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音響的究極學(一):瓦力為什麼擁抱老音響?

2022/11/25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瓦力骨子裏應該有個老靈魂在歌唱吧」,我想。

老屁股器材有個味道,是被時光親吻後的恩澤。Harbeth有個菸草味的迷人中頻,Rogers是恰到好處的厚醇,像極了老母親醃製了好幾季的破布子。「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村上春樹如是說,那麼,從老JBL播放出來的語言人聲肯定是不醉也得自醉的夜色景深。至於據說在大英字典查得到的Tannoy,總像是烤得香脆的吐司,抹上一層鬆甜無比的蜂蜜,很罪惡,很不健康,但很幸福。
JBL中大型的書架喇叭低音可以很沉,放搖滾或爵士,就像是帶骨的牛排三分熟,非常爽快
我覺得聆聽這些老器材,藉由梳理它們的塵塵垢垢,總帶給人非常親暱的感覺,好像和久未見的老朋友自在地聊天。原本你以為早就忘記了他們的聲音,其實他們在轉身之後,從來沒有真的走遠。他們還在這裏那裏,燈火微明,暮夜靄靄的地方等你。
只消你輕巧地打開機器上的一個開關,當真空管燈絲慢慢亮起,當費雪狄斯考緩緩唱出遊子思鄉的舒伯特《冬之旅》,心弦會被那樣被溫柔,卻又那樣無比真實地碰觸了一下。這才發現,老友的聲音如此動人撫慰,彷彿在這龐大虛無的世間裏,不管你身在何方,你知道,有音樂就有想念,你永遠不是一個人的。
聽骨董管機的好處在於,找得到好師傅的話,維修其實並不難。聲音溫潤,在夜裡總增添了幾抹情思。
現代音響也不是不好。音響性很好,性能更強,頻寬似乎也可延伸到他方的無限次方。但不知道為什麼,總少了一點個性,就好像你知道眼前的高端器材在唱歌沒錯,但你也知道是器材在唱歌,那後面空空的,沒有什麼能夠感人的地方。老屁股的器材有了歲月的磨損,就有了一點歲月帶來的溫潤,聽老Tannoy Arden唱美空雲雀,啊,那《川流不息》的人潮裏,點綴是多少物換星移的蒼桑、時不我予的人生感懷,聽之令人潸然淚下。
我肯定是濫情的人,但作為一個忠貞不二的雙魚,我的浪漫存款揮霍地也只是剛好而已。

下一篇,我將介紹古董JBL的簡單入門心法,讓有預算限制的你,可以最大化運用你的薪水,享受一杯最美的音樂忘情水。(免費公開)

------------------------------------------------------------------------------
  • 【愛心】就是按讚,這會讓我開心。❤️在文章頂端或右方
  • 【留言】是你跟瓦力最好的互動,期待你留言。留言處在文章右方
  • 【收藏】是你還想要細細品味文章,我的榮幸。收藏功能在文章頂端或右方
  • 贊助追蹤訂閱是給瓦力的最大鼓勵,我將持續分享寫作的簡單與美好 + 行有餘力作公益。
  • 訂閱瓦力的音樂愛情故事
  • 訂閱瓦力的唱片裡的風景
  • 追蹤瓦力的臉書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浪漫到無可救藥的囤物主義者,專愛邪門的事物,專寫邪門的故事。集滿壞品味與奇癖,分明是《早餐俱樂部》的魯蛇成員,偏生要透過一枚黑膠的嗶嗶啵啵,想像和全世界聯繫。拒絕忘記事物,開了一個「可以記得事物如何消失的軌跡」的寓所。如同電影《瓦力》總在時光的廢墟永恆淘選回憶的餘燼,我把它叫做──瓦力唱片行
在這個高速數位也高度疏離的年代裡,我想用文字牢牢地記著,我們和我們的父母們,是怎樣曾經用卡帶和唱片,一張專輯一首歌慢慢地聽(絕不快轉也不亂序播放),那是溫柔懇切的諦聽,在每個不眠的夜裡,點點滴滴,非常慎重。 「世界越快,心要越慢」。老器材,夜裡的老歌和老靈魂的說書人,如果你也不甘寂寞,讓我們一起修煉時光。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