帶零食』我邊搔貓咪的下巴邊說
「貓很可愛阿」你拉了拉跨下的褲子,看起來是蛋蛋黏住。我偷瞄了兩三眼,屌型明顯,兩顆蛋在縫線的兩邊平均擺放,貓好可愛,你的蛋蛋也好可愛。
玩完貓以後,王杰睿載我到我停車的地方,就騎走了。今天真是滿足的一天,聊了很多彼此的事情,沒有壓力的認識對方,氣氛也很輕鬆,我悠悠的騎腳踏車回到我的住處,一邊回想著今天的各個小細節

晚上看劇看到一半,王杰睿突然打電話來
『幹嘛,我在看劇啦』正精彩你打來,吼
「哈哈哈拍謝啦,我問你喔,下午經過那間咖啡廳是什麼?」
『忘記了,三個字,好像中間有st什麼的』
「喔喔...」
『我在看影集啦,沒事先掰』
「等一下!」
「我問你喔...」
『嗯?』他感覺欲言又止
「你有被」停頓了快五秒
「你有被,懷疑過性向嗎」你講的短而急促,聽起來微微吃力
『有阿,小學的時候』這個問題實在太奇怪...
「喔喔...好啦先這樣」
『蛤?』
「阿你不是在看劇,改天再講」
『喔好』
然後杰睿就掛掉了。
好啊,你是在靠邀,這樣我要怎麼繼續專心看影集。
你怎麼會突然問我這個? 這問題太奇怪了吧? 你看出來我是? 連我的gay朋友都不知道我是了,你一個連是不是深櫃都不知道的人,會問出這種問題? 還問完就掛掉?

隔天週三,我早上傳了一個連結給杰睿,是昨天他問的那家咖啡廳。
沒等三五分鐘,他回傳了一個OK貼圖。
然後我們週三就完全沒有對話了
我們昨天相處的這麼開心,這種反差很讓我錯愕。
王杰睿昨晚這麼問,是因為他發現我是gay了嗎?
他是不是不喜歡同性戀,所以不理我了?
他是不是覺得我在騷擾他?
他是不是看到我在偷瞄他屌包?
他是不是知道我偷偷用腿貼住他的腿,還貼了很久?
他是不是對我很反感?
可能該在小說出現的情節,終究會停在小說裡吧。我只是在通識課認識了一個普通男生,你只是剛好打球剛好同一棟,你只是剛好也想看那個展。當你發現苗頭不對,就馬上轉頭,乾淨俐落。
為什麼我這麼在意? 為什麼我這麼快就這麼在意他?

週三晚上,我坐在桌前看書,心煩意亂
賴通知聲響起,杰睿傳來一則訊息
Jerry Wang:「明晚有空? 喝酒」簡短,直講重點
我遲疑了半小時才回他
林鉑允: 「明天不行,晚上要星期六晚上」
Jerry Wang:「好,那星期六晚上,九點之後」
林鉑允: 「好啊,怎麼了嗎」
Jerry Wang:「想去酒吧阿,陪我去聊天」
我的腦袋飛快的運轉。
你如果對我反感,應該不會約我。但你想聊事情,又需要喝酒,是因為你是雙性戀而且你想跟我分享嗎?是你覺得終於找到相似的人,可以有個抒發的對象嗎?還是你就只是想喝酒剛好沒人約,隨口問我而已?你是怕通識課要同一組,想問清楚我的性向,才知道以後要怎麼遠離我,才不會尷尬嗎?為什麼你問完我有沒有被懷疑性向後,就不說話了?
林鉑允: 「我想一下哈哈,明天通識再說」我不敢直接答應他,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他
且走且看吧,明天下午他有問再說,搞不好只是隨口講講

【林鉑允的私下紀錄】

我那幾天心情很煎熬,大起大落的,多問一句怕太明顯,少問一句又怕自己毫無頭緒
下一篇會比較色,這篇就當作心情轉折吧
4.0K會員
147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