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十四)

2023/01/24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一年一度的秋季運動會就此落幕,結束以後,就又到了最期待的晚餐時間。大家把預先整理好的食材,通通搬到戶外,架好檯子,生好火,這樣就準備就緒了。一切好像又倒轉回妳來到這裡的那一天,也是這樣的一個月圓之夜。姊妹們在月光下,談笑玩鬧跟烤肉用餐。只是這時的妳與那時的妳,心境大不相同。怎麼說呢?感覺是塵埃落定的那種安心感。其實這樣的感覺偶爾會像靈感乍現一般,隱隱約約地從妳身上竄過,妳想妳大概是真的很適合這裡。不過也要感謝大家無條件接納了妳,不然妳可能到現在都無所適從。大家都會在乎妳的感受,可以感覺得到,她們所說出來的話語,總是經過斟酌的。每次妳跟大家說妳是內向的人的時候,卻總是沒人相信。妳只能在內心苦笑,是啊,是妳演得太好了。妳太懂得如何掩飾自己的痛苦,也太懂得如何迎合別人了。因為不想被當成難搞的人,妳自己就會先開自己的玩笑。是活絡氣氛也好,是搶先將會傷害自己的東西都吐露乾淨也好。但妳還是沒辦法控制一切,人們的惡意總是令妳驚嘆。於是話題就這樣像脫韁的野馬一樣,一發不可收拾。妳將自己最柔軟的一面表示出來,並不是要讓別人無情地踐踏的。沒想到,後果卻與妳的期望恰恰相反。妳以為示弱可以讓別人拿捏分寸,誰知道他們一個跟一個都像聞到血的野獸一般,發狂似的啃咬妳的肉。但是妳也沒有辦法再說什麼了,畢竟對大家而言,妳就是一個丑角而已。然而在這裡卻不一樣,任何的攻擊都是有建設的。是針對妳,也不是針對妳,並不會讓妳懷疑自己的存在價值。就算經歷過再多的傷害,妳還是沒有辦法習慣這一切。妳還活著呢,習慣受傷不難道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嗎?如果要怪妳沒有越挫越勇,那真的是有點不近人情了。所以妳永遠都沒辦法習慣,相反地,此時此刻的妳,真的是一丁點的痛苦都承受不了了。只要別人一句話,妳就可以立刻沮喪到想要馬上死掉。這裡的姊妹似乎已經透過妳開朗的外表,看透妳脆弱的內心。也可能是,妳再也不想隱藏了。當然也有可能是,其實妳從來都沒有成功騙過誰,只有騙過自己而已。而妳的傷心與痛苦,卻成了別人的蜜露甘泉。
晚會的氣氛越來越走向高潮,有人跳舞,有人唱歌,有人演奏樂器。這時,坐妳身旁的山,拱妳去唱歌跳舞。妳雖然覺得有點害羞,但妳是喜歡表演的。滿心的激昂卻不知道從何釋放,也許只有高歌一曲才能表達妳內心的感受。妳走到位於人群中心處的空地,告訴大家,想唱一首歌叫做Moon River。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妳不能保證妳的歌唱實力,但想將這首歌獻給大家。妳做了兩個深呼吸,就聽見前奏響起。妳驚奇地看向彈著吉他的月,原來她知道這首歌。伴隨著月的吉他聲,Moon River的歌詞慢慢從妳的嘴裡走出來。週遭喧鬧的聲音,也逐漸削弱。Moon river, wider than a mile. I'm crossing you in style some day. Oh, dream maker, you heart breaker. Wherever you're goin', I'm goin' your way. Two drifters, off to see the world. There's such a lot of world to see. We're after the same rainbow's end, waitin' 'round the bend. My huckleberry friend, moon river and me. 妳的嗓音溫柔中帶點沙啞,妳的視線環顧四周的女人。也許是燭火的原因,也許是妳的眼淚,其實妳看不清楚大家臉上的表情。直到唱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妳的視線凝固在為妳伴奏的那個人身上。這段期間,妳以為自己雖然說不上非常瞭解她,卻也是看過她許多不同面向了。妳知道她是一個很強大,卻又非常溫柔的人。但她總是能不斷展現出新奇的一面,就像有著許多切面的鑽石,每一面都如此光彩耀眼。而為妳彈奏的月,從妳開始唱歌的那一刻起,視線就沒有離開過妳。此時的妳跟她,彼此的視線膠著在一起。妳在心裡跟自己坦承,是的,妳想妳是愛上她了。而又有誰能夠不愛上她呢?最後一個字落下之後,大家好像還沈浸在這樣的氛圍之中沒辦法抽離,妳自己也是。在地球上,妳的確也曾經談過幾次戀愛。但那幾次經驗,比起戀愛二字,更像是責任跟義務。身為一個女人,該盡的責任跟義務。大家都這麼做,所以妳也就這麼做了。常常聽著時間到了,所以妳也就覺得該是時候了。但妳對月的感覺,是從未經歷的,是前所未有的。那樣的強烈情緒,似乎讓妳的連靈魂都為之顫抖。妳被剖成了兩半,一半如湖水似的寂靜,另外一半則如火焰般燃燒著。雖然之中也帶著一點徬徨跟恐懼,但那些焦慮的情緒促使她成為妳奮鬥的動力。此時此刻,妳才真有點明白地球上歌頌的愛情究竟是怎麼回事。不知道為什麼,妳突然想起那句話,性別不同怎麼能談戀愛呢?是啊,女人與男人,從生理構造,到生命經驗都無一絲相同之處。而這樣截然不同的兩種生物,難以相處與共存似乎也是可以預見的結果,更不用說要愛上對方了吧,簡直天方夜譚。妳朝月的方向走過去,她也早已放下吉他,站起身來等著妳朝她走去。妳站在她的身前,如今言語彷彿失去了所有意義。妳們好像可以藉由眼神的碰撞,理解彼此心中的想法。妳上前給了她一個擁抱,並在她的耳朵旁邊說,我喜歡妳。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嗨嗨大家好,這裡有女本位敘述的故事,歡迎收看。抖內讓我更有時間跟力氣可以繼續創作,謝謝。小說《活著》連載中。
《活著》
NT100/次(單次購買)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嗎?變美是愛自己還是恨自己?為什麼雄性動物大多都比雌性動物好看呢?人類為什麼不是?在這些前提之下,描述一位愛漂亮的女孩穿越到了女人島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