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後回首警覺Ruchir Sharma書中政經大預言紛紛成真-超政經好書選#8

2023/01/25閱讀時間約 23 分鐘
一、前言
根據英文媒體報導,今年五月開始鴻海在越南的代工廠會正式幫蘋果生產i Pod和MacBook,此外鴻海也打算把在印度生產的I phone的比重提升到所有I phone出貨量的18% 。這是兩個在新一波供應鏈洗牌中最有機會受惠的國家,當然這兩國本身還有國內很多障礙要克服。另外今年五月中土耳其預計要進行總統大選,結果將決定在位以20年的強人艾爾段是否能在受困於高通膨的國內經濟苦境下再度連任。同時巴西剛剛就任的老總統魯拉能否重演本世紀第一個十年在他執政下有效地減少貧困人口、減少亞馬遜森林濫伐的輝煌政績也值得關注。
還有一個因為執政績效不錯,讓國家經濟發展穩定前進的印尼明年二月同樣將迎來總統大選,繼任總統是否能延續現任總統Jokowi的政績,帶領這個全球最大穆斯林國家、東南亞地緣政治新興巨頭繼續前進會是明年此時的熱點話題。最後當然是過度樂觀下輕率發動侵略,卻暴露自己軍隊戰力薄弱,深陷烏克蘭戰場泥沼的普丁,即使他還能靠國內龐大的人力和物資基礎和西方挺烏聯盟頑強對抗,但俄羅斯經濟只要普丁在位一天都會深陷孤立,陷入持續倒退朝向伊朗、北韓之路已是既定事實。
但其實這些國家今天的命運,去年年初剛剛從摩根史坦利跳槽到洛克菲勒家族旗下財富管理公司的投行明星兼一流新興市場政經金融產業觀察家的Ruchir Sharma在他2012年一問世就大受好評的著作《誰來拯救全球經濟》(Breakout Nations: In Pursuit of Next Economic Miracles)中便有相當準確的深入剖析和預測,到底他在十多年前在這些國家看到了什麼,他又看對了什麼,並從中歸納出那些在觀察新興市場發展時很有用的法則,便是本文要介紹的主題。
在他這本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小經典著作中,他在序章開宗明義便提醒讀者,在本世紀一開始由華爾街其他明星級人物提出並風靡全球的金磚四國(BRICS)概念其實是個沒有內涵的空洞名詞,這四國還有其他新興市場的明星國家當時火熱的經濟背後是被全球市場上氾濫的資金所撐起來的,但這些國家或是說整個新興市場各國內部的差異都很大,若不靠對各國內部情況實際的考察和研究是無法準確判斷接下來的走向,相信這類主流華爾街盲目鼓吹牛市情緒的聳動名詞必將對這些國家之後的政經發展判斷失準,他這樣大膽的預言對照至今新星市場各主要國家的發展現況,很多都成真了,那他當初到底在書中說了什麼,舉了哪些證據,提出了哪些到今天都還是用的法則呢?
Ruchir Sharma在2012年一出版就廣受注目的好書
二、巴西:
先來看上次經濟還很火熱時就被Sharma看空的巴西,他在本書談巴西的章節中提出了一條規則:如果新興市場國家的國內價格連來自富裕國家的訪客都覺得貴,這個國家很可能不是經濟要飛躍的國家(breakout nations)。那麼巴西為何會有讓作者也嚇到的國內物價呢? 和「不計一切追求成長」的中共相比,巴西的國家發展政策則是另一個極端「不計一切追求穩定」,這是源於長期困擾巴西的惡性通膨(曾在十年內凍結價格和引進新貨幣5次)在1995才終於受到控制。
但巴西追求穩定的手段是建立了一個負擔不起的福利國,讓政府支出佔GDP的比率從80年代的20﹪翻一倍到2010年的40﹪。起因是當石油震撼首度推高油價時,巴西便迷失方向,屈服於民粹主義者過安逸生活的承諾:1988年的憲法保證免費健保和大學教育,而作者在寫作此書時的基本工資提高到每三人就有一人領基本工資。對巴西當時而言,相對應的政府支出應該是約在GDP的25﹪,而非40﹪。
