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2022

2023/01/30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原本落落長的寫了一堆資料性的東西,後來還是全部刪掉,關於【灌籃高手】電影版這件事,對我來說,應該沒有理性成分在內。
曾經的少年啊,現在已經年過半百,現在56歲的井上雄彥並沒有讓【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夫子自言自說自話,穿插著當初的經典場景,回顧湘北成員一路走來的點滴,這場湘北山王大戰,不是成年禮前的那場祭典,銀幕上血汗淚交織的是對於「青春」的重新審視。
不只是賣情懷的動畫
導演:井上雄彥

我記得唸高中時,每個禮拜會出版「少年快報」,收集當時日本集英社「週刊少年 Jump」、小學館「週刊少年 Sunday」、講談社「週刊少年Magazine」、秋田書店「週刊少年Champion」的精彩內容,這是一本盜版漫畫,裡頭收錄的像是「七龍珠」、「亂馬1/2」、「聖鬥士星矢」、「魁!男塾」、「魔界學園」、「勇者鬥惡龍 達伊的大冒險」、「功夫旋風兒」、「電影少女」…等,每週用班費買了一本後,有熱心同學會依據不同漫畫進行小本拆解,在班上流傳翻閱。我對日本漫畫的建立多半來自這個時期。
會提到「少年快報」,是約莫在1990年,「少年快報」開始連載由井上雄彥創作的「灌籃高手」,很快地,就在高中男生間造成轟動,配上當時的NBA熱潮,漫畫中對照現實的NBA球星,除了下課後,多多少少都會去打籃球外,每個禮拜,跟著漫畫去找麥可喬丹鞋,就成了我的高中回憶之一。後來,在1992年,日本動漫在台灣進入版權時代,我也因為「灌籃高手」的緣故,跟著看大然出版的「熱門少年TOP」連載好長一段時間。
從1990年連載至1996年,關於【灌籃高手】影響一代人,建築了成長在80後、90初男孩子的籃球夢,應該是所言不假,至今我的運動歌單裡,還有BAAD「君が好きだと叫びたい」、大黑摩季「あなただけ見つめてる」、WANDS「世界が終るまでは..」、ZARD「スラムダンク」等歌,是跟「灌籃高手」有關。雖然我當不成流川楓或櫻木花道,但是在這些歌曲中,仍然記得揮灑汗水、淚水的那段青春。
BAAD「君が好きだと叫びたい」
大黑摩季「あなただけ見つめてる」
WANDS「世界が終るまでは..」
在距離原作完結 26 年後,「灌籃高手」終於推出了電影版【灌籃高手 THE FIRST SLAM DUNK】,並由井上雄彥自己擔任編劇導演,由原作者自己來延續這部經典作品,在許多變與不變之間,就成了玩味之處。
將球場上的橫衝直撞成了跨越人生痛苦的步履
首先,變的地方就是井上雄彥在這次【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沒有以當初的湘北五人組為主角,而是挑了當年戲分最少的宮城良田為主線敘述者,帶出對戰山王的這段戲分。電影畢竟不同於動畫或漫畫,沒有那麼多的篇幅,挑選宮城良田為主角,想當然爾是為了解釋當年為什麼讓高二的宮城良田接了隊長一職,如果熟知井上雄彥生平的人,大概都能理解這樣的設定所謂何來。
井上雄彥的身高不高,也是在哥哥的影響下接觸了籃球;1998年,結束「灌籃高手」連載後,井上雄彥畫了短篇「Ear Ring耳環ピアス」來講宮城良田的少年時期,從沖繩搬到神奈川之前的生活。從小一起打籃球的哥哥,因為海難死亡,無法承受現實的宮田,總是一副吊兒郎當的自大形象,媽媽也因為哥哥的死對於他總是若即若離;這次【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深入宮城角色內心,從沖繩小子到湘北後衛,球場上的橫衝直撞成了跨越人生痛苦的步履,原生家庭的失和,繼承哥哥的熱情,面對自我與外界的誤解,這也讓宮城向彩子說的那句「怕得要死,只是盡力裝作無所謂。」發揮了強大的力量。
在湘北五人組裡,流川出場就自帶光環、櫻木的天才自負、三井桀傲不遜、赤木大猩猩人設,宮城應該是最像「普通人」的那個。身為編導的井上雄彥,將角色現實與球場比賽相互交錯穿插,不同於漫畫以櫻木為首的高中青春成長物語,加上決戰王者的主旋律,這次電影版以宮城為軸,可以看出年過半百的井上雄彥(1967年生),對於【灌籃高手】的故事定義已經不同。
過去「灌籃高手」之所以激勵人心,就在於青春的熱血、不顧一切地勇往直前,斷開一切阻礙來贏取勝利,但是現在回頭再看,青春不再如此簡單,在球場上對抗拼鬥,並不是只有進球贏球,眼前的這個圓球,每次的轉動運行都是一個成長的腳步,是情感的串連,是挑戰自己的痕跡,是面對自己懦弱不足,進而面對它的勇氣…【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並不是一部寫給粉絲的感謝信(原著黨真的不適合看),實質上,它更像是井上雄彥後來畫的「浪人劍客」,武藏的劍招有多強並不是重點,而是武藏為何要出這一劍?每一招一式的背後蘊含著百轉千迴的心情轉折。同樣地,【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透過籃球來面對人生難題,球場勝負固然重要,背後的遍體鱗傷是為了跨越邁向人生的下一步,有時候停下來往回看,你才能得到往前走的勇氣!
