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

2022/11/14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我是個認份的員工,唯獨對於年中與年終Review,消極且反叛。雖然每份工作的績效評核指標不同,需要人工填寫的資料總是多如牛毛。就算列舉足夠數量的STAR (行為事例,包括情境situation,任務task,行為action,成果result。),晉升和調薪也很有可能與之名實不符。我不解,為什麼還要浪費時間紙上談兵?
升上主管後,績效評核變得更為艱困,因為還需要兼顧評比的相對公允性,每每經歷會議車輪戰,說明自己給分的標準、替部屬爭取或平反,年年都感覺被扒了數層皮。
年輕時,我還有一個致命的缺點,就是不懂得如何包裝自己。可能是極度缺乏自信,對於要陳述個人的過人之處,總覺得一萬個彆扭。也可能是我對上級的識人之明太有信心,認為孰優孰劣,上位者居高臨下,應該一目了然。
所以,當被老闆問到,「給我一個理由,讓我決定升你還是升他。」的對決題型,我根本懶得努力,相當窩囊地回答,「如果您還需要兩難,這就代表,我的能力還沒有突出到讓您覺得非我不可。」需要當仁不讓的時候,我孔融讓梨。
有一年,狀況起了變化。我履新不久,馬上就得面臨最頭疼的績效考核。公司的規章既繁雜,也新穎,多了一些我不熟悉的機制,意在發掘組織中的潛力新血。每個部門都必須提交種子名單,參與培育課程和最終選拔。
我很躊躇,心內清楚遊戲運作的規則,是想藉此拔擢規章之外的遺珠,讓新血遍地開花成繁星。另一方面,這也形同部門主管的終極考驗,員工的能力是脫穎而出的基本盤,員工的能見度,得仰賴主事者推波助瀾的功夫。
我連行銷自己都有問題了,哪還敢奢想去推銷部屬呢?當時我的團隊很小,若要論遺珠,其中有個資歷頗豐、卻年紀尚輕的孩子,我認為他其實值得更多關注。他的戰力,可以獨當一面,因為過於羞怯,總讓人誤以為尚不成氣候。
我和他深談了兩三次,他很訝異自己有資格登上名單,而難掩閃亮亮的雙眸。我相信,他已經期待很久,也為此準備了很久。只是緊要關頭,他容易顯得緊張,一緊張、那些準備好的身段與學養,都來不及從容地登上大雅之堂。
向幾個單位明察暗訪了評比的標準,我們一起準備提報所需的資料,我也是個天性內向的人,經過長期而困苦的練習,慢慢有了敢站在台前的底氣,我將那些土法煉鋼的方法,一一傳授給他參考,彼此都在從頭練習、如何更好地展現自己。
提案到了直屬老闆那裡,他率先給我一擊,「我完全不覺得他準備好了,你說的戰力,我不同意。」老闆解釋,我還沒加入之前,他們就有交手的經驗,老闆向他詢問了一個很基礎的戰略選擇,「我一提出質疑,他馬上退縮,一點點捍衛自己想法的guts都沒有。」
我張口想辯駁,口腔與腦門一樣乾澀辭窮。老闆整了整衣襟,順便收斂坐姿,似乎在盤算接下去的評論,會不會使我徹底收聲:「某部份,這也很像妳給我的感覺。妳是關鍵時刻替大家傳聲的人,妳也是應該給我提點、作為當頭棒喝的人。可是,很多時候,我覺得妳並不相信自己,也不相信自己說出來的話。這樣,別人很難相信妳呀。」
忘了當時的我有沒有哭。老闆的話讓我五雷轟頂,明知道每一聲雷響都出自好意,那種混合了屈辱、不平、憤慨、怯懦的情緒,久久盤桓不去。我的提案,想當然爾是失敗了。難堪的是,我必須擔綱新血養成訓練的評核員,看著其他部門的員工、在各部主管的扶持和推薦下,個個頭角崢嶸,更加顯得自己的畏縮與無能。
好一陣子,我迴避和團隊裡的孩子四目交接。他期待了又落空了的身影,有時顯得飄零,有時強自抖擻,像極了我數年職場的濃縮剪輯,因為旁觀者清的角度,我在那一刻,終於筆直地看透了自己的內心。是的,與其說我不懂如何包裝自己、不如說我根本懷疑自己的價值。我認為我做的,都是最基本的、最手腳的、最花錢而最與營利貢獻無關的。
我一邊動輒工作超過十二個小時,一邊不齒這樣出賣勞力的工作,其實只是最不值錢的體力活。新聞頭標是一個晚上開過就謝的曇花,明星光環有如白駒過隙。
那時,我已經在這個產業,度過我的青春期,沒想到在足以自立、快要到達不惑的階段,赫然發現,我一直懷疑自己當初的選擇。令人驚駭的還有,我是那麼吝嗇,對於一頭狂熱、埋首苦幹的自己,遲遲未曾給予肯定。
把歲月鋪平來看,那次為部屬爭取失利,只是我在往後漫漫職涯裡,堪稱跌股的一小步而已。但那一小步,從根本改變了我的整體路途。
我重新詢問自己,如果當初入行完全是誤打誤撞,那麼此刻,可以不必再裝聾作啞了吧,覺得毫無所成,趁現在為時未晚,可以另起爐灶;覺得尚有可為,那麼,我心中未竟的火苗,究竟是甚麼?
在期滿三個月的試用評鑑,我向老闆傾吐了許多許多。我說,職場中途的回首,我現在找到了歸返與出發的理由。我鍾情創作,因而也抱持著創作的信念在工作。在當前的這張畫布上,我看到一些空白和灰黯之處,我相信自己的筆觸,可以慢慢增添繽紛,請你相信我,將畫布的一角應允給我。
這是我第一次用詩情比擬的方法,來和上司溝通目標與定位,語調透露著罕見的言之確鑿。沒想到老闆聽懂了所有,包括那些我沒說的。對於投射者而言,他是個非典型的伯樂,嚴厲也不羈、務實又奔放。一直到他離開前,他都慷慨地替我留守著一方畫布。雖然不是每一次都欣賞我的作品,卻絕對尊重我的原創。
我永遠記得他的教誨:「該你的,不要讓。世上所有人的相信,抵不過你對自己的相信。那才是夢想成真與點石成金的本錢。」
這個故事,一不小心就寫得有點長。我幾乎每年歲末,都會想起這段往事,提醒我以不同的眼光,來看待年終評核,以及本月《下班後的小乾杯》的討論主題。評核,只是衡量歲月的其中一個標記,它可能定義了職場階段性的成敗與得失;但它同時也是一個回眸的探望,有時以為微不足道的一步,影響是深遠而巨大的,有時認定劇力萬鈞的一步,隨著時間影河蜿蜒,終有落幕淡出。
下班後,我們不再是主管或員工,我們是相聚一刻的朋友,可以一起分享、凝視,這一年深深淺淺的足跡,比起檢討、勘誤,我們換個心情,來感恩、寬柔。謝謝有那一步,讓我們和自己靠得更近,聚焦後,看得更清楚。
也先謝謝有你們,願意共同分享各自的那一步,大家由此相信和發現,一步一步,有它的道理、時機、和價值。然後,我們可以試著寫出不同角度的、專屬於自己的年終評核,來和主管相談、爭取想要的天地或待遇,引導對方,以你的方式,親近你的真實、相信你的相信。
老樣子,活動細節放在留言處。老地方,和 孭起背包·遊歷不預期的Kevin一起,留位邀你舉杯,Cheers。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