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副CP

2023/05/25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此時的納蘭真正在演兵場巡視練兵,狼族重視馬術騎射與軍情演練,前者在演兵場,後者在教院。軍規嚴格,王屯與麾下共七十二屯每日分時辰輪流巡邏、操演、外出狩獵、秘密刺探及分批值夜。
身為王的納蘭真也不例外。
不過他今天除了日常鍛鍊之外,還有一個目的……他要替他的新娘挑選一隊禁衛軍。
狼族男女皆為戰士,不問性別年紀,只依照武力值排名,這也是納蘭容若能躍升禁衛軍掌的原因。
但比起男子,我們這位武可擋千軍文可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的狼族王當然更屬意……女兵。
正在心裡琢磨合適名單,他忠心的左副手軒轅澈帶著一臉心不在焉的笑,火急火燎朝這裡走來。
相識多年,他當然一眼就能看出對方笑容底下藏著的嚴肅認真。
「王,」軒轅澈到他身前,先恭敬地將左手輕點右肩,行禮之後就退到他身側,一起觀察隊伍操演。
表面上看來,兩人談笑風生,像是在討論軍情,而事實上……他們的對話是這樣的:
納蘭真先開口:「見過女王了?」他賭軒轅澈一定是發現了『印記』的事情才會匆忙趕來想一探究竟。
「見過了,果然風采迷人。」軒轅澈指指旁邊的小兵,輕描淡寫地補充:「王后也見過了。」
雅蘭珠?……這倒是意外。「……我早該知道依她的性子,肯定迫不及待想看看南朝和親新娘長什麼樣。」貌似有些頭疼,語氣卻聽起來完全不是這樣。「我的新娘沒吃虧吧?」
「女王尊貴,這點小插曲想必不會放在心上。」
納蘭真轉眼看著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電光石火間察覺了點什麼。「你見到容若了?她……還在生你氣?」
軒轅澈終於顯露了一點真實的情緒:「這次真不怪我,誰知道五十三屯屯長這麼愛自作聰明,連親女兒都巴巴送上來……」幸好還沒進房門就聞到脂粉味,他當機立斷去找右副手子瞻商量,最後用夜巡整夜未歸才避掉這段美人劫……他不然跳進漠北江都洗不清。
果然碰到心中真正在意的人就會變笨啊……「問題不在別人做了什麼。容若氣的,是你與其他女子從來不避嫌疑、態度輕挑,才會讓五十三屯長誤以為能用美人計討你歡心。」
「原來……是這樣?」
「這倒提醒我想起來一件要緊事,」納蘭真語氣轉為慎重。「我安排了女王住進王帳北側的營帳,還將容若從禁衛軍調回來,今日起,提拔她擔任女王貼身侍衛。你知道……為王效力是至高尊榮,依照她的性子,必定會向女王請求標記,但我還沒跟我的南朝新娘說過這些,萬一女王一時未允……」
畢竟蘇期並不知道,請求標記未果的戰士,將被狼族視為奇恥大辱,唯有死亡得以洗去汙名……這也是為什麼並沒有太多人擁有標記的原因。
軒轅澈猛然倒抽一口氣:「該死的你怎麼不早說!」
他一個轉身,拔腿就往主屯跑。
納蘭真看著他氣急敗壞,非常滿意。「老朋友,我也只能幫你到這了。」
軒轅澈一路急奔,顧不得其他人驚訝的眼神,滿腦子都是容若倒在地上,脖子上橫著巨大傷痕的模樣……他簡直想罵死自己。
明明知道容若也喜歡自己,明知道女子只有對心尖之人才會輕易動怒,怎麼不上趕著哄哄她就好呢。
一路奔向納蘭真所說的女王王帳,才剛要衝進去,卻迎面而來一個額上敷著棉布的女子,兩人反應都很快,一個照面就彼此避讓開來,因此才沒真的撞上。
「軒轅大人……有急事?」
剛獲得標記的納蘭容若心情很好,所以打算原諒他這次的毛燥無禮,卻沒想到,男人卻一把抱住了她,將頭埋在她肩上,整個人都鬆懈了下來。
「軒轅大人……我可不是那些你能隨便輕薄的女子。」納蘭容若皺眉,語氣極低……要不是剛剛獲得標記不該衝撞女王的神聖恩寵,她早就拔刀了。
「還好妳沒事……」咕噥著,軒轅澈緩了半晌才恢復心緒,他抬起頭來,稍稍退開一點距離,看見容若額上的棉布。「女王……標記妳了?」
心情大好的她沒在意兩人眼下太過親近的距離,就像是所有剛獲得心愛禮物的人一樣,她也迫不及待地想分享。
她將棉布取下,傲然地展示蘇期留下的標記:看上去像是一個文字,精緻小巧,不及小指指節一半高,卻分成兩種顏色,右綠左紅,像是在素淨的臉上點了一抹胭脂,不張揚,卻又異常惹眼。
稍早,女王在叮囑完注意事項之後,略為斟酌後張口解釋:「容若,我的名字叫做蘇期,漢語中,期與望,都是盼著夢想成真。但狼族信奉神靈,所以我為妳刺上南朝古字『祈』,意喻向天禱告,希望妳所求滿願,一生順遂。」
……女王不但沒有在她額上留下難看的傷疤,竟然還給了這麼漂亮的紋飾與祝福……聽完容若的話,軒轅澈感覺自己像是欠了女王一個恩情……一個或許畢生都還不完的恩情。
「你著急跑過來就是想問這個標記?」容若仍然沒弄清楚他到底想做什麼。
「不、不只這個。」他終於弄懂自己的心思了。
「放開我……你做什麼?」
軒轅澈突然單膝跪地,牢牢拉住她的手。
「納蘭容若,我軒轅澈以狼族霜雪神靈起誓,願將一生忠誠許與妳一人,護衛左右,生死不離……」
似曾相識的誓言,同樣嚴肅的表情,一樣鄭重的態度,容若呆住了。
跟她同樣不敢置信的,除了一旁站哨中的士兵,還有遠遠近近和無意間經過的族人。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停下所有動作,瞠目結舌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身為僅次於狼族雙王的左副手,軒轅澈居然將自願追隨女王的貼身侍衛,並在光天化日之下求取對方的標記!
「你、你瘋了!……快起來!」
容若想抽回自己的手,說完誓言的軒轅澈卻一把將自己的配刀拔了出來,交到她手上。
「你……你是在逼我?」她瞪著他,眼眶緩緩紅了起來。
這個討厭的男人,總是這麼恣意妄為,看似隨性灑脫心裡卻比誰都頑固,一旦認定了即便撞南牆也不回頭,雖然也氣惱他的八面玲瓏和隨意招惹的桃花債……但她總能看懂那底下掩飾的滾燙真心。
可現在,他居然敢這樣逼她?
「容若,我真心真意在請求妳賜與標記,同時也在向妳求婚。從此刻起,我眼中心中,都只會有妳。」語畢,軒轅澈放開手,微仰起頭,同時閉上眼睛。
容若的眼淚終於落了下來。
6會員
263內容數
蘇期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她不記得自己的來歷,卻也知道眼前的世界與她概念裡的世界不同。(穿越與穿書都是老套,難道現在流行無前情題要、簡單粗暴的魂穿......?)。於是她開始了不斷在心中吐嘈作者的不歸路。甜寵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