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聖火降魔錄無雙風花雪月》庫羅德稱呼「兄弟」的涵義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前言

  間隔了約四個月,才在10月底把《聖火降魔錄無雙風花雪月》二周目黃燎之章通關。本週目通關約30小時,遊戲累計時數80小時以上。因為三條線還沒全部玩過一輪,所以這篇不寫整體的遊戲心得,純粹寫爽的,因此只寫庫羅德的人物雜感。
  但是,老樣子,玩過完整一輪《聖火降魔錄風花雪月》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情;就算重頭玩過,很多故事細節也不覺得自己記得比其他玩家清楚。所以這篇文章就只是先把遊戲當下的第一印象寫出來,看有沒有讀者有印象,並幫忙指出這篇論點錯誤的部分,或有其他感想可以一起討論,不然就等之後我自己有空回頭考究了。
  基於上述原因,對於故事的理解,還請讀者保持半信半存疑地去看,畢竟我有稍微回翻截圖,有些細節與印象有出入,所以我也懷疑是不是我腦中自行美化後再做這番解釋了。另外,這篇肯定有劇透,介意的讀者就自行迴避了。那麼,放張圖後就進入正文~
【註】:為了文章流暢度(畢竟贅字早就夠多了),《聖火降魔錄風花雪月》會用「本傳」替代,《聖火降魔錄無雙風花雪月》則用「無雙」替代,貝雷特/貝雷絲統一以「貝雷特」稱呼。
這張圖取自「本傳」,非「無雙」。

庫羅德的野心

  印象中看過網路討論,認為庫羅德在「本傳」與「無雙」裡根本是不同人。在「本傳」中金鹿線的庫羅德,一直扮演著不斷探求芙朵拉歷史的真相;在「無雙」中,卻不再是真相的探求者,反而因為教會阻礙了自己的野心以及芙朵拉未來的發展,選擇剷除中央教會。
  從「本傳」庫羅德與貝雷特的支援對話中得知,庫羅德的小時候因為有芙朵拉的血統,在帕邁拉被稱為「膽小鬼」,飽受歧視與欺負。在幼時的環境背景下,庫羅德萌生出「打造沒有隔閡的世界」的野心。
  印象中庫羅德在「無雙」都是直稱親兄弟為夏哈德,直到最後夏哈德臨死前,才稱呼夏哈德為「兄弟」,因此這篇文章是基於這一句「兄弟」,做後續藍色窗簾的解釋。

兄弟的涵義

故事原文引述

  「本傳」金鹿線的學院篇,在帝國即將侵略大修道院之前:
庫羅德:「欸,老師......我可以改稱呼你為兄弟嗎?對我來說,只稱呼你為老師或夥伴還不夠。即使血緣並未相連,心是相連的......我想要和你締結這樣的羈絆。假使我們往後前往不同的道路,面臨必須別離的情況......只要有兄弟的羈絆,就能再次相聚。」
  這一段話到了「無雙」,與血親上的兄弟夏哈德的片段,可以互作詮釋。
  「無雙」在距「本傳」學生篇的2、3年後,庫羅德在血緣上的兄弟夏哈德,率領帕邁拉兵攻打同盟的領土:
(開戰前)
謝茲:「怎麼了?有什麼是讓你不安嗎?」
庫羅德:「我並沒有煩惱或困擾。也沒有選擇的餘地。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僅此而已。」
(戰鬥結束後)
庫羅德:「放下武器吧......夏哈德!要是你不從......」
夏哈德:「要射就射!本大爺才不會向你低頭!」
庫羅德:「我不是要你低頭!或許我們可以......」
夏哈德:「你這傢伙......別開玩笑了!」(拔劍射向庫羅德)
謝茲:「庫羅德!你要是下不了手,就讓我......」
庫羅德:「不行......我必須親手了結。」
庫羅德:「雖然這並非我所指望的道路......我很遺憾,兄弟。」