「抱歉,活下來的是我。」
回到電影本身,【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雙線穿插敘事讓湘北山王大戰少了些一氣呵成的力量,不過電影技術的進步,倒是為電影版加了不少分數。這次【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在球場比賽利用3D 技術,人物建模的細緻度,創造了如真人比賽一樣的臨場感,沒有死角的長鏡頭,許多非現實鏡位(真實比賽沒有攝影機會處在一群球員之間拍特寫啦),多視角的運球攻防,透過剪輯凝聚臨場感動,每次籃球準備入球網的特寫鏡頭,都很讓人屏氣凝神。
在3D畫面外,不得不稱讚製作組在聲音上的細節處理,球鞋摩擦地板的聲音,每個角色的氣喘吁吁,籃球入網的擦網聲音,球員間跑跳卡位的掙脫拉扯,甚至是整個觀眾歡呼的音場處理,讓電影版呈現一種不同於過去動漫版的細膩。電影最後讀秒的階段,一整個空白,只留讀秒器的滴答聲響,還原漫畫高張力的收尾,很讓人擊掌叫好。
我欣賞這次【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在於井上雄彥並沒有照本宣科的搬演一格格的畫面,光是原封不動變成立體版,就可以勾起許多人的情懷,但他沒有;他也沒有狗尾續貂的畫出進軍全國大賽,或是他們上大學的故事。關於「灌籃高手」的情感與回憶,就停在那個階段吧!相對地,他並非毫無新意的重新說了「湘北VS山王」這個故事,他讓電影有了自己的生命,這才是藝術家的堅持。
其實如果你熟看了當年的動漫版本,電影版在許多細節是跟過去不同的,光是我自己就覺得這次櫻木的笨拙感更重,畢竟就時間線來說,櫻木這時也才接觸籃球不到半年時間,還有就是流川楓故意犯規讓受傷的櫻木回到場上,赤木精神喊話的分鏡等,這都不是重點…當年,「灌籃高手」漫畫以反高潮的方式結束,「…他們在第三回合對上愛和學院,最終慘敗。」一句話交代了湘北無緣進入全國大賽,結束在那一頁的青春,事隔多年,你也不會在【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得到解答。
曾經的少年啊,現在已經年過半百,現在56歲的井上雄彥並沒有讓【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夫子自言自說自話,穿插著當初的經典場景,回顧湘北成員一路走來的點滴,這場湘北山王大戰,不是成年禮前的那場祭典,銀幕上血汗淚交織的是對於「青春」的重新審視。「不管心臟跳多快、氣有多喘,都要裝做一派從容的樣子」記住那個拼命的身影,記住那個不想留下遺憾的決心,記住那個永不褪色的青春,就如櫻木花道對安西教練說的「我榮耀的時刻,只有現在」!
「抱歉,活下來的是我。」【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電影最後當工作人員表跑完後,有個靜態場景,是宮城家的餐桌上,擺著宮城哥哥良太的照片,與那個小時候哥哥帶上的紅色護腕…特地在片尾留了這一場戲,絕對不是天外飛來一筆,井上雄彥用【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告訴觀眾一件事:謝謝當初的你喜歡「灌籃高手」動畫漫畫!但現在是2022或2023年了,或許我們可以在看完【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跟角色們一樣,告別過去、獲得力量,再往前進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從明日報新聞台部落格到串流年代,「影音亞空間」其實一直都在。如果你喜歡看一個中年大叔碎碎唸,關於電影、音樂、閱讀及生活的事情,Welcome to my Sub-space !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