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婚姻冒險–仲介外配(速成婚姻)必須知道的事

2023/01/16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此文稍長,請耐心閱讀,設定閱讀的對象是速成式婚姻(仲介的婚姻及相親的婚姻)的「人夫」。
阿明覺得她的越籍太太變了,不只向他吵著要出去工作,還常常和家鄉的友人混在一起,很晚才會回家。在一次口角衝突時,阿明在盛怒下,拒絕讓太太外出,並失手推了太太一把,導致太太背部有淤青、鈍挫傷。阿明因而被提起家暴,還須接受認知教育輔導課程,
在某次課程:
阿明:「我的太太是越籍的,當初因為爸媽催我快結婚好讓他們抱孫子,姐姐也都嫁人了,我長的不好看交不到女朋友,當時我年紀也40了,就想『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在朋友介紹下,透過仲介,很快就娶了小我二十歲的老婆,她剛來時很乖巧,所有家事都做,也替我生一個小孩,哪知道過了兩三年就說什麼要去外面工作,而且常出去跟那些她家鄉的人在一起,我感覺我老婆被帶壞,現在想回來,我老婆就是要錢要身份証,我只是被她利用‥」
老師:「聽起來你當初娶老婆的目的是為了生你的小孩,她有同意嗎?﹗」
阿明:「我花了三十萬娶她回來。她家也有拿到錢。」
老師:「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在她身上花了錢,她應該要聽你的?﹗」
阿明:「不是啦,我對她也是很好﹗」
老師:「怎麼好法?」
阿明:「每個月我都給她錢。」
老師:「還有呢?」
阿明:「我們男人就是工作打拼賺錢回家,女人的責任就是把家中顧好,有什麼不對嗎?」
老師:「看起來你照顧你太太的方式,對她好的方式,最主要還是給她錢﹗?」
阿明:「老師,賺錢很重要,要有收入才能生活。」
婚前家庭想像不同,應溝通面對
很多男性如阿明,因為沒有合適的異性對象交往,加上父母的期待及傳統傳宗接代的觀念,遂興起迎娶外籍新娘的念頭。阿明透過仲介的介紹,花了一筆錢,很快地就「挑上」面貌清秀、年紀小他20歲的阿玉,阿明夢想著他和阿玉結婚生子後,不僅能對父母有所交待,他也可以為這個新家庭付出,自己在外打拼賺錢,而阿玉就在家照顧孩子、料理家務,阿明是如此想像未來的家庭情景,後半輩的人生。
阿明暗暗想著在新家庭的發展上,前線的開疆闢土就交由他,而阿玉就成為她的後方補給及後盾,讓他無後顧之憂。所以他可會是使足全力來賺取足夠的錢,為的就是成就和阿玉共組的新家庭,就如同他的父母,男主外女主內,好一個美滿家庭的畫面。
阿明的想法有錯嗎?
就某個角度而言,阿明是個工作認真、單純而有孝思的人,但這些並不能保証他婚姻的順利與幸福。而他對婚姻的想法也是許多男性的傳統想法,我們通常不會用「對」或「錯」來判斷對婚姻的想法,而是用「合不合適」來判斷阿明的想法適合阿玉嗎?畢竟婚姻是兩人同意才產生的,要問的是,阿明和阿玉之間在對婚姻及家庭的看法上相同嗎?他們的「心理距離」有多遠?比如下列問題在婚前討論就至為重要:
阿明的想法是否有和阿玉溝通過?阿玉同意嗎?
阿玉自己對這個婚姻的期待是什麼?
對阿玉來說嫁到異鄉來,在沒有感情基礎的情況下,她對阿明又有什麼樣的感受呢?
結婚後住哪裏?夫妻雙方的分工如何?金錢如何分配?