主觀解釋

  從「本傳」來看,可以知道「兄弟」在庫羅德心目中的地位有別於「夥伴」。哪怕「兄弟」之間前往的道路不同,羈絆也不會消失。在「無雙」面對親兄弟夏哈德反目,庫羅德開戰前表情生硬,強硬地對謝茲說「我沒有煩惱與困擾,也別無選擇。」這同時也是在說服自己身處的立場上,無法妥協。
  「無雙」戰鬥結束後,庫羅德焦急、急迫地想要說服夏哈德,換來的是一把劍射向自己。基於當時的處境,以及尚未實現的野望,最終還是選擇一箭了結夏哈德的性命。這一場戰鬥,我是把它看成「本傳」與「無雙」,庫羅德在選擇手段上的分歧。
  在「本傳」中,庫羅德還有稱做「兄弟」的貝雷特存在,並且走在相同的道路上,在決策時還有人可以商量;同時,也因為身邊有突破常理的貝雷特陪伴,所以在抉擇上可以選擇較為溫和、天真的手段。
  在「無雙」,貝雷特與庫羅德沒有更深的交集,又與「兄弟」夏哈德對立,因此自殺了夏哈德的那一刻起,庫羅德就已經收起「認為能有『兄弟』依靠」的天真,決定一人扛起所有事情──背負起雷斯塔盟主/國王的責任,保全身邊夥伴的性命,以及打破芙朵拉與帕邁拉隔閡的野望。

夏哈德死後的庫羅德

  捨棄了天真,為了守護其他重要的事物,庫羅德自然開始不擇手段,才會引發後續的事件。為了圍殺教會的卡多利奴,在友軍的帝國將領蘭道夫深陷敵陣時,選擇放棄救援,一方面誘敵深入,一方面削弱友軍勢力,最終導致蘭道夫死亡。
庫羅德:「我居然選擇這麼陰險又令人難受的作戰方式......但是......我只能向前邁進了,我早已用我的雙手......」
......(省略)
謝茲:「犧牲也許能獲救的人換取勝利,這樣值得嗎?你這樣跟把傭兵當成棄子的貴族有何兩樣?既然如此乾脆也讓我去犧牲啊!」
庫羅德:「你也是無可取代的重要將領。拜託了......請諒解我。」
  這一段,庫羅德沒有道盡的,應該是自己為了野心,已經用雙手殺死了親兄弟,早就無法回頭了,自然也不是選擇手段的時候。而在謝茲說乾脆讓自己也犧牲的時候,庫羅德的回答是「重要將領」,甚至不是以「夥伴」相稱,其實也反映這個時期的庫羅德還沒走出殺死兄弟的陰影,是直到周圍金鹿的夥伴們不斷支持著庫羅德,才讓庫羅德的手段稍微溫和。
  以上述的主觀解讀後,如果庫羅德為了自己的野心,已經殺死了足具重要性的「兄弟」,那麼在「無雙」中會如此堅決地對中央教會及蕾雅趕盡殺絕,或許就可以理解。畢竟為了野心,已經捨棄了另一項重要的事物,那麼面對與自己毫無瓜葛的中央教會及蕾雅,就更不會有什麼難以割捨的情感存在。
【補充】:若對於「庫羅德明明把『兄弟』看得那麼重要,卻還是直接把親兄弟夏哈德殺掉。」仍感到疑惑,我自己是再用「本傳」青獅線終章做解釋。艾戴爾賈特的存在對於帝彌托利同樣重要,但帝彌托利當時要背負的東西也已不同往昔,所以哪怕內心再痛苦與掙扎,帝彌托利也還是手刃艾戴爾賈特。

