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違6年的合歡山雲海:你還是當初那個浪人嗎?

2023/03/19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你還有那顆浪人的初心嗎?」
這是我最近在問自己的一個問題,我甚至逃避「我可能知道答案」這件事情。雖然開始工作後本來就預期能騎車拍照出遠門的機會不多,但是今年發生了一件事讓我有些擔心:在我回顧相機裡的照片時,竟然按不到百下,照片的時間戳記就已經來到2022年了。
2023年已經邁入第三個月,對比往年的產量,這可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二二八連假的一趟合歡山遠行是促成一切思考的開關。

那是對身心靈的一次重新整理

當初入手重機就是為了滿足跑長途旅行的需求,殊不知有了財力後卻沒了時間,竟然過了一年多才把CB300R騎上合歡山。
我第一次上合歡山是在2016年的夏天,那一年連續兩週都殺上去,只為了一睹零光害下的無邊際星空與銀河,當時沒有相機、沒有研究保暖衣物怎麼穿,憑著一股熱血傻勁就騎著小小125就衝上山了——也是那次瀕死經驗,讓我知道到底該怎麼在高山上保暖。
隔一年的兩個月環島之旅我也特別繞上山去看看,結果很幸運遇到難得一見的夏季雲海配上銀河,在那之後上山次數便寥寥無幾,不是短途時經過,就是上去被大霧敷臉。
這一次趁著二二八連假和女友規劃了合歡山的行程,雖然已經去了幾次,不過說不期待絕對是騙人的,畢竟有段時間沒去,而且高山上的風景千變萬化、永遠不會重複,最重要的是,每次去合歡山就算人車再多,總會讓人心情平復。
在酷熱嚴下,把雙腳放進沁涼吸水的那一瞬間,所有的燥熱從裡到外都洗淨的感受,就是合歡山帶來的感受;涼快的空氣冷靜了身心、稀薄的氧氣沈澱了腦袋、眼前的遼闊視野放空了心靈,那是對身心靈的一次「重新整理」。
涼快的空氣冷靜了身心、稀薄的氧氣沈澱了腦袋、眼前的遼闊視野放空了心靈,那是對身心靈的一次「重新整理」。(筆者拍攝)
只祈求老天爺也賞臉好天氣了。

心靈的富足,不是外在風景可以量化的

到埔里的時候,我知道光祈求好天氣是不夠的了,下次還要祈求不要這麼多人和車。
合歡山和一旁的廬山本就是觀光勝地,二二八更正值清境農場的櫻花季,塞車是預料之中,但我也不禁思考為什麼台灣人能接受這樣的旅遊品質。
大家都只能在這個時間出遠門?這是時間上的問題;只有這些地方可以去玩?我覺得這就是個有趣的議題了。
去清境農場賞櫻,是為了賞櫻還是為了去清境?我想答案是前者;那只有清境農場可以賞櫻嗎?絕對不,甚至一些不高的小山上都有很多櫻花;那為什麼這麼多人都還是要去山上賞櫻花?我想不是因為那邊很方便,而是因為一整片的櫻花之壯觀,不是路邊的幾棵櫻花樹可以比擬。
到這邊我想這串問題就結束了,不過我自己會再想下一步:我去看這些景色是為了什麼?與其說為了看到壯麗風景,或許我更喜歡的是不期而遇的驚喜感,如果我們願意多花點時間去探索,或許我們也會發現自己喜歡的、人不多的景點;儘管可能風景的壯麗程度有所不同,但是重要的是滿足自己的心靈,而心靈的富足,我覺得從來都不是外在的風景可以量化的。

「我們要衝出雲海了!」

穿過了清境農場後,車潮終於減少了七八成。這真的是每次西進合歡山要經歷的痛苦。
隨著海拔高度的抬升,迎面而來的風越來越冷洌、越來越濕,沒過多久,我們便駛入了一團大霧之中,能見度瞬間掉到三五公尺的範圍。
「是不是變天了?」來自後座的詢問。
「我們現在應該是在雲海裡面,到了山頂就可以看見大雲海了。」我說,也不知道當時的心情是自信還是試圖說服自己。
出發前我已經研究過天氣雲圖了,應該不會抓龜吧?不過山上天氣說變就變,一切都是未知數。這也是所謂的「不期而遇的驚喜感」,唉。
越往上走,路是越小條,伴隨著大霧,車子也降速了不少,睡意甚至緩緩襲上,但每拐一個彎又會打起十二分精神,免得出了什麼差錯,反反覆覆之中,彷彿進入精神時光屋。
過了鳶峰觀景台後,頭頂上出現了一絲絲變化:藍天出現了,而這是個我們亟欲切盼的好兆頭。
「我們要衝出雲海了!」我對後座大吼,此刻心情激動到,有點管不著手上腳下的煞車油門離合是如何調配。她說她沒有看過白天的雲海,我說過我會帶她去看的,之前爬過大屯山、走過阿里山都失敗的我們,這次終於。
終於帶她看上了一回雲海。(筆者拍攝)
到了昆陽的太魯閣國家公園界碑,我們屏息等待大霧沈降。
「啊!」她呼喚我,在我還在傻傻地幫車子拍照時,美景已經出現在身後,甚至連南方的玉山山頂都看得見。
遠方的玉山都清晰可見。(筆者拍攝)
「這雲海會到日落嗎?」她問。
「依我的判斷,應該整晚都會在。」我故作經驗老道。
此時此刻的我是激動與感慨交加的,一方面這是睽違了6年的合歡山雲海,雲海的完整程度猶在2017年夏夜之上,另一方面,我好像很久很久沒有拍這樣的純自然大景了。
夕陽消失在雲海邊線之際,我的快門也隨之停止,如果是6年前的我,大概會心想著要撐到清晨拍銀河現身的那一刻吧。
(筆者拍攝)

少了些什麼嗎?

夜幕悄悄降臨,我們也往山下移動。休息一晚,隔天過後就是上班日了。
啊,怎麼淨是想著上班不上班的呢?
路燈探照著前方的路,在騎了不多次卻同樣蜿蜒而寒冷的台14甲上,我將自己與多年前的我的身影重疊了。
「隨著心裡想的去做吧!」多年前我總是這樣告訴自己,然後把這個想法一遍又一遍地透過長途旅行、爬山、走訪、攝影、寫遊記、學習來實踐,從來不覺得我自己對這個理念有什麼改變,但是好像少了些什麼:能實踐的機會少了,我甚至無法扭轉這樣的局面。
並不討厭自己現在的生活,也不覺得失衡,不過確實,很久沒有好好思考自己想做的那件事,現在進度如何了?
對生活狂催油門後,我在二二八連假短暫踩了個煞車,或許還需要一點適度的離合器——讓生活可以持續往前,但不要花太多力氣,而是空轉一下。
114會員
86內容數
講求效率與結果的當代,過程似乎不再重要,連帶旅行也變得只為目的而不為體驗;透過攝影與書寫,寫下自己對台灣的小小觀察。IG:@huai0305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