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粉可以改變世界嗎?

2022/09/07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ome people are gay, get over it. 粗口大爆炸的一篇
年紀大了以後,很喜歡先講前提。
我覺得,CP粉很正當,而且對整個社會有益,但是,以妄想前提打擾人的CP粉,首先就要反省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他倆until death do us apart? 如果是,那很明顯,閣下在做相反的事。
我發現這一切的前提,就要回到引言那句話。
這個世界就有部分人,感情和慾望是相對被仇視和醜化的,而這些人是真的存在,真的有那樣的感情,那樣的慾望。這是別人的人生,而不是某種數字,片段或性癖。
如果CP粉是「真的相信,我CP是真的」,那這個意思,在腐界,應該翻譯成「我相信A與B是一對gay couple」,沒問題吧? 不然,怎麼叫真的?好笑的是,我這個翻譯常常被罵「哇! 你怎麼可以講A與B是gay?」。
幹,那就等於不認為,他們是真的啊! 前提是A與B一起,A與B是一對gay couple此表述錯在哪?
這也是為什麼腐圈的妹仔一驚一乍,因為,她們就不相信世界上「有的人」就是gay啊! 她們的想法裡,是一直以為gay就是看到女生硬不起來,還是大呼小叫的。她們也不相信,世界上「有的人」,親密關係真的不是建構在刻板印象的婚家體制上啊!
有的人,真的就是gay,那個問題,不一定是看到奶子會暈倒,而是: OK好,這小姐漂亮,好,我是能硬了,可是要幹嘛? 從中得不到意義。之所以能有人騙婚也是這樣,我一向主張騙婚是無法預防,只能減害的,就是這樣。
既然,您各位已經主張A與B是一對,那當然,就是他們兩死基仁兄從奶子與鮑魚找不到愛情的價值、生活的意義,那您各位,為何要假定他們身邊所有的妹仔,都比他們彼此更重要、更優先啊??
想當年Lance Bass和Ben Whishaw出櫃前,專玩假緋聞女友套路,講句不好聽的就是,gay基本預設有假女友(需要的時候用的),這個假女友的職位,通常很熱門---因為很多人都會酬謝假女友---比如下次到自己店裡就打折。不過,通常假女友這個職位是初見拒否,要熟才會應徵上。
順便一說: 這也是為什麼,我比較反對妹仔突然參加以gay為主的聚會。這個圈子是有一點沉默法則,而且看環境,有些等於要先過試煉的,我的建議是先去白天有開的那種吸血鬼酒吧,沒事少問少說話(可以問音樂或食物),等妳不是初見再說。還有吸血鬼第一天條: 吸血鬼不會先說自己是吸血鬼。請不要太相信先說自己是吸血鬼的。
不要懷疑,此原則Lesbian也可用,會先說自己是lesbian的出乎大眾意料的少。Lesbian比較喜歡的用詞是某某是我老婆,某某是我老伴。
我最近還發現一種新套路:大家並非看到有女人介入破滅,那個不流行了(?),最近流行有男人介入而破滅---夭壽,我是不是應該說時代在進步啊?
不是啊,難道各位喜歡那種,連自己跟女性朋友出去玩也要管的惡婆婆??
我還真的就是跟我男人不會發合照的,包括對我朋友同學親戚。
會偷發排檔桿旁邊有兩隻手就是了(我說真的排檔桿)。
其實,訂婚之前都不會發合照的普通異女也很多,就別說是有點名氣的人了。
因為,這很麻煩。回到那句話: A與B一起,A與B就是一對gay couple。
如果假定這個前提,那麼大家應該知道,這很多難關。
說真的,gay有精神困擾(得治療)的,搞成物質依賴,多到不想細數,我甚至覺得一旦生為吸血鬼,沒去抽甲基安非他命的,都感謝上帝,感謝安萊斯---雖然這話講出來,好像變成萌萌。社會輿論往往歸因娛樂藥物是一種不道德,不完全是這個樣子,娛樂藥物的起頭,就是精神困擾治不好,試圖自己搞定自己,然後就搞砸
所以,我真心很討厭去亂當事人的CP粉
我不在意各位講他gay,真的(因為,沒人真的知道,搞不好是呢),我在意的點: 你明知道他,你也假定,各位他X的幾百個證據,都在說他,然後,您各位做的事,是去鬧他的朋友,害當事人精神更加崩潰不穩定,我真的X你老師X你主治醫師。
而且好像,容易被鬧的都是攻(那種基本肉眼可見的1號),我覺得是不是大眾普遍有一個感受,就是1號沒甚麼精神苦惱? 因為女人才會哼哼唧唧? 而且1號又很受歡迎?
對啦,1號是真的受歡迎,常常沒有普遍刻板印象的出櫃掙扎感,自然而然的從十六歲就開始到處發揮天性,他們是掠食者,表面上對青春期霸凌的抗性很強,甚至根本man到麻瓜都叫不要,可是你細看,就會發現1號沒有比較快樂,憂鬱到需要治療,後來弄壞自己的極多。
是掠食者,覺得自己甚麼都可以控制,不太會煩惱出櫃,可是不要忘記,男性的自殺率一直都比較高。
要控制一切,首先就要不能陽痿,因為1號的價值是被這點定義的。問題是誰可以幾百次都不陽痿啦,麻煩去跟全裸監督報到。
掠食者一旦遇到要把獵物變成寵物的衝突,或是獵物有了人性的時候,這個問題現存的迴路就處理不了。可是,這個沒辦法往外說---因為,人們不會發現,或者不能發現,他老兄的問題就是: 鯊魚活在海水中死鹹的眼淚看不見。1號因為不會被發現,傾向不被吸血鬼界既存的支持體制抓緊,也很難自如的拒絕(比如: 別人來提親很難推,而很外顯的反而不會被提親)。
扯遠了---我就非常生氣,既然各位都覺得那個誰漢草之好,以及個性的---呃---控制狂?? 還去亂人家僅有的,可以出門沒偶包的朋友,而且當事人聽起來,就像是已經有點心理困擾了,能不要這樣為難他嗎?
---這---當然不是他男人的錯啊,一個人怎麼獨自承擔幾十年的業障。 問題是,您各位搞砸他的精神健康,我怕他男人會一起被弄壞啊。
也就是說,這群CP粉骨子裡是不相信的。
要是真的相信,甚麼東西不應該說,不應該問,是很明顯的吧?是吧?
甚麼東西應該緊張,甚麼東西不值得花心力,很明顯吧??
尤其是一群不准人家說A與B是gay的人,在問一些姦情證據??
你不能問一個你覺得沒有的證據啊??
難怪CP粉轉成hater都最莫名其妙,當你根本不是CP粉,或真的相信時,那些莫名其妙的邏輯,都容易破解的很啊。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顛茄長在於此。 心態像個愛德華時代的單身漢,性傾向與經濟來源很可疑的那種。 間歇性地成為作者,然後自我嘲笑: 所有不工作的畢業生,都自以為是作家。 數年風雨,在為人送死與養生之間掙扎,作者的身分一再被拋棄,而歲月是不為我等待的。 所以留下隻字片語,為我的存在。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