為了支應大政府的開銷,巴西提高賦稅,到作者出書時已高達GDP的38﹪,在新興世界中居冠,及接近已開發福利國家法國和挪威的水準。相對貧窮的國家承擔如此沉重的個人與企業稅負,意味者企業沒有餘錢投資在新科技或訓練上。此外,巴西未投資在道路和工廠使得向國內運輸這種簡單的工作,都變成可笑的大問題。
低投資率不只是導致糟糕的無效率,也意味經濟在極低的成長率下過熱,如果一國的供應鏈建立在老舊的工廠和坑洞的道路,供應無法趕上需求,價格將隨之上漲。如果該國投資太少在學校,因而製造太少技術勞工,工資將隨之提升。巴西的經濟似乎在每一方面都撞上極限。而巴西從本書出版到今天為止的經濟發展的確如作者所看到的是不如人意,前前任總統羅塞芙時期便發生成長停滯但通膨持續,普卸任的總統波所那羅雖然有心改革,讓信奉自由市場、在芝加哥大學師從諾貝爾獎得主Milton Friedman的Paulo Guedes擔任經濟部長進行某些自由化改革但成效尚不明顯。
從巴西GDP成長率的一路起伏可看出Sharma的預言成真
三、土耳其
其次來看將舉行總統大選的土耳其,作者先回顧了政治強人艾爾段力行改革,而不是在他領導的正義與發展黨(AKP)2002年剛贏得大選時如土國某些世俗派菁英擔心的推動全國朝向「伊斯蘭化」:他將政府部門債務佔GDP比例從90﹪降到40﹪,民間債務在本書寫作時也降到了GDP的45﹪,以土耳其的水準來說相當低。更重要的是,到了2004年,通膨率已經跌到個位數,為30年來首見-1980年代平均達75﹪,1990年代也超過50﹪。因此利率大幅降低,進而協助經濟成長。
在艾爾段主政下,GDP成長率達到平均5﹪,高於1980到2000年的平均4﹪,土耳其的人均所得也從3500美元提高到10500美元。正義與發展黨不但沒有推動國家的伊斯蘭化,反而審慎的處理社會問題,例如在公共場所戴頭巾的權利;AKP把精力聚焦在加速土耳其進入歐盟的努力,促銷這是另一條擴大土耳其市場和增進經濟穩定的路。
但當時作者已經感覺出因為政績亮眼而開始志得意滿的艾爾段有顯示出轉向的痕跡,因此他在書中寫道”和許多其他政權一樣,土耳其正下意識地內化中國的教訓:把經濟治理好的領導人在政治上幾乎可以為所欲為。艾爾段已把經濟治理好,而他的政治語調和手腕也變得越來越強硬”。
因此雖然土耳其在2008年雖然遭遇急遽的萎縮,但復甦的非常快,到了2011年初,土耳其經濟的成長速度已超越中國,達到11﹪,成為世界之冠。但是土耳其還不是中共,中共的榮景是建立在支應投資和貸款成長的龐大儲蓄上,對照之下,土耳其的儲蓄率很低-尤其是對年輕且相對富裕的人口來說,只佔GDP的20%(中共是50%)。這表示土耳其必須向海外借貸來支應爆炸性的信用成長。以土耳其的所得水準來說,大量向國外借貸不是促進經濟成長的好方法,因為流入土耳其的資金主要是股市和其他金融資產的短期投資,在危機時會輕易撤走。這種經常會造成經常帳逆差激增的威脅,長期以來就是土耳其經濟的要害。
而土耳其的外債是這麼大的弱點主因是土耳其長期以來在全球出口市場就是虛弱的競爭者,其出口收入並不可靠。雖然競爭力的問題在AKP執政時略見紓解。利率滑落協助土耳其里拉匯價下跌,使土耳其出口變便宜。AKP致力於開放貿易和擴張新市場,使貿易佔GDP比例從2002的40%提高到較為正常的50%,製造業也略微升高到佔經濟的24﹪。
但這些都對整體貿易逆差起不了作用,部分原因是土耳其必須進口每一種工業品-從石油到銅樣樣都缺。知名的外國顧問都建議土耳其以逆循環方式管理經濟-亦即在榮景時大量儲蓄,以便有能力資助更多成長,而不靠向外國借款。而要儲蓄更多方法之一是,在經濟強健時減少公共支出。但AKP官員拒絕這些建議,說為了更有競爭力,土耳其仍有許多學校和道路需要興建。於是在這樣的經濟體,最危險的便是過熱的問題,土耳其就好像一輛跑車-腳踩油門就向前衝。
