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不想再放假-0911

2022/09/1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令人髮指的盛夏延燒至今,並且不知道何時會結束。
隨著日子進入到六星逆行,綺陽總說這是適合反省、反思、回顧的時候,但我的日子似乎少有前進的跡象,所以也不知從何回顧起,回頭也是一馬平川、不甚稀奇。搬到這鬼地方已將屆千日,心裡總有個念頭:「總有一日,我定要搬離這鬼地方。」
但我此刻不知道該不該考慮,以現成之姿回去旭豐,有太多因素值得我考慮。
來不及整理的房間、又已累積成山無法處理的這處,我若是想逃回去,至少現如今是不能夠的;囉哩八唆的臭老頭、已習慣不太想改變的短暫自由,我若是想逃回去,大概沒多久又會想逃出來;撲朔迷離的那個他、越來越複雜的猜測及心理活動,我若是為他回去,又能夠瞧見他幾眼…?

仍如盛暑的中秋

這孱弱的小身板兒

中秋節跟前幾次所有節日一樣,漂浮奔波擺盪於各個廟宇、神祇之間,大量的金紙、香燭,終於在這次配合著炎熱的氣壓;電腦因為硬碟亂跳遲遲打不開,送修還得等兩天;已經幾乎等於又放了半年的假…等因素,給我人生史上少數盛大的反撲,得了要死不活症候群。
頭一天還連跑三間廟,第兩天就開始頭暈胸悶肚子疼,而且一早起來沒事,吃完早餐回去拜拜就開始發作,私想著這可能是要警告我萬萬得開始注意養生、開始保溫杯泡枸杞的日子,或是說在我認真開始拜拜幾年後,這天地之間終於跟我產生感應?那是要實現我什麼心願呢?是要讓我抱走我心心念念的美國樂透頭獎、還是要讓我神思眷慕已久的他主動來找我,無論是進行普通的談話或是放縱熱烈的情慾?想多了,但在我攤在床上像一坨史萊姆、怨嘆著去世已快兩年的阿嬤怎麼沒有來看我的那當下,另一個念頭是:「如果今天真的是我的死期,死前能不能讓他狠狠地跟我來一發?在我墜入無間地獄前,讓我飛到天堂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樣子。」

忙碌卻忘不記的

前面幾篇散記總念叨,回南華後會有很多事可以做。是的,還未開學我已經談妥接下來至少一學期的助理行程以及開學第一天新生營、健檢日兩天下午的志工行程,我要開始恢復忙碌而快樂的生活了。但在短暫的快樂結束的夜晚,又將深陷於對某事的沉思深念、對某人的不得之眷慕、對某物的想望…等,需要靠不間斷的其他虛無填充的虛無。
連假第一天的晚上,在熊貓上點了某處的自取,出門取餐的路上,在上次瞥見他的摩斯窗外,看見了最後一次肯定的見到他的樣子,眉眼、髮型、身高、體態均相似。「哦,真的是他、沒看錯。」此刻的他正在工作,儘管已又是將近三個月沒見到他,但仍能一眼看出個大概,但也是驚鴻一瞥,他走過、而我來不及捕捉,多少次驚人的相似與巧合、最後都化為烏有,在我日漸滿溢的記憶容量中,變成模糊的一部份。但說是如此說的,在兩千日左右的巧遇與各種機緣下,我一直在思考「彼此間真的適合嗎?」這個問題,這世間、這時代、這社會氛圍、這無所不在的環境所帶來的各種影響,像是拖著不讓我走、又鞭笞著喝令我前進的、矛盾而無所適從的奴隸主,渴求著終究獲不得的自由;桎梏著使其從不能開始的,是不是其實是我過於死板的思維?可我還不敢如此豪賭,可違背的與違背不得的、不願傷害的與不得不的終究是相依相連的,已如此緊密地死死纏繞的關係圈,在打破任何一項都會在我身上產生劇烈的震盪、但我仍舊脆弱而不堪一擊之時,如何在一段果真則必須緊密的關係中給予承諾?

此刻,是否陷入思維困境

這是隨著今年因六星逐漸逆行而開始的不斷地思索嗎?反正我記憶中的今年多半是如此,深陷在無盡的反省、無盡的停滯不前、無盡的期盼以及無盡的迷茫之中。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一個很喜歡日本的台灣人;住過三個地方,離八掌溪都大概只要五分鐘就能到,遂自號八掌川。最大的夢想是中樂透、第二個夢想是40歲前修完想修的學位、第三個夢想循許願規則暫時不說。喜歡碎碎念,想體驗一把專欄作家的感覺所以跑到方格子,如果有機會希望能賺到稿費=))
    這裡就是我說廢話的地方。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