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

2022/11/24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前言

我不喜歡談論政治,原因很簡單,很難心平氣和的,冷靜客觀的各抒己見,以建立共識,或求同存異。可是,不知道你發現了沒有,幾乎沒有一件事離得開政治的侵擾和影響,食衣住行,人際,環境…沒有一件事離得開政治。可是談起政治又每每讓人心煩氣燥,心火上身…網路上提及”政治"相關議題…除了同溫層的相互取暖外,異溫層更多的是相互的攻擊、侮辱、責怪、謾罵…
這是在一次研討會上,馬凱碩<中國在瞬息萬變的世界中的角色>發表演講後,在觀眾提問階段,他對觀眾所提問題所做的答復。你會發現從所提問題可看出西方政界和媒體所灌輸的<中國威脅論>深入人心,因為問題幾乎都圍繞著這個觀點,而曾擔任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和聯合國安理會主席,且曾為新加坡國立大學亞洲研究所院長和傑出研究員的馬凱碩,又是如何針對著每個問題,提出他自己的觀點和看法的。

提問和答復

底下提問的問題,以及馬教授的解答,我都把它簡化了(但都沒有改變原意),提問者以甲、乙、丙、丁來代表(因為我不知道他們是誰),馬教授的回答也以"馬"示之。

中國霸凌及阻撓中國

甲:「與中國做生意,貿易額大了後,會不會被欺凌?美國怕中國崛起,意圖阻撓中國成為第一,有什麼證明?」,
:「你的第一個問題是關於”信任”的問題,我想說的是國與國之間沒有永久的朋友,也沒有永久的敵人,彼此間講講求的是有沒有利益可得?容我以巴西為例,2000年時巴西花了一年的時間出口了十億美元的貨品到中國,去年巴西每60小時出口十億美元的貨品到中國,因為和中國做生意有利益可圖,跟信任不信任沒什麼關係。…至於你所說的"欺凌",據我所知,所有的大國都會以強凌弱,不管是美國,蘇俄,或中國…我給你舉個例子,美國在衣索皮亞最窮的時候,還不肯讓它提前還款,因為想要收足高利貸款給該國的利息…,
你的第二個問題是關於”美國阻撓中國崛起"的實證,我想說的是美國成立專責機構,負責阻撓中國崛起,事證包括目前正在進行的貿易戰,你知道嗎,拜登幾乎反對川普的所有政策,唯獨貿易戰的關稅目前還沒取消…科技戰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中,用關鍵技術來卡住中國的發展…,然後呢?拉幫結派,要求人家選邊站,因此所有國家都必須做好準備,因為你隨時可能被要求選邊…,」
另位嘉賓Stefan Aust此時插話:「所有的經濟制裁都不會成功,美國制裁古巴六十年了,古巴仍然屹立不倒…」

台灣如有問題誰會受傷

乙:「台灣高端半導體佔世界的25%,美國勢必出手搶奪,如有爭端,中、美、歐,誰會受傷較重?
:「沒有人希望台灣發生戰爭,可是戰爭的產生是漸進式的,衝突是逐步升高的過程…舉例來說好了,大陸封鎖台灣,美國派了一艘軍艦過來,大陸派了幾艘軍艦去圍堵,結果…軍艦沈了,各死了百餘人,美國勢必做出反應,於是發射了一發導彈;中國也勢必要做出對等回應…避免戰爭的發生,其實很簡單,台海間已經有五十年以上是和平狀態的…,保持模糊,維持現狀,美國與台灣繼續維持非官方關係,繼續維持一個中國政策,不做任何改變,也就沒有任何衝突…,可是一旦有人做出了改變,那……所以不要有任何改變,這是最明智的做法…」

大陸壓制人民和破壞環境

丙:「你提到許多中國的優點,但你如何解釋這個事實,他們是高度控制的,環境破壞,審查制度…例如香港,維吾爾…等,你如何調和這點?」
:「我很高興你提出這些問題,這是美英媒體塑造下的典型看法,但,這種看法是對現實的扭曲。你的第一個問題是壓制/鎮壓,如果中國共產黨僅靠壓制來維持統治,絕對不會創造出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經濟…它有三十年來增長最快的經濟…你提到壓制,顯然是仍保有舊的冷戰思維,1976年我在莫思科,民眾不容出國…,那是壓制,…2019年中國大陸自由出國人士有1.39億人(那是英國人口的兩倍),每個人都心甘情願的返回中國,沒人叛逃…,你的所有描述,幾乎都是某種扭曲…關於環境破壞,你知道嗎?大陸是保護環境最力的國家,氣候變遷政策遠勝美國,美國曾經兩次脫離世界氣候變遷決議,京都協議,巴黎協議…氣候變遷的主因是歐美在工業革命後肆意排放廢氣到大氣中,現在卻將責任加諸在後起的大陸、印度身上,而自己卻不願擔負起該負的責任…順便說一句,美國只要將每加侖汽油加收一塊錢,就足以解決這一問題,一來可減少石油消耗,二來可籌集用於綠色技術的資金…相反的,大陸是全世界造林最多的國家…」
此時提問者將問題轉向Stefan Aust,想了解他對”壓制”的看法,後者說他自己喜歡西方制度,但不能否認共產制度讓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脫貧,且建立了個人事業的事實,不能因為制度不同就認為那是不可接受的,因為你無法改變它也運作得很好的事實…

審查制度和台灣和平

丁:「我接續著上一提問者的問題,你提到中國的優點和成就,但如果是這樣,那為何還需要審查制度我的第二個問題還是台灣,你為何認為中國會願意保持現狀?」
:「關於"審查制度",你的意思好像是大陸有公開的審查制度,所以是黑的;歐美沒有審查制度,所以是白的,我想說的絕大多數國家都處於中間的灰色地帶。西方是沒有正式且公開的審查制度,但還是有非正式的審查制度大家管這叫”政治正確",即使是在最有名的大學裡,(他舉了一個耶魯大學教授Chao的例子,對外暢所欲言的結果,落得處境淒慘)是的,沒有正式的審查制度,但卻有所謂的”政治正確”,不是嗎?…制度好壞決定於民眾是否快樂,滿足,尤其是最底層百分之五十的窮苦百姓…,美國民眾將在2024年決定要不要選川普,這表示底層民眾的不快樂已經浮上水面;相比之下,中國民眾對自己迄今為止生活的改善,感到訝異和高興…,中國人民實際上了解並欣賞他們的進步…不要抱持非黑即白的分類,要面對並了解現實…關於台灣,我相信不改變現況,就能維持和平…中國人相信一句古話:不戰而屈人之兵,才是上策…,用兵已落下乘…」

結論

馬凱碩的這個視頻,令人耳目為之一新,原來世間尚有明眼人,可以心平氣和的,不急不徐的就事論事,以理性來討論,以事實來溝通。視頻介紹詞中提到:「他用西方人聽得懂的話來跟西方人交流。」說得極為貼切。你不一定要接受他的說詞,但最少聽聽看他是怎麼說的?

註:

馬凱碩為新加坡前駐聯合國大使和聯合國安理會主席。為新加坡國立大學亞洲研究所前院長和傑出研究員。
節目中另一位嘉賓叫Stefan Aust, 是德國世界報的出版人,也是德國新聞雜誌《明鏡週刊》的前總編輯。在德國媒體界有一定聲譽。
視頻下方的留言也值得一讀,多采又熱鬧。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退休教授:慕鐸
退休教授:慕鐸
退休後,目前興趣:靈性成長;旅遊;詩詞;隨思雜想,其他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