Ruchir Sharma在2011年對土耳其所做的觀察,放在今天的土耳其政經情勢也大體適用。越來越大權獨攬、威權的艾爾段面對捲土重來的高通膨,不但不踩煞車還違反基本的經濟學原理,要求央行官員降息以讓製造業更願意借貸來增加生產,進而抑制通膨,但這種反其道而行的作法根本無法解決問題,土耳其一般民眾的生活持續因為通膨的高漲而受苦,也損害了對在位20年艾爾段的支持,但土耳其的法院卻剛以一件很小的事件判決艾爾段主要的競爭對手,反對黨的伊斯坦堡市市長有罪並無法參加即將來臨的總統大選。由此再度看見Sharma透視新興市場國家政經運作的功力非同一般。
土耳其的通膨一路走高但利率卻在總統干預下走低
四、俄羅斯
接下來把焦點轉向俄羅斯,作者同樣先肯定普丁上台後早期的一些改革措施:整併銀行、簡化開辦公司的繁文縟節、降低個人所得稅到只有13﹪,這些都協助刺激一波消費熱潮,錢不斷湧進。在2007年,Ruchir Sharma形容普丁是新興市場中少數了解經濟成功與政治成功兩者關係的人。當時俄羅斯經濟似乎開始分散到石油以外的領域:包括媒體、消費者產業與零售業等非石油能源部門都欣欣向榮。雖然石油、天然氣等策略產業的國家控制日趨嚴密。
在2000年代出油價突破每桶30美元的時候,普丁和他的高階經濟幕僚深怕油價會再跌回20美元,因為石油與天然氣已經佔俄羅斯出口的50%、聯邦歲入的30%。油價在1990年代下跌的創傷記憶,促使普丁專注於規劃萬一油價回跌的對策。他們把石油獲利存在一個儲蓄帳戶,稱作「石油穩定基金」,到2007年這個基金已經超過2250億美元。
不過到2007年底,俄羅斯情勢開始轉變。隨者油價上漲,傲慢跟者加深。俄羅斯原油價格從2006年底到2008年年中上漲超過200﹪,達到每桶140美元。普丁的政府卸下早先的戒慎恐懼,開始相信油價會繼續上漲。對政府支出的審慎態度被置諸腦後,莫斯科展現越來越願意迎合人民意願的要求:俄羅斯非但沒有像其他國家那樣削減退休金,反而在2007年提高退休金。超過半數的俄羅斯人現在仰賴國家生活,40%是社會福利的接受者。國家佔經濟的比率正接近50%的比率,而俄羅斯是僅有的兩個國有企業市值佔總市值(56﹪)的國家之一,另一個是中共。
在2008年全球危機期間,俄羅斯是全世界遭受到最嚴重打擊的國家之一。為了緩衝打擊,政府動用石油穩定基金,使基金規模從2008年底的2250億美元迅速減少到2010年底的1140億美金。當時俄羅斯需要油價每桶超過100美元才能維繫預算平衡,當價格在2009年滑落到谷底50美元附近時,克林姆林宮財政已轉為赤字。
總之對作者來說當1999年俄羅斯限於經濟危機,與車臣的戰事又正值最激烈時,普丁也許是拯救俄羅斯免於混亂的人,但現在已經很難確定他是否有正確的眼光,可以帶領國家進入下一階段的經濟發展。於是他在本章又提出了一個規則:當心統治者掌權過久,超過他們的任期。不管是哪一種政府體制,領導人嘗試延續掌權的時間都是令人憂慮的跡象,因為長期下來它們往往發展出獨裁的特質,轉於專注於保護既得利益,或者就是進步的創意完全枯竭。在穩定的民主政治中,這類領導人會被自己的政黨淘汰。
對照俄羅斯過去十年的政經發展,GDP總量從佔領克里米亞那年的2.059兆美元下滑到2021年的1.779兆還有普丁在治國無方但又想長期在位下只能訴諸於對外侵略來維持其統治正當性,不能不說Ruchir Sharma是慧眼獨具。
俄羅斯不增反降的GDP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9,456 字、1 則留言,收錄於此專題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作者曾為紐約大學政治系博士主攻政治經濟學的博士生,目前是思想坦克的專欄作家,也是Youtube上最專門且深入分析美中關係的「美中台戰情室」主講人。
這是每一個老闆與高階經理人,都會需要的國際政經分析師特助。訂閱本專題,將會幫助你即時掌握世界最重要的趨勢變動,建立真正客觀、全面的國際觀, 培養對於關鍵議題的深度洞察與分析能力。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