不僅僅發生在跨國婚姻,不少男性在踏入婚姻前,多一廂情願地想像婚後的生活要如何過,並沒有事先和另一半溝通或達成共識,以致於結婚後,才發現對方不是如此打算,若沒有方法解決歧見,在衝突愈演愈烈之際,內心便昇起後悔結婚或「單身比較簡單,我不適合結婚」之感。
再回來阿明的想法。如果說阿明和阿玉具有情感的基礎,雙方的權力對等,並且溝通過未來的家庭想像,兩人都同意男主外女主內的分工方向,那麼阿明的想法就是合適的,他們婚姻會發生問題的機率較小。
無奈常見的是,省去情感交流、縮短相處累積的速成式婚姻,此情況下,伴侶雙方通常在婚姻與家庭的「心理距離」較為遙遠。尤其在外籍配偶上,文化的差異更會加大距離。
速成式的跨國婚姻更需花費時間精神照顧
再者,透過仲介公司介紹而速成的外籍新娘,常有濃厚的交易味。
這種藉由金錢而能一步躍上婚姻的方法,在近來社會呼籲「性別權力」的做法上,起點就已經是不公平的。這裏頭含有「我有錢我就能把妳買回來結婚」的意味,結婚變為換算成金錢的商品樣式,而非兩性情感交流累積的水到渠成的結果。所以,阿明心中想著當初花多少錢娶她回門也就不足為奇。
但不幸的是,當我們內心盤算著花多少錢娶她入門,就開始種下「我高妳低」的不平等行為起因,一旦腦內有這種想法,不僅容易忽略掉伴侶對方的心身需求,更無法容忍伴侶對方和自己的看法相左。
不同於阿明,想嫁來台灣的阿玉通常是如此想的:聽說台灣那裏的工作機會不少,而且有不錯的薪資,台灣的男性不偷懶也很打拼,隔壁家的小月不久前嫁去台灣,沒多久小月父母的草房開始翻新成水泥房,小月家的經濟得到明顯改善。阿玉在想,父母養我這麼大,我底下又有許多弟妹要照顧,上學都成問題‥,如果我能嫁到台灣工作掙錢回家,幸運的話碰到一個體貼我、愛我的男人,這不也是生命的另一種選擇?而且可以報答養育我的父母﹗
阿明和阿玉的內在想法是如此不同,沒有經過足夠的相處時間來消磨歧見達成共識,但卻一躍步入婚姻,可想而知這樣的婚姻,在後續的相處上,就要比有戀愛基礎的婚姻,要花更長的時間來消磨雙方內在的歧見,花更多的精神來調整雙方內在的一致,如此婚姻的「殼」才會逐漸填裝上實質的內涵,若不這樣做,家庭衝突產生時,男性對女性的權力控制與暴力相向,就容易被引發出來,女性的反擊也因應而生,家庭反倒成為受苦的空間,更談不上當初所想像的美滿。
協助外籍配偶落地生根應為首要
那麼許許多多如阿明的男性該怎麼辦?這種速成式的跨國婚姻有什麼特殊
要考慮之處?
外籍配偶來台之初,在環境結構上伴侶對方經驗一個「離家適應」的過程,也就是所謂「移民」的過程,在台灣通常區別出以前五六十年前的移民,稱近幾年來的外籍配偶為「新移民」。
試想當自己單獨來到一個文化不同,甚至語言不通的國家要長期居住,最重要的需求是什麼?不管這個配偶當初是懷抱來台掙錢或是取得身份証‥等「不單純」的動機,當這位伴侶來到台灣(國外)時,通常是舉目無親人,這時期因為資源最少,「依賴」的現象也最明顯,這也是人之常情。阿明所說的「她剛來很乖巧」,通常就是離家適應的初期。
這個時期表面上看來婚姻無事,但卻是這個婚姻能否完滿發展的關鍵時期,其中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體貼外籍配偶來到新環境的不安,協助其落地生根這就好比一顆種子長大了,離開蘊育它的母樹後要如何再發展呢?答案是當它落在「足夠好」的環境,比如有充足的陽光、空氣、水以及合宜它成長的氣候,它自然會落地生根,成長茁壯,把它最好的一面展示出來。同樣地,飄洋過海的外籍配偶,先生如果能體貼外籍配偶來到異鄉的處境,協助她們在新家庭能安全安定,心身得以放鬆。那麼,受到照顧的愛情感覺就容易產生,此時就有很大的機會,讓她的內在能認同並歸屬在這個新家庭,這時婚姻才有實質的內涵。
在整個協助外籍配偶落地生根的過程中,「尊重對等」、「同理照顧」是兩大原則。考量這兩大原則,提供的協助方向可以下列8點為參考:
1. 如果是仲介而結的婚姻,先在腦中去除掉「花錢買老婆」的概念,把她當做和你有完全對等權利的成年人。
2. 協助其語言的學習,如果可能的話,男性也應該學習外籍配偶的語言,或是展現願意學習的態度。
