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音樂推薦】自認驚嘆的橋段終淪為老生常談——貳嬸〈石楠小札〉

2022/11/15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時光剝離你我 像一襲華美衣衫
卻要被追悔爬滿
11/10
  今天帶來的是前段時間瘋狂循環的一首歌:石楠小札。
  歌手是蔡翊昇,在我最初聽見這首歌時,他是以CcccEs(貳嬸)的名字在網路上唱古風音樂的,最初我並不知道這首歌背後的含意,只是單純覺得好聽,時隔多年,也是今天要寫音樂推薦,準備資料時才知曉這首歌原來是寫張愛玲與胡蘭成的故事——關於他們,我想網路上肯定能比我說的更詳細,在此便不說了。
  最常看見的莫過於那句胡蘭成寫的: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只是自古浪漫的情話往往做不得數。
筆下有那麼廣褒的字可供選
偏偏生前未出版片刻團圓
  在知道這是談胡張二人的故事後,這句歌詞頓時震撼了許多。我是一個鍾愛寫自己的人,筆下的每個角色多多少少帶有我的影子,即便最後他們成為他們自己……我並不確定是我在寫的時候投入了自己,或是看的時候映射了自己,但張愛玲不是,她那麼多動人心魄的淒美故事,或字句精鍊的散文,似乎很少能看見她與胡蘭成的愛情,最多最多也就是那篇國中還是高中教材中的〈愛〉,寫的是胡蘭成的庶母。
  她筆下的故事自成一格,把自己藏在最深處。最後卻連幾個好結局都吝於降下,像命運對她一樣,她對他們亦如此苛待。
  我忽然想起前陣子看見有人談論紅樓夢裡寶玉給晴雯寫誄文的橋段,說寶玉對晴雯的悲傷是一種可以把玩的悲傷。若黛玉死了,他保管一時寫不出甚麼情深意切的東西。因為這時他的悲傷是不可把玩的。(微博@細草應黃)
  那時我第一個想到的是白先勇的樹猶如此,現在想想,張愛玲有沒有可能近似於如此,她的愛與悲傷都是不可把玩的,因此她不寫胡蘭成,不寫歲月靜好現世安穩,也不寫顛沛流離肝腸寸斷。
  她只是燦爛的盛開,再孤獨的萎謝了。
背叛萌芽在 追憶裡每一處柔軟
原諒至無可轉寰
  胡蘭成的多情與濫情大抵是最開始便能看見的,所以用「背叛萌芽在追憶裡每一處柔軟」這種浪漫的字句形容。
  而張愛玲的原諒也是反覆疊加直至再也不能為止,她的稿費能養活自己(甚至還能接濟胡蘭成),他們也沒有子孫,因此她所有反覆的原諒只有可能是為了愛。
  我不明白,卻仍然為此感到動容。
  瞧,愛這麼苦。
合上書中 荒原每寸逆風的石楠
結局便與你無關
  豆瓣上的樂評說:張愛玲的談音樂裏面提到過這種花,呼嘯山莊里約克郡荒原上長滿石楠——而石楠也是一種地貌,專指石楠花叢生的荒野或島嶼,遠遠的看去便讓人感到冰冷與孤獨。
  所有的華美的愛情故事最終都淪為孤身的結局,不外如是。
  我對張愛玲的了解並不深,我總害怕她筆下那股冷冽又殘忍的蒼涼世界,因而至今仍未看過任何一本故事。據說她寫的小說裡,只有傾城之戀裡男女主角得了個好結局——這還是以一座城市的傾覆作為代價呢。
  縱使這樣也是稀奇難得的,畢竟他們的愛情如此顛簸,最終也沒能圓了那一紙婚書。
不知能向誰去借 今世今生的一紙相伴
歲月安穩 猶在夢裡翻湧吶喊
時光剝離你我 像一襲華美衣衫
卻要被追悔爬滿
  「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從前特別喜歡這句話,總覺得單看溫柔至極,併上了背後胡張二人的故事便顯出了幾分可笑的殘忍來;從前看見一個解讀,說其實張愛玲那一句「胡蘭成與張愛玲簽訂終身,結為夫婦。」其實便已經足夠,務實,不談其他,求那一句終身,但胡蘭成錦上添花的「歲月靜好,現世安穩」,或許正是無聲的迴避與對未來的某種預言。
  最後一句則明顯引用了張愛玲的名言: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蚤子。
  時間也是,愛也是,爬滿了的蚤子是悔恨,是悲傷,是這輩子從未曾寫在書中的遺憾。
  ——
  這首歌的原唱是貳嬸,同樣有其他人的翻唱版本,不過目前我很喜歡的是一個youtube上的short。
  不同於貳嬸的溫柔堅定,晨曦的聲音乾淨清澈,但只有一小段翻唱。
  這首歌不是我的鏡子,但它讓我想起許多人,或許人在愛裡的模樣竟真的如此相似。
  飽受摧折,心甘情願落入塵埃裡,再從塵埃裡開出一朵花,一朵最終仍是孤獨的石楠花。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小說,委託,新詩,散文,音樂或電影推薦。甚麼都寫。十月正在進行30天寫作挑戰。
不定時更新的音樂推薦,有你喜歡的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