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在製造難堪?

2022/09/08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二零二二年九月八日
室友想要給我一副眼鏡。(汗
是覺得我們的度數會相同還是?
本想說在這裡等候的這段時間用來學習,但因為種種困擾而無進度可言。說不定有人會很高興並說我能做到甚麼都是因他們的關係。改天寫篇關於小心眼管理層的文章吧。小心眼的管理層不單指公司的經理,也可能是一國的執政黨。
####################
我這人能被指指點點之處不少。雖然大多是我個人的事,但恐怕還是會被拿來攻擊,而且攻擊不止我一個。
說件比較沒那麼羞恥的。相當肯定有不少人因為我常說對與錯而不喜歡甚至討厭我。說實話這也很可能是導致我要離鄉別井的麻煩的主因,也是很多其他問題的成因。
遇過的攻擊的其中一種是說我也會做錯(/壞)事。這基本上是癈話,我們需要完美不犯錯才有權指出錯誤嗎?事實上會犯錯有時正好可以讓我們了解到某事有問題。我明裡暗裡指責自己遠多於指責別人,有時明裡的指責也帶有希望其他人一起反省的期望。可惜多數沒用,多數只會被嘲笑和看不起。
通常我也不想為別人製造麻煩或難堪,只是麻煩或者可避,難堪卻是難免。但當有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同樣的事並構成問題的話,我又該如何呢?我也不想讓人難堪,但被說到的人發覺正是你所說的那樣時還是會生氣,而且是生你的氣。
情形就似:
try:
while True:
if not pointed_out:
continue
if pointed_out:
get_mad()
if random.randint(0,100) > 95:
raise EmbarassedError
except EmbarassedError:
get_mad()
finally:
it_sucks()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生於這個無時無刻都可能被“記錄”下來的時代,也許只能自己也記一把,以求多少安心一點。說實話,感覺爛透了。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