3. 因為文化的差異,因而對事件有不同觀點時,應放棄掉「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傳統想法,而是尊重不同,然後協調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共識,這個共識最好兼備雙方文化的特色。比如說,在對孩子的教養態度之協調,或者外出工作之協調,甚至家庭空間環境的佈置。
4. 體貼外籍配偶對其原生家庭的情感及責任,比照對待自己父母的態度,並協調對待的方式,比如金錢的奉養額度及頻率、探視的計畫‥等。
5. 好奇並欣賞外籍配偶的自身文化。
6. 信任並接受配偶有她的同鄉好友。
7. 細心觀察並回應外籍配偶的情緒,在適當時機下,不定期地關照來台後的適應心情。
8. 討論金錢的使用權利及建立共識,比如家用、奉養、孩子需求、購買房子‥等。
在這裏仍要提醒的是,仲介交易式的婚姻對協助配偶落地生根的風險相對較大,因為一開始起點的不公平,縱使男方已放棄「老婆是我買來的」之想法,在太太那方是否能去除掉「我被你買去」的某種非人之商品感,以及整個程序所帶來的對自尊及人性的傷害,仍未可知。故男性不應以為,協助外籍配偶落地生根,就一定得到美滿的婚姻,縱使男性如此花力氣協助外籍配偶,對方最後還是有可能選擇離開,此時男性也不應怪罪外籍配偶。
「我的老婆就是愛錢要錢」多是倒果為因
在仲介式的婚姻衝突中,在筆者長期對家庭暴力加害人的處遇工作觀察中,有許多男性會覺得「我的老婆就是愛錢要錢」,這種說法不僅出現在外籍配偶的先生口中,也發生在許多本地的婚姻衝突案例的男性口中。但這種「我的老婆就是愛錢要錢」的說法多是倒果為因,意即,先生長期的對待方式,導致「太太只能對先生愛錢要錢」,我們如果續讀看下去阿明和老師間的對話,就不難理解此點。
老師:「所以,我可以說,阿明,你覺得錢很重要,而且你把重要的東西給你太太,用錢來照顧她;而對妳的太太來說,她感受到你對她的好,就是拿錢給她,其餘她需求的部分,你都沒有想到或照顧到﹗」
阿明:「她叫我做什麼事,我可以的話也會做」
老師:「比如什麼?」
阿明:「她要我載她去哪,我有空也會做。」(工具人)
老師:「還有什麼?﹗」
阿明:「就這樣。」
老師:「妳老婆需要什麼?」
阿明:「錢﹗」
老師:「你會跟她談心嗎?她心理的需求是什麼?」
阿明:「我又不是她,要問她才知道。」
老師:「她有要求你陪她嗎?如逛街、聊天或是幫她做些家事?」
阿明:「我工作回家就很累了。」
老師:「你們有共同的嗜好嗎?或是一起做的活動?」
阿明:「她會找我玩牌,但我沒興趣」
老師:「在重要的節日,如她的生日或結婚紀念日,你會表達你的關心或讚美她嗎?」
阿明:「又不是談戀愛,那太肉麻了﹗」
事實上,阿玉有許多的需求,金錢可能只是其中一項,但除了金錢之外的需求,阿玉在向阿明表達之後,都沒有什麼回應,阿明也不知道要怎麼給予。同時阿明也對阿玉的其他需求不敏感。久而久之,阿玉不再找阿明表達其他需求,因為只有金錢的需求向阿明提出後,阿明最能有效給予,這無形中會造成一種情況,在阿明和阿玉的相處中只留下一個有效的互動類別,那就是金錢財物。以致於阿明在往後回憶起來,和老婆的互動,都是在談錢。
不少年長一代的男性,在退休後的老年時期也常有類似的說法:「我感覺我好像是家庭中的賺錢機器,兒女不太在乎我,太太也不見得願意陪我」。這種說法其實反映這些男性在青壯年時,把賺取金錢當成生活最主要的價值來源,而忽略掉其他重要的價值。
因此現代中社會的男性也要開始學習,瞭解到用工作賺取更多的金錢財物,事實上無法提昇家庭的實質發展,因此不要再把賺錢當成唯一且優先的任務來保障自己在家中的價值。而對伴侶配偶的瞭解、協助與陪伴,投入小孩的玩耍,關切家人的興趣,試著表達內在的情緒與關心,真誠且適時地說些動人讚美的話語‥等等這些,雖然看似沒有金錢的價值,但卻是邁向完滿家庭的無價之寶。
(類似內容曾刊登在男性關懷專線網站上)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穗波心理師
穗波心理師
穗波心理師,資深執業臨床心理師(衞福部八里療養院)為官方授予之第1號臨床心理師。曾為爽報「談戀愛」專欄約詢專家、曾榮獲「年度心理師優秀論文獎」之最佳論文,為「穗波心理師談情說愛」podcast 主講人。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