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所求的無所求

2023/05/13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當妳毫不猶豫地走在我前面時,
我覺得一切都沒有我想像地這麼簡單了,
性不別愛無主 · 高雄市 20160214 告白擁抱 Free Hug 我不認識你,但我愛你,你呢? I ❤ U, and U? — 在高雄橋頭糖廠。
始終無法面對情感的,終究是我一人而已。
但我一直都分得很開:當對一個人有好感的時候,
我用的詞彙會很正確地使用「喜歡」,而不是「愛」。
我喜歡妳們在做的事情,我喜歡妳們的樣子,
我喜歡陪伴在妳們身邊的感覺,我喜歡妳們關注我,
我喜歡的是妳們的存在,受到父權社會外貌審美觀的操弄,
我喜歡的是屬於頭腦的模式,那從來都不是心的。
但我卻渴望著得到展現脆弱的許可,渴望著愛。
--
「我怎麼可能沒有求呢?但在那個當下,我已經沒有什麼需要說的了。」
我希望我的所作所為都是我誠心想要而做,
但我卻什麼也無能說,因為從見面到最後,
我一直都維持著我的防衛機制。
我怯弱式的反應,是害怕展現脆弱導致父權社會的觀念加諸在我身上,
告誡我是男性,所以不可再哭泣,男性應該要堅強。
因此在面對她人時,我總是沉默,總是觀察,總是等待,
等待有個人能夠觀察更多,等待有個人能真心打破,
打破那一定要男性主動的刻板印象

進一步拆解彼此內在的父權社會價值觀。
當然我很清楚,我僅僅只是因為外貌而喜歡著妳們,
雖然還多了理念的認同,認同妳們在做的事情,
認同妳們的行動,並想為妳們做些什麼,但就只是這個樣子。
太膚淺了。
--
男性在當今社會下往往無法感受到愛,

因為資本主義社會灌輸男性的各種特質,

以及頭腦建構的審美觀蒙蔽了本應有的感覺。

社會把女性分類,男性因此仰賴著頭腦去愛,

但頭腦是無法理解愛的,男性得超越自身對外貌審美觀的執著,

從根本去看待女性的存在,才可能用心感受到真正的愛。
而目前的狀況就是太多人依賴腦袋在愛,生活方式也是腦袋的,

所以都無能觸及真正的感覺。故我傾向用感覺去尋找,

這樣才可能不在乎主流價值的外貌審美觀地去愛。

那勢必是全心全意的。並且透過感受,

進而擺脫主流世俗價值觀灌輸的無謂執著。
--
然一旦回到資本主義社會中,
另外的她們總與我不喜歡的事情連結著。
日復一日的生活作息,以賺取金錢為導向的社會,
以階層制度規範的組織,以男性為主導的社會。
在這裡,我不只質疑財務報表上的數字,內部控制的有效性,
我甚至質疑這一切的規範和運作的合理性。
今天就算是把整個制度弄垮,地球還是照常運行著,
而我們人類以生俱來的生理需求也還是不變。
被建構的社會從來都沒有一定要存在的理由,
文化也是相同,確定無助於維持人類永續生存的文化,
我甚至認為都不應該繼續下去,那些都應掃入歷史的塵土中。
最後我們被困住了,被這個從來都不是妳我規則的金錢遊戲。
被私己的愛制約,被層層分離,忘記我們同為人類的事實。
--
我嚮往的是無私的愛,兩人世界不可抵禦得了父權社會的壓迫,
最終結局將邁向悲慘,這絕不是我想要的。
我想要的是不再有控制、競爭和佔有等現象存在的社會,
在那裡只有包容與愛,沒有主從之別,沒有高低之分,
剝削將不復見,那將是以人類為主體的社會,

每個人都有存在的價值,每個人也都應該要有存在的價值。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7會員
50內容數
當我們愛著對方,我們只會給予而不求回報,愛本來就是無條件且不能用金錢衡量的。我始終相信有一種愛能超越婚姻、家庭、血緣、宗教、組織、國籍、種族甚至性別,並讓台灣島內的所有生命都能永續發展下去。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