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老究竟是詛咒還是祝福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只想握緊深愛的你的手,不放。
原本是不想在粉絲專頁/方格子寫這樣的議題,但因為和精油芳療有關,也是目前占據我腦袋和時間最多的事情,還是來聊聊吧。
為了評估送爸爸住機構,我們問了很多親朋好友、也實際走訪好幾間看環境,上禮拜終於讓爸爸去住一間我們覺得環境空間都還可以的機構,昨天也去探視了第一回。
探視時,我們遇到兩組資深的住民家屬,探視時間一到,我們就紛紛進去找自己的家人,我發現那兩組都在用精油幫家人按摩身體,空氣裡飄來薰衣草的味道。
只是,明明是難能可貴的探視時間,明明是和家人相處,應該是愉快的,不知道是我自己心境的關係還是什麼,我總覺得滿溢出來的是急於補償的哀傷,當然,也包含我們自己,我們抓緊短短的30分鐘,和爸爸手緊握著手,帶他走路繞圈,因為無論是其他住民家屬還是我們,都是擔心他們在機構可能都只有躺著,身體會退化。
探視時間結束,一走出機構,媽媽就開始掉眼淚,感謝正好遇到的資深住民家屬(aka據說是補習班老師)很熱情主動和我們攀談分享經驗,稍稍轉移了媽媽的注意力,接著我花了兩三個小時罵老公(?!)逗媽媽笑,晚上才在老公面前潰堤哭一下。
因為我總覺得,所謂的失智,其實是一個人的靈魂被困在軀殼裡,他什麼都能感受、理解,但無法表達、馬上會忘;所謂的失智,有時還是會恢復清醒,會發現自己在陌生的環境,沒有家人陪伴,落寞、不快樂、傷心。
這陣子,我得比其他人更堅強堅定,做出對整個家正確的決定;我得小心翼翼,方方面面觀察評估對爸爸、媽媽、家人是否有幫助;我的情緒常常很滿,幸好有我先生和很多親朋好友幫忙接著。
昨天過後,突然想學長照/銀髮族芳療,但稍微查一下,好像相關課程很少,NAHA高階學科是有包含銀髮族芳療(我猜比例和深度應該不高),但目前高階課程還沒有開課時間,就算開課,可能也會在周末,周末要盡量去陪爸爸走路,真希望能開平日晚上的課。(許願)
我最近常常在想,同樣是照顧,照顧小孩和老人,心境真的差很多(當然,體力也是),一個是眼見一天天進步成長,一個則是再怎麼用心都是和時間賽跑拔河,有時會跟先生聊,如果是你(我)到了那時候,要不要送(去)機構?
或者,我們一起去住機構好了。畢竟,屆時我可能沒勇氣再放開一次深愛之人的手。
Eileen's
Eileen's
瀝去生活的苦澀,品嘗生命的甘醇, 創造情境香氛,霎那即是永恆。 我是矮令,熱愛香氛的文字強迫症患者。   FB:https://www.facebook.com/eileensaysomething  IG:https://www.instagram.com/eileensaysomething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