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師的讀書筆記《因為我是女性》解構母親影響的第一課:分離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這陣子,我在閱讀《因為我是女性》。

作者,侯玉珍女士,是中國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並且致力於「女性」議題的發展和研究;在這本書中,她將集結而成的三十堂課(章),分成三個部分來引導讀者,讓人在循序漸進的閱讀裡,可以理解和解構母親所帶來的影響。
第一個部分是「你的母親如何影響了你」,第二個部分是「如何擺脫母親對你的影響」,第三個部分則是「母性的力量」;其中,第二部分—如何擺脫母親對你的影響—又分成七堂課,分別是:①分離、②哀悼、③自愛、④和解、⑤認同、⑥發展,以及⑦突破。

在這七堂課裡,我想要花點篇幅來談談的是:分離。


在第一部分,作者用十堂課的篇幅,鉅細彌遺地講解各種樣態的母親和親子互動模式,以及在這樣的教養下成長的孩子,會出現什麼樣的心理狀態和人際關係;例如:共生型母親無法讓孩子建立界線、消失型母親會讓孩子害怕被拋棄、拒絕型母親則會讓孩子疲於證明自己的價值⋯⋯等等。
在這樣的堆疊之下,我對應超過十年的療癒經驗,以及我與太太教養二個女兒的經驗裡,發現:母子/女之間,最重要的課題,便是健康的分離;而作者也恰恰將「分離」放在了第二部分的第一課。

健康的分離?

在出生~二個月的時期,孩子與媽媽是一體的;在二個月~二十四個月的時候,孩子會開始區分自己與母親⋯⋯而「健康的分離」需要同時滿足三個條件。
第❶個條件,也是最重要的基礎:大量的共情經驗;母親帶著微笑,用欣賞與深情的眼光,以及不斷的鼓勵和讚賞,和孩子產生共同的喜悅和快樂。
第❷個條件,是孩子展現出獨立性、對母親作出「攻擊行為」的時候。
最後,第❸個條件,是母親的回應,需要是承受、接納,以及不報復;這樣,才能讓孩子在富有安全感和信任感的前提之下,持續茁壯。
三個條件,看起來並不多;但是,能做到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畢竟,回看這超過十年的療癒經驗,創傷都是從「與母親之間的關係,尚未分離」延伸出來的;甚至,許多人只是嘗試分離而已,就遭受非難。

身為一個成年人,在面對母親的時候,如果尚未完成健康的分離,內在小孩一定會反射性地跑出來,讓我們重新回到「小孩」狀態,無法成熟地應對,無意識地討好母親、認同/反認同母親、對某些話語感到受傷⋯⋯等等。

妳/你想要獨立且成熟嗎?

如果,妳/你和我一樣,想要一步一步成為真正的自己,那我們需要的是「放棄不切實際的期待」,放掉「仰賴母親給出共情經驗,並且在我建立界線的時候,穩定地給出愛」的期望,哀悼失去這份希望後,從給予自己共情回饋開始,慢慢地打造就界線的力量和經驗。
不可否認的,分離是需要在關係穩固的時候,才會發生的事情;在母親無法給出共情回饋、也無法協助孩子建立界線的時候,我們需要重新母育自己,透過成為自己的母親,來讓自己趨於成熟。

