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家園》未成年的海上漂流

2022/09/21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雨を告げる漂流団地(2022)

無法告別的回憶,孩子們異世界意識流冒險

小時候的記憶你還記得多少?有些過去會隨著時間讓我們淡忘,有些回憶可能即便到老都還記得,而這些回憶有可能是美好的那一刻、也有可能是一段創傷,但有時候回憶總是好壞參半,要怎麼消化這些記憶,有時需要一些時間,可能是長大成熟、因某事而釋懷、還是一段意料之外的大冒險?
《漂流家園》是繼《企鵝公路》、《想哭的我戴上貓的面具》後,由工作室出品的STUDIO COLORIDO第三部長片動畫。青梅竹馬的航祐與夏芽兩人過去住的老公寓要被拆除,那是兩人過去充滿回憶的地方,眾人因為各種不同的原因探訪這棟老公寓,卻意外的捲入不可思議現象之中,等到回神時眾人已經隨著公寓於大海中漂流。

《漂流家園》是什麼動畫?

異世界題材冒險從過去到現在都是ACG界的熱門之選,畢竟對於一個未知世界的探險,逃離日常生活種種而去完成某件事,有時候想想便讓人覺得新鮮。但是要是首抽太差,也許不是龍傲天的開局,而是N卡的悲慘異世界生活,但有時候異世界可能不是你想像的異世界,其中有更奧妙的事物反映在現實中。
雖然開外掛的異世界題材還是讓許多人喜愛,但也有不少的穿越故事,是與真實有所連動的不管是過去當紅的七星士《夢幻遊戲》或是現在以日本恐怖都市傳說為主的《裏世界遠足》,這種半真半假,但又來回穿梭於兩個世界的設定,現今刻劃得越來越細膩,讓觀眾有連動又不脫離現實的感覺。
動畫《漂流家園》也有這樣周旋在兩個世界中的感覺,故事以過去玩在一起,但如今互動尷尬的青梅竹馬航祐與夏芽兩人為中心展開,兩人對過去住的老公寓都有著不一樣的情懷,但卻不願跟對方說出心裡頭那真正的想法,一直到某學期的暑假,航祐與朋友來到老公寓時,意外遇到在裡頭房間裡睡著的夏芽。
航祐發現夏芽手上有著他一直找不著去世爺爺的相機,但是夏芽又不願意解釋為何擅自拿走,這對他來講很重要的東西。就在兩人拉扯和爭執不休,眾人相勸無效的時候,夏芽從老公寓上不甚跌落,但意外的是老公寓四周突然變成一片汪洋,而他們所在的老公寓正浮游於海中央。

《漂流家園》分析與延伸:

日本「団地」一詞,主要出於1935年間,昭和時期日本加速都市化,興建大量的高樓與集合型住宅,有著半官方性質的特殊性,又稱為「住宅営団」。二戰之後改為「日本住宅公団」,在如今日本有著廉價、老舊公寓住宅的意思。而在日都市更新時也常常成為首要拆遷目標,而其實工業也有差不多的狀況,有點像規劃的工業園區,稱之為「工業団地」。
《漂流家園》這部原創動畫作品的誕生,感覺跟導演生活有很大的關係,導演石田祐康在創作時居住在神代団地裡,是一區有著59棟2000多戶公寓住宅的日式住宅區,進而發想出「海上漂流住宅群象」的樣貌,為動畫發想的開端。並研究已經有點破舊且有些已無人居住的公寓大樓四周的模樣,試圖完整整個故事背景的脈絡與架構。
其中有公共住宅介紹網站透露,導演石田祐康在《漂流家園》中參考的団地公寓,外觀可能是現今已被拆除的雲雀岡住宅區,而不是現有的団地住宅,出於還住在裡頭居民的考量。不過在一些建築風格和周遭環境還是保留考察的項目,尤其也出現許多懷舊風情的商業百貨、遊樂園等建築運用於動畫之中。
石田祐康,許多作品中喜歡以小學生為主角,他表示:「自己在那個年齡時玩得最開心。」某方面也呈現出他我的投射。對於這次原創長篇動畫電影,最主要是對於公寓結構的了解和怎麼呈現出孩子逐漸長大或是在成長中複雜的情感堆疊,並對於各種心理埋藏的情緒有著種種疑惑,但最終還是得跟自己和解的過程。

《漂流家園》值得一看嗎?

這部動畫電影全長為兩個小時,裡面很鉅細靡遺的鋪成兩名主角航祐、夏芽的內心世界,並反映在這次公寓漂流的情況上。原本光看電影名稱,我會直覺想到另一部恐怖漫畫家楳圖一雄在1972創作的經典作品《漂流教室》,裡面刻劃出學生在末世的人性與黑暗的本質,但《漂流家園》所要傳達的並不是人性黑暗,而是如何消化自己過不去的情感,而走向未來。
動畫導演石田祐康的作品中的角色很常被說超齡,從《企鵝公路》到《漂流家園》中小孩的看法往往是很冷靜,並且會思考和複雜化的。我覺得這很難說是對不對,也許是一般成人觀眾對於孩子的映象會希望保有純真可愛的一面,這是我們希望的投射,但於現實世界中我們可以看到,有時候孩子並不是想像中的單純,尤其在可以透過一支手機探索世界的網路世代,我們很難用以前對孩子的標準去看待小孩。
雖然我覺得這次《漂流家園》有不少細節表現不錯,例如住宅的結構、流血受傷等細節身體表現,並且還有關於心理成面的故事會對於有同樣類似遭遇的觀眾有感,但我認為《漂流家園》是一個忽略大方向一直在刻劃細節的作品,因為太過度講求細膩的情感部分,而整體的收尾並沒有表現很好,甚至是草草收場,這點讓人可惜。
許多伏筆都做得有些粗糙,只要熟知日本動畫的套路其實不難懂導演要表達的東西,尤其在日本老物擬態的付喪神這種想法,其實也非什麼新概念,很容易看出來後續的安排,但開始與結局的處理方式不太能說服人,如果要在長篇故事著墨,可能導演石田祐康還是要學會如何收斂自己的理念去合乎故事,而不是讓故事勉強配合自己的創作理念,成了讓人滿頭問號的結尾。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陸坡 (LUPO)
陸坡 (LUPO)
所有文章皆無業配,每天五分鐘了解一部作品。部落格:https://reurl.cc/9GoDZO 出版作:《營長的除靈方法》、《三三五日軍中手札》、《七三七日同居手扎》、《少年仔》、《軍中輔導》、、《父親的情色錄影帶》等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