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太陽與向日葵

2023/03/16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究竟是花兒的目光比較熾熱,還是太陽的日光更加灼烈?
──說到向日葵,喜歡嗎?或者,熟悉嗎?
小時候不時出現在我的畫紙上,那些童稚又歪扭的形物中,巨大的花蕊很有辨識度,向日、向日、向日......迎著朝陽,彷彿真的就很正向。
但我從未見識過,對於向日葵的形象來自書籍、裝飾假花與腦海想像。直到長大出了國,意外在歐洲看見一片向日葵田。
2018,瑞士,diana mini 底片相機,半格重曝
他們一根又一根,和人一樣高大;他們花蕊迎空,怒張的黃色花瓣像是爪子,要攫住太陽的光束,而被熱度燒得有些焦枯。歐洲的夏日漫長,他們一直望著太陽轉動,自黎明到黃昏──究竟是花兒的目光比較熾熱,還是太陽的日光更加灼烈?
美得純粹、美得張狂、甚至......美得絕望 。
夜晚,他們低垂著頭,飽含陰鬱。
日復一日。
太陽與向日葵,是不容質疑的熱情與殷殷期盼;陽光點亮了向日葵,彼此一同金黃燦爛,迎接每一個白晝。日落後,火焰般的花瓣好似在燃燒,只為了舒緩黑夜的陰鬱與孤寂。
總有一天會燃盡的。
當週期到來,盛放的狂喜就成為過去,凋敝與消亡的沉痛讓他們懷疑,懷疑在長夜中的等待是否徒勞,懷疑艷陽下的熱度是否虛假,懷疑自己,懷疑一切,最終躲入堅硬的殼(籽)中擁抱悲傷,沉沉睡去。
沒有誰是對的、誰是錯的,太陽何嘗願意卒睹,卻不得不日復一日升起與落下。也許在漫長的等待後,花兒準備好,從封閉的殼中甦醒時,將開啟下一道循環,重生。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淵子Yolanda
淵子Yolanda
當過自學生教師也做過補教業老師,曾經撿到個小文學獎。 客語/台語/日語/臺灣文化&藝術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淵子Yolanda 的其他內容
地震時的補習班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孩子的思辨課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女子年齡保鮮期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