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縫師

李英華
發佈於人間有愛 個房間
2022/11/14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裁縫師(annie-spratt,unsplash)
(一)
淑娥在父親走後兩個月,突然想到該告訴那位裁縫師父親已往生的消息。
幾年前淑娥的父親騎電動車到村裏的廟口,下車拿著四脚的拐杖,走一步,停一下,要走去買菜。
「阿水啊!你也有今天啊!」
一位村民調侃地喊著。
外勞打電話給淑娥說了這事,並說她的父親有幾天不願意外出。
淑娥為了讓父親願意外出活動,她買了多件衣服和褲子給他,要讓他外出穿得體面漂亮,不讓村子裏的人看扁他。
(二)
外勞又打電話來說:「阿姨,阿公抱怨你給他買的褲子太長,還有鬆緊帶太緊,他說不舒服,不要穿。」
「你把太長的褲子和太緊的褲子寄來給我,還有拿一件阿公的舊褲子一起寄過來,我拿去給我們這裏的裁縫師改,我們這裏有很多裁縫師。」淑娥大聲囑咐著。
「好,我明天就去寄。我還要告訴你一件事,昨天下午對面叔公的兒子和媳婦回來。」外勞說著。
「他們回來看他們的爸爸媽媽?」淑娥漫不經心地問。
「阿公坐在客廳看電視,叔公的媳婦有過來,一看到阿公,叫了一聲就離開了。」外勞認真地說著。
「為什麼她叫一聲就離開?她都會跟阿公聊天的啊!」淑娥驚訝地問。
「天氣太熱,阿公只穿內褲,阿公沒扣扣子。」外勞解釋著。
淑娥難過地聽著,父親的手已經不靈活了,無法扣扣子了。
那天淑娥就去大賣場,買了六件寬鬆花色內褲要給她的父親,要讓他在夏天可以像短褲般穿著。
她想到把這種內褲的寬版鬆緊帶改成窄版的,這樣父親穿起來就不會感到束縛;把扣鈕釦的地方改成拉鍊,逐漸失能的父親較方便使用。
可是若對裁縫師提出這樣的要求,一定會被轟出來。
淑娥記得那次慘痛的經驗。
(三)
那天淑娥踏進店內,走向坐在縫衣机前工作的女裁縫師,笑著問:「我那件洋裝的領子好了嗎?你說今天可以來拿。」
女裁縫師從一堆袋子中找出淑娥裝那件洋裝的提袋,放在裁縫机的木板上,生氣的說:「你拿回去,我不會改。昨天我想了一天要怎麼改,我想不出來,壓力很大,我的丈夫叫我還給你。」
這是淑娥非常喜愛的一件洋裝,黑藍的底色,飄浮著無數橘色和黃色的小花。
當初裁縫師配了一個白色的組合領,時日久了,雖然整件布料仍像新的,但白領子就顯得舊,甚至看起來有點髒。
「拜託幫我改,多少錢都沒關係。」淑娥求著。
這位女裁縫師平常還會和她聊聊天,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發這麼大的火。
「你這種形狀的領子,我想不出來要怎麼改,你拿回去。」裁縫師堅決地說。
淑娥這下子也不高興起來了,她已經隨她說價錢了,女裁縫師竟然拒絕了。
淑娥騎著車在附近的馬路上,尋找著修改衣服的店舖,有的專改牛仔褲,有的只換拉鍊,沒有一家願意替她換那件洋裝的領子。
淑娥放棄了尋找,就到市場對面小街的金鎖鑰匙行,要打付車後座的備用鑰匙。
打完鑰匙她隨便一問:「你知道那裏有幫人修補衣服嗎?」
鑰匙行的師傅指著他店面的右邊說:「我們這店的隔壁的隔壁,有一個歐巴桑,她有在幫人家修改衣服。沒有掛招牌,你可以去按她的門鈴。」
淑娥如獲至寶,趕緊走去按了門鈴。
一個六十多歲的時髦婦人開了門。
「我有件舊洋裝要換領子。」
淑娥把提袋裏的洋裝拿出來給老婦人。
「來這裏,我看看。」
老婦人走到屋裏靠牆的一個大木板桌,把整件洋裝展開來看。
「我要換這件洋裝的領子,你會換嗎?」
淑娥耽心老婦人會跟其他人一樣拒絕她。
老婦人端詳了一下說:「會,沒問題。」
淑娥見這老婦人有著圓胖的臉,滿頭鬈鬈短髮,紅色的短上衣,配著紫色的短裙,穿著厚底居家涼鞋。
「請問換這領子要多少錢?」
