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7)七、江湖 之 close

Oya
發佈於曇花
2023/05/14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close 》
吳明的同事阿北離職後,跟小香說轉職的事可以問吳明,「被他甩鍋了」吳明說。「阿北這朵曇花安排得也太生硬又犯規,怎麼看上去其功能是在給我和吳明接線續緣啊May?」小香既傻眼又嘆為觀止。為此之故,她在換去戲島共和國工作的兩週前就問吳明:「所以可以跟你加Line嗎?」一邊遞上紙筆。吳明不囉嗦的寫下手機號碼。小香:「你應該沒有放什麼亂七八遭的頭貼吧?」吳明:「沒有啦!」小香:「還是放什麼風景照、小貓小狗一類,讓人無法辯識?」吳明:「不是啦!」小香:「還好阿北不是那種會傳問候圖的長輩。」如此暗示吳明她不想收到各類問候,只為了問候的那種問候。
小香為了對工作好,願意做各種類型的事,例如主動加Line,否則以她的個性是能不加就不加,懶而孤僻又喜歡極簡怪癖。當然這次為了未來可能的工作江湖而加Line,同時也擺平了情愛紅湖加不加Line的是非題。搭上工作的順風車,所以不用苦惱。如果沒有要追蹤工作,小香十之八九不會主動問加Line。假如轉去吳明任職的L公司,香子就有機會穿自己喜歡的衣服在工作場合遇見吳明,以他或別人的學妹身份請教工作問題,也可能一起去用餐,那才是比較貼近生活的互動。
阿北或L公司的往來內容,小香大部份都有跟吳明講,她特地抄下面試時一個不懂的考題,請吳明解題,結果吳明也解不出來,她開心地在吳明身旁原地跳躍,「你解救了我的自我認同!不然我會以為自己是大笨蛋!」她心想,從業人員也解不出來,那"自己不是那塊料"的想法是可以被質疑的。「搞不好我們兩個都是大笨蛋。」吳明說。
小香收拾放在邊疆的私人物品,<紙猴>那本書是小香其實用來借同事看的(看能否讓她們不要吵自己),她自己只看了十分之一,沒什麼興趣,估計書的原始主人香媽也不會記得這本書,自己也懶得帶回去養書蟲,所以就問吳明要不要接收。他拿在手上評估說:「倪匡的好!」
小香:「你喜歡倪匡的書喔?」 吳明:「只喜歡他早期的。」
小香:「後期的有些很外星人系列。這本是很早期的。」
吳明:「是衛斯理跟白素,還有白素她爸爸。」
小香:「哇靠!你真的有看欸,這本有他們相識初期的部份。」
吳明:「也許之後再還妳。」(此時小香還在等面試結果)
小香:「千萬不要還我。」好不容易才清掉一件物品哩!
再過一週,小香和小不點就要撒離邊疆了。這日吳明下班後很快又跑回來,進了辦公室不久就出來,一屁股坐在安檢員的椅子上,他的旁邊坐的是小不點,小不點的另一邊就是小香。小香滿頭黑人問號加白人驚嘆號,以她所知的吳明,這是很反常的行為,但她仍靜默,只是看著。吳明終於開口了,主題大意是在講他覺得工作這個江湖令人心累,有些人很糟糕卻待得好好的,看關係、看手段……「像我就不得人疼……。」她只是聽著。「還是我太單純了?」他轉頭看向小香。她想了一下微微點頭:「嗯。」其實心裡不置可否,這個點頭的動作混合著腦想與心的意向。接著他隨意聊了些無關緊要的內容。L公司的經理來過安檢,看見吳明坐在那就說:「怎麼?捨不得回家喔?」他倆含混的回了兩句,經理就走了,聽起來兩人不太對盤。經理曾在跟小香的閒聊中說吳明是老闆的親戚。吳明也說過阿北是老闆的親戚。
在吳明當晚的軌外行為秀過程中,小不點坐在兩人之間,其靈魂很識相的沒讓她問或說什麼擾人或白目問題,適時的保持沉默,又恰當的打破沉默。一直以來,她同時身兼小香的豬隊友與神隊友,雖然跟她自己想的剛好相反,當她以為她在神救援時,往往招來討罵;當她以為自己沒貢獻、啥也沒做時,卻無意中神助攻。正因如此,小香和吳明平時軋聊什麼內容都不擔心小不點聽不聽得懂、會不會去亂傳什麼話。
在吳明準備要起身離開的幾分鐘前,有一段三人共同的靜默,小香雖然坐姿是斜面向吳明的側臉,但目光看向東北方45度方向,沒有在看什麼也沒有在思索什麼。吳明轉頭看向小香數秒,小香保持身體與目光皆沒動,而這不是因為小香的側臉好看,只是對她來說沒有動的因緣動機。
Oya
Oya
我是Oya,透過寓言與魔幻寫實形式, 創造“人類是怎樣的存在、其實都在幹啥”的人生奧秘探索,充滿玄妙哲思。 內容常有關於藝術、情愛、性慾與性、非黑非白的灰色地帶,總之各種非典型、非大眾化就對了。 致力於成長與覺察主題的輕短小說。異類請入內參觀指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