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當

2022/11/03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便當於我在國小國中時,並非屬於美味的回憶,雖然我父親在料理上有一手,但這些料理,一旦進到當年的便當盒裡,就變得相當可怕。彼時沒有營養午餐,中餐要嘛帶便當來學校蒸,要嘛媽媽或阿嬤中午送便當到班上,最後家裡真不行準備便當,也可以訂學校的便當,但不管哪種,同學們的便當往往讓我欽羨不已。
還小時,家裡的煮食皆由父親一手操辦,餐桌上的肉類除了牛肉,其餘肉類相對少見;爸爸擅長滷製牛肉,再加上滷蛋、豆干等等,出鍋時,牛肉切片的香潤豐厚,是百吃不厭的料理,但拿來帶便當,卻成了噩夢一場。
我們那年代,每天到校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便當放到便當籃裡,讓值日生抬去蒸便當處,放進一格一格的鐵架裡蒸,當時學校的蒸飯設備沒有現在科技那麼發達,那一大排的蒸飯機器,充其量就是個溫度濕度加熱器,每天中午拿到的便當,都呈現水淋淋、濕漉漉的狀態,又濕又燙的鐵便當外觀,就先把人的食慾降低到個幾度,等到打開我自己的便當後,那就更沒胃口了。
我的便當裡,牛肉片水分充分被吸乾,成了一片片又乾又柴的牛肉乾,空心菜則呈現咖啡色,無力的倒在飯上,而奇怪的是,菜都乾掉了,白飯卻不知道被哪裡來的水分浸潤,整個變成濕軟的狀態,這樣的便當,根本難以誘人食慾。
同學的便當,尤其是家裡送來的,大多是現做現裝,不是煎的噴香的排骨肉、就是滷到軟糯的豬肉或豬腳;而青菜皆為現炒,那一片片的碧綠鮮脆,焉有不好吃的理?除了這些,有時還舖襯上個油香油香的荷包蛋,或是自家醃漬的脆瓜或腐乳,整個便當花紅柳綠,每每讓我看得直嚥唾沫。
所以我的便當回憶,在國中國小,委實不堪回首;那時也沒想到,後來我竟然成了每天中午要準備便當的媽媽。
我兒半獸人,自小就跟人不大一樣,連吃食上,他也有他的堅持,但兩個孩子都跟我一樣,不好吃的就不吃,所以,半獸人在小學時,就要求帶便當,原因是學校的營養午餐很難吃,甚至有時候吃了還會拉肚子,所以我只好開始幫他準備便當。
有了小時候的記憶,所以孩子的便當,我儘量多變化,反正我的手路,跟父親完全不一樣,因此對於料理半獸人的便當,我倒是信心滿滿。家裡務農,體力消耗量大,所以像是雞腿、五花,這類型的肉類很常吃,我走的是台式風格,滷製品是常見的,但跟父親的不同,我的滷製品是濕滷,三層、五花、豬腳這款,這種菜餚的好處是,做好了可以隨時上菜,一星期帶兩天或三天,主菜就有了譜,剩下另外幾天,肉類則採紅燒或醬燒,像是醬燒雞腿塊,紅燒三層肉,也是快手整治就能上桌的;然後蛋類也是我大量使用的便當菜,可以做的變化太多了,跟著節氣的農友產物,加上蛋一起煎炒,方便營養又好吃,像是秋葵煎蛋、絲瓜煎蛋、小白菜炒蛋等等,再不濟,一顆荷包蛋,也能帶來足夠的豐富感,最後再炒或燙上一道青蔬,半獸人的便當就可以送到他手上了。
這樣帶便當,一直帶到他上國中,不但半獸人歡喜,在這個過程裡,似乎也彌補了我年少便當歲月的慘澹;但你說這樣不累嗎?累是不累,就是麻煩了點,不方便了點,一天之中早上不能去比較遠的地方,因為怕來不及準備便當,很多事情跟工作只能挪到下午來做,但孩子愛吃家裡的飯菜,某種意義上,代表了對家裡的依戀跟肯定,這部分,讓做母親的還是有些程度的成就感。
而我女鳳梨就跟哥哥相反了,她不喜帶便當,倒不是她認為營養午餐有多好吃,她有時回家也會抱怨學校午餐不好吃,只是她不想跟同學不一樣,而且很多時候,她反而打包學校的水果回來請我們吃,是跟半獸人完全不同的類型,但一樣藉由吃食,傳達了她對家跟家人的愛與戀。
不過當我不想煮的時候,我們會去自助餐打包便當回家吃,我不喜歡已經包好的便當,因為裡面很容易碰到我不喜歡的菜色,像是三色豆、炒冬粉、筍絲等等,這些菜我都不愛,但偏偏很容易出現在已經包好的便當裡,所以要包便當的時候,我都是去自助餐選,就算它比較遠或比較不方便,我還是寧願多走一些路去,沒辦法,在吃食上,我就是非要讓自己吃的開心高興心情好。
包好的便當裡,唯一能讓我接受的就是台鐵的便當,非常奇怪,但我認為那是因為台鐵本舖的便當,準備精細、料理認真所至,它的配菜少見那些不用心的菜色,就連固定的滷蛋,都滷的滑嫩香甜;這星期我去高雄分享,到台北車站後馬上就衝去買台鐵本舖的便當,看到已經有人龍讓我擔心不已,知味者果然眾多,不過好險到我時還剩下80塊的排骨便當,但數量也不多,我提著便當走出台鐵本舖,看著人龍最後幾位,不禁為他們感到惋惜,因為已經售罄買不到了。
明年小間2.0即將開幕,我們多了飲食,我會用作給半獸人便當的心情去料理吃食,畢竟好好吃飯、好好生活一直是小間營運的中心思想。現在幫孩子做便當的工作隨著他們長大而停止,但偶爾想起還是蠻懷念那段歲日,爸爸幫我們準備的便當儘管不是那麼美味,但我還是吃著吃著長大了;便當像是一個包羅萬象的小宇宙,奢檢隨喜,但總是給人一種該休息喘口氣的氛圍,不管上班還是上課,我想我會繼續喜歡買自助餐的便當,當我想休息喘口氣的時候。
----------------------------------------------------------------------
◎喜歡歡迎贊助跟訂閱
◎訂閱到期的請私訊我要給你米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我是顯惠,在宜蘭一個農村育兒、生活、寫文、跟賣書、賣當地小農農產品的婦女,我先生從事友善稻作,我之前開了一間有書有菜的小店叫小間書菜,經營了六七年,可能年紀大了,越來越覺得用文字比用語言更讓我輕鬆、以及能清楚表達,所以我到了這個平台,若還能賺點零用錢就更好。
理想神經病的吃掉人類學
NT99/次(單次購買)
在這專題內,我說吃寫吃,因為我愛吃也煮。我先生在宜蘭種米,不用農藥、不用化學肥料,所以食物對我來說,除了果腹,還有我人生的軌跡,並且還藉由我的孩子仍繼續在延續著,這是好悠遠好長的過程,想分享那滿滿的記憶跟感概,這就是我在這裡的原因。 我是個理想的病人,我仍然過著我理想的生活,你也一定可以。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