給出的,也回流給自己

二〇一二年的年初,身為同志的我,有幸加入太太和女兒們的家庭,順勢地成為家長;在這將近十一年的時間裡,我在愛孩子和被孩子愛的過程中,重新定義了「母親」。
最近,在我與大女兒之間,有件與「共情關注」特別有關的事情。
近幾年,大女兒特別鍾情於「拍攝紀錄片」;因為,紀錄片完美地整合了屬於她的特質:「表達觀點」、「對美的要求」和「對人非常感興趣」。關於紀錄片,我原本是一無所知的;但是,跟在大女兒的身後、去接觸了之後,我也開始認同了:紀錄片是一件很棒、值得去做的事情。
隨著參與紀錄片發表會的次數逐漸增加,大女兒的論述手法有了肉眼可見的爆炸性成長;於是,雖然曾在私底下讚美過大女兒,自認為知之甚少的我,還是不敢太有自信地讚揚她⋯⋯而這樣的心態,在協助大女兒準備特殊選才的時候,引發了我們之間的緊張。
「這些圖片怎麼會大小不同啊?」我看著大女兒的備審資料,皺起眉頭地問。
「因為我是一頁一頁做的啊!」大女兒解釋道。
「這樣反而很凌亂!昨天,我是不是說要複製、貼上,然後更換圖片就好;然後妳還說妳知道怎麼做⋯⋯結果,妳其實是不會的喔?」因為所剩時間不多,心急的我顯露出不耐,也對於備審資料的呈現感到憂心。
「我也不知道這樣是不會的意思⋯⋯」大女兒洩氣地說道。
當時的我,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心急如焚,其實是來自於「沒有自信」,不確定大女兒是否真的「特別」到可以藉由特殊選才的管道進入大學⋯⋯直到,準備備審資料的期間,大女兒又有一部紀錄片要發表。
在發表會的現場,我聽到入圍紀錄片金馬獎的導演,在看過大女兒的影片之後,讚不絕口且頻頻詢問拍攝細節,也看到大女兒的指導老師(音像紀錄研究所的主任)自願幫她寫推薦信。

對於眾人給予的讚譽,我還是不敢相信。

最後,我跑到一位正在就讀音像紀錄研究所的學長旁邊,想要得到更多確切的資訊;而這位同學,因為參與了〔監察院〕紀錄同志家庭的計畫,而和我們家有些熟識⋯⋯我想,他應該會比較「誠實」吧!
「我們家大女兒,真的有老師們說的那麼棒嗎?」我問道。
「她真的蠻厲害的啊!在研究所,有時會需要半年拍出一部片,有些人都不見得做得到;她可以在二、三個月內就拍出一部,而且議題也切入地非常清晰⋯⋯這真的很不容易。」他的眼睛裡充滿真摯。
「這樣喔⋯⋯」我想了想。
「她超強的!要不是她現在才高三,老師應該會直接叫她去念研究所吧!」他給了我一劑強心針。
回家後,我把學長的話告訴大女兒,我們倆一起變得有自信,也一起將「保守」的形容詞挑出來,換成「展現出長才和優勢」的字句,再加上前輩們的讚譽⋯⋯並且,攜手且興奮地完成了一份又一份的備審資料。
最後,大女兒在送出備審資料的四所大學裡,收到三所學校的複試通知,並且錄取其中二所的正取生。
反覆咀嚼這件令人開心的事情之後,我覺察到內心裡面竟然有「我不可以自認為很棒!」的深層信念,而這來自於生命經驗中、關於共情回饋的缺乏⋯⋯甚至,在那些「我做了『我覺得很棒的事情』的時刻」,我收到的回饋大多是潑冷水,幾乎沒有一同慶賀、為我感到驕傲的目光。
於是,在面對大女兒的時候,我不知道該怎麼有力量地去給出欣賞,那個我由衷希望可以大量流向她的祝福。
經此一役,我練習與自己共情,也一步一步地將「我認為的『好』,也會被看見和認同」的新信念,往心裡面紮下去;與此同時,我也將這股新長出來的肯定,運用在小女兒身上,特別是年幼一歲的她,在面對「姐姐的成就」和「接下來的不確定性」的時候,我終於能給出扎實且有憑有據的鼓舞,而她破涕為笑地重新定位自己的主軸,再次恢復自信。
藉此,我也再次健康地與「母親」分離,離開舊有的、不被共情的經驗所鑄下的信念,並且敞開更多心胸地接受太太的欣賞和喜歡,以及用嶄新的、充滿希望的視角來看待自己所經營的專欄和粉絲專頁,還有接下來即將出版的書。
好期待啊!

和我一起練功吧!訂閱【內在小孩轉大人】專欄。
也可以到【療癒師的癒兒日誌】,參與《因為我是女性》的抽書活動喔~
「內在小孩轉大人」將書寫在生活中和內在小孩扯上邊的事,可能是我自己的事,發生在我和太座之間、或是與孩子之間;也可能是孩子的事,發生在和我們之間或與同儕之間。總之,包羅萬象因為「從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抽絲剝繭之後找到引發不舒服感受的源頭」的這檔事,真的太好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