「本傳」與「無雙」的對話比對

  在「本傳」的金鹿線戰爭篇,金鹿線的夥伴們閒聊時,瑪莉安奴說過這麼一段話:
瑪莉安奴:「老師是溫柔地環抱停在其枝葉上的我們、守護我們的大樹......庫羅德先生就是當我們在天空翱翔時,從背後推我們一把的風吧......」
希爾妲:「老師就暫且不提,感覺庫羅德同學總是隨心所欲地吹過頭了。」
  在「無雙」的後半段(還是支援對話中),希爾妲與庫羅德有一段對話:
希爾妲:「總覺得庫羅德同學行事上會更加自由,這種時候會巧妙地把王位塞給某個人......再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完。這才是人家對你的印象。但現在的庫羅德同學卻好像被立場和責任綁得死死的。」
庫羅德:「不,我當初的確是想成為『王』。不過,我在你眼中卻成了那種模樣嗎?希爾妲......」
希爾妲:「因為庫羅德同學明明不是一個人......還有我們在不是嗎?可是你卻選擇一個人成為國王......是不是覺得我們礙手礙腳了?」
  希爾妲說的這一段話,實際發生在「本傳」庫羅德與貝雷特的後日談。庫羅德解決了芙朵拉的事件後,將責任交給了「兄弟」貝雷特,自己回到帕邁拉擔任國王,兩人共同促進兩國的和諧。
  「無雙」差不多的對話印象中還有不少。在「無雙」中,其實都可以看出庫羅德不再像是「本傳」裡那自由的風,而是替代「本傳」貝雷特的位置,成為庇蔭夥伴的巨樹,扎根於芙朵拉土地,卻也成為了一種禁錮。
  這些或許都意味著「本傳」的貝雷特與「無雙」的謝茲,在庫羅德的心中,地位有著根本性的不同。在「本傳」庫羅德認為以夥伴或老師稱呼還不夠,因此對貝雷特以兄弟相稱;在「無雙」謝茲則以夥伴自居。
  這或許也正反映在故事結尾,在「本傳」芙朵拉的大局底定,庫羅德能了無牽掛地回到帕邁拉,與貝雷特內外促進兩國交流;而在「無雙」……就故事沒寫完。應該說直到黃燎之章結束,庫羅德討伐了蕾雅以後,也還沒有從芙朵拉戰爭的泥淖中脫身,尚未卸下國王的重擔。

其他補充

  在黃燎之章最終關卡,庫羅德與洛廉茲在戰場上的對話,印象中如下:
洛廉茲:「果然我才是最適合成為國王的人。」
庫羅德:「你那麼想當國王的話,那就給你當好了。」
  或許也在隱約暗示「無雙」未說盡的故事,庫羅德解決與帝國、王國的戰爭以後,庫羅德可能會像正傳一樣卸下雷斯塔國王的身分,返回帕邁拉以國王的身分,促進兩地交流。但「無雙」故事結尾停在三國歇戰,也沒有更多的線索可探討,因此也不能這麼草率推斷。

結語

  這一篇除了存在我記錯的問題,還有另一個問題比較難以說通:在帕邁拉飽受輕視與欺負的情況下,庫羅德還會對這血緣上的兄弟,抱持這麼強烈的情感嗎?會不會那一句「兄弟」只是過度解讀?
  這一點我不確定,但從第一次庫羅德與夏哈德對峙時,庫羅德選擇放夏哈德回去帕邁拉,以及後續一些細微的故事對話,自己感覺是可以這麼解讀。也因此,才會有這一篇文章。我想從讀者的回饋看看是不是我記錯,或是哪個地方的論點邏輯死亡了XD......不過如果要鞭,還煩請高抬貴手,鞭小力一點,謝謝QAQ!
  至於「無雙」的心得或其他文章,就等通關三周目後,有新的想法再寫,沒意外大概就是明年了。那麼本篇文章到此結束,感謝閱讀~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938會員
128內容數
非專業遊戲評論、攻略的休閒玩家,因此文章都是遊玩後非常不客觀的心得記錄。目前佛系更新,不定時會寫一下劇情心得、遊戲攻略。寫不出什麼有深度的文章,但期許能用淺俗的文字,推薦有趣、有深度的作品。 如果有什麼想私下問或聊的,可以私訊我巴哈的帳號(不過我太常潛水,所以不一定會馬上看到訊息就是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