淑娥對陌生人還是有幾分防範,更何況是位穿著講究的人,怕她獅子大開口。
老婦人笑了笑,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不会把你算貴。」
「請你估一下,大概多少錢?」淑娥堅持著。
淑娥以前曾因沒說好價錢而吃過虧。
老婦人輕拍了一下那洋裝說:「領子的布料約一百伍或兩百,工錢一百五十元,我這是做興趣的,賺個水電費。」
淑娥聽到工錢一百五十元,很驚訝她的工錢比別人便宜許多。
「好,那就拜託你了。」
老婦人在一張紙上寫了價錢和日期,並要她簽了名。
隔了一週淑娥來到了老婦的店,老婦從靠牆的裁縫机那邊走來,從大木板桌上的提袋取出淑娥那件洋裝。
淑娥見到那洋裝新換的領子,大聲叫出來:「這比我期望的要好。」
老婦人指著屋子角落說:「你去穿衣間,穿看看。」
淑娥原想推辭,但不忍拂逆老婦的心意。
她去更衣間,更衣間有一捆布料靠牆立著,那花色是二十多年前流行的。
「照照鏡子!」老婦人指著更衣間旁的鏡子。
淑娥照著鏡子,滿意地笑著說:「太棒了,我非常喜歡,謝謝你。」
老婦人仔細地瞧著她和她的衣服笑出來了:「好看。」
淑娥換回原來的衣服後,又把老婦人恭維了一陣。
老婦人眉開眼笑地說:「以前我這個店一天要出十幾件洋裝,都是我設計裁剪的。」
她指著隔壁說:「那時候那邊是工廠,我雇了三位小姐,現在她們都結婚生子了。」
淑娥認為老婦很用心設計她的衣領,除了布料錢外,就多付了她一倍的工錢。
(四)
淑娥想這位老婦裁縫師可能願意幫她父親的忙,就把外勞寄來的長褲和新買的內褲一起拿到老婦的店。
「田太太,請你幫我父親改這些褲子。」淑娥央求著。
她拿出父親的舊褲說:「就照這個尺寸,這件是他以前自己買的。他現在九十二歲,受日本教育,非常愛面子。」淑娥說著。
老婦笑著點頭。
「他沒辦法接受不合身的衣服和褲子。慢慢改,不要有壓力。」淑娥不好意思地說。
淑娥怕給老婦太多壓力,上回淑娥問她為什麼她的店不掛招牌,她回說:「怕太多人上門,做不來。我快七十了。」
「兩天後,你過來看看,我先做他的。」老婦裁縫師說。
兩天後,淑娥過去她的店。
一進入她的店,淑娥問:「田太太,還沒好吧?」
「好了,全都好了。」
淑娥露出驚訝的表情。
「我叫我的女兒晚上幫忙拆線,忙到深夜,老人的衣褲不能等。」
(五)
兩個月來,淑娥已經謝過幾位在父親晚年給他溫暖和關心的人。
淑娥想她應該去謝謝田太太,這位老婦裁縫師。
她從衣櫃裏找出一件白色領子的洋裝,這件洋裝很少穿,看起來還新著,就把它放入提袋內。
她把机車停在店前的路邊,拿著提袋去敲門。
田太太走來開門。
「田太太,好久不見了。」
田太太看了淑娥一陣子,點著頭微笑。
「我要請你幫我換這件洋裝的領子。」
田太太走到大木板的桌前,把洋裝攤在桌上說:「你這衣服的領子還算新,可以不必換。」
「白色的容易髒,我要換成別的顏色。」淑娥說。
「換成別的顏色就沒那麼好看了,等以後舊了再換。」
田太太說完就把洋裝放入提袋,遞還了淑娥。
淑娥看著田太太,把她這趟的來意說了出來:「我要謝謝你幫我父親修改過很多件衣褲,讓他的晚年穿得很體面,很舒適。真的很感謝你!」
田太太摸著她的頭,想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笑著說:「我忘了。」
淑娥沒有再告訴她父親往生的事。
她了解這位老婦裁縫師已經忘記很多事了,但是她不會忘記她喜愛的設計和縫紉。
之後淑娥騎車經過她的店,都會忍不住往裏面看,看到縫衣機角落的燈亮著,她就鬆了口氣,她還健在。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9會員
56內容數
文學的愛好者,喜愛詩、散文和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