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遊民”之死:「她就是我」也可能是我們每個人。

2023/04/18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根據日本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在巴士站直到天明>,看後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2020年64歲的大林三佐子在東京某公車站被一位中年無業男子打死,理由僅是他在自家中看過去的風景變了,大林女士去世時,除了一個裝滿一物的行李箱,身上僅有8元日幣、一台欠費關機的iphone4及一張背面寫有母親弟弟聯絡方式的樹木圖案卡片。
在日本NHK電視台拍攝的相關紀錄片《事件之淚》中,藉由訪談弟弟與路人,還原的她生前的軌跡,進從而知道她的故事,她一張甜美的年輕照片,正是當舞台劇演員的時候,當時的她就讀短大,充滿夢想,作為演員與婚禮司儀活躍著,曾結過婚,婚姻僅一年就因丈夫家暴離婚,後來,她進了一家計算機相關的公司。因為無法跟上工作節奏,在30歲那年辭職,之後就過著不停換工作的動盪生活。
和大林三佐子因工作而結識了十年的上野女士,形容她們的生活是“每天都在用盡全力勉強度日”。她說:
「即使怎麼努力、如何努力,都無法爬出困境。」
死前她衣著整齊、體面乾淨,隨身攜帶盥洗用品,完全看不出已流浪了200多天,因派遣員的工作收入不固定,繳不起房租被房東趕出來,疫情又雪上加霜,所有臨時工都沒職缺,網吧也無法去,她不想造成別人的困擾,佯裝有地方去的等車之人,在半夜12點悄悄在巴士站等到天明。
在大林三佐子居住過的區政府資料裡,沒能找到她尋求過生活支援(低保)的記錄。她或是以為自己可以度過,或許是很羞恥,“不想給別人添麻煩”,而不求助幫助。
很多人走上東京街頭,舉著標語牌抗議:
“不要忘記大林女士,因為‘她就是我’。”
最後兇手在起訴前跳樓自殺,兩場悲劇。
「你能努力就是一種好運。」

很認同這句話,我試想如果在我37歲(還負債時)突然疫情或意外降臨,生活便陷入絕境,人生如溜滑梯一路向下(更有可能是大怒神…),女生若成為遊民處境更惡劣,不只是尊嚴或面子問題,提防的事更多,如果我是大林女士,走投無路還是想乾乾淨淨的生活,去公園怕被男遊民性侵,離開城市又擔心失去打工機會,但打工的薪水也無法支付基本開銷,陷入無法跳脫的泥潭。
美國一位專欄女作家芭芭拉親身實驗,在她60歲時去底層當打工人,隨後出版一本書<我在底層生活>,書中詳細記錄她做著一份餐廳洗碗盤的工作,根本無法應付生活,即便再怎麼努力,雇主仍不滿意,薪資報酬甚至租不起一間小套房,更不用說社會保險,她得要兼差兩份工才勉強餬口,而一天工作超過12小時的身心俱疲,讓她回家只能抽菸、喝酒來舒緩壓力,別說健身吃什麼保健品,連睡都睡不飽,身體狀況只會愈來愈差。
由香港電台公共事務組製作的《窮富翁大作戰系列》真人實境秀節目中,一個富二代田北辰體驗清潔工一週的生活,不到兩天他就做不下去了,他每天熬9小時體力活,一整天幾乎連喘息的休息時間都沒有,回家只能倒在硬板床上。而那些真正的清潔工,為了養家,還要去做夜班,一天工作近17個小時,只能睡5、6個小時。他最後感嘆:「原來不是他們不努力,是社會資源分配不公。」
所有人都對於勞工的標準極高,但酬勞不成正比。
那普通人該怎麼辦?前幾天看老高的影片[真正的人生攻略],他提到一個實驗,實驗證明:這一生成不成功(我解讀為:過得好不好)跟努力無關,跟運氣比較相關,但怎樣成為幸運的人,就跟自己有關,好運取決你如何看待發生,我們常講的命運也是如此,命不可逆但運卻可改,記得一個作家說過:

「可悲的是我分手了,可慶的是我有題材可以寫了。」

一件事情的發生端看用什麼心態去定義好或壞,前提是要活著,只要活著就能定義自己的幸運。
#只有自己能給自己添好運
之前看過一本書,書中說:「只有自己是自己的貴人。」,因為平時的言行舉止透露著人的品格與想法,無形中便給自己創造機會,吸引"貴人",幸運的咒語就是:我好幸運!常覺得自己很幸運的人,肯定更快樂,而快樂會創造好的生活模式,形成好的循環。

以前我曾想,在早上找到停車位會不會把下午提案的運氣用光了?
或是擁有好的另一半會不會把中獎運用光?
然而好像多想了,富者恆富就像運者恆運啊!

有時候過度努力就會陷入稀缺效應,人生最後比的還是運氣(早躺平早享受)
我很幸運讓我還能在這裡寫文,理想生活不過如此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54會員
119內容數
努力當上老闆才是高階人生?我要努力當上「高等遊民」! 財富自由與人生自由兼得的新理想生活。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