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初次吵架,初次攤牌

2023/06/20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蘇期坐起身,男人相當自然地替她理了理略凌亂的髮飾,又正了正衣襟。
雅蘭珠掀開違帳時,正好看見他從蘇期頸邊收回手的一幕。
真是好一對璧人,偉岸清俊的狼王與容色傾城的女王……她冷笑著,感覺心像刀割般疼。
成婚兩年,納蘭真從未用這樣溫柔的眼神看過自己……到底憑什麼是她?不過一個南朝人!
心裡洶湧的質問與不甘略略顯露在臉上,雅蘭珠左手輕點右肩,屈膝向狼族王行禮,接著又向蘇期行了相同的禮,舉手投足都寫著不情願。
這情況……很尷尬呀。感覺自己像是被正宮捉姦在床的小三……雖然不知道這對夫妻之前是怎樣的相處方式,從早上軒轅澈說的那些話聽起來,這位王妃在此之前就受了相當的冷落……
什麼夫妻?你我才是夫妻。納蘭真的聲音猛然在腦海裡響了起來,打斷了她的思緒。
蘇期沒忍住瞪了他一眼。還說呢?既然娶了人家就要負責,冷落是怎麼回事?人家可是王妃。
女王莫氣,容小人稍後稟明緣由。納蘭真丟過去一個討好的眼神。
蘇期拒接。乾脆轉開了視線。
兩位是當我死了嗎?……我還在這裡呢,眉來眼去給誰看?!雅蘭珠都要氣死了。
她深呼吸了兩次才擠出一個勉強的微笑。「王與承平公主,當真眷眷情深。」
這聲承平公主真是充滿惡意。
蘇期這才反應過來,差點忘了承平公主是以和親名義嫁入狼族,頂多就算個侍妾……結果被他一個『印記』就抬上了狼族女王的地位……這麼一想,雅蘭珠的怒氣完全在情理之中好嗎?
胡說!妳才是本王的正妻。納蘭真還在密語。
一般來說王妃才是正妻好嗎?蘇期悶悶頂了回去。只是沒想到狼族還有特殊的「女王」身份,居然能與狼族王平起平坐……
那我立刻休了她便是。
納蘭真傳完這句話就要張口,蘇期趕忙伸手按住他。「不可以!」
雅蘭珠不明所以,納蘭真則好整以暇。
女王不滿意,本王便休了王妃,從此之後,獨寵女王一人,豈不快哉?
和親新娘嫁來第二天就讓狼族王休了王妃……這樣她不就成了狐媚惑主的紅顏禍水了嗎?這哈士奇太過份了!
……我一直很想問,什麼是哈士奇?男人的聲音聽來格外困惑,同時有點萌。
蘇期猝不及防地讓這個太過誠實的問句戳中笑點,一個燦爛到耀眼的笑容綻放開來,從不耽溺於皮相美色的納蘭真居然有幾秒失神。
雅蘭珠輕咳一聲,心裡滿滿的無言:勞駕兩位,我還在這呢。
納蘭真略略皺眉,終於正眼望了過去,語氣卻相當冷淡。「狼族風俗,大婚後連續三日,雙王需共進午膳以示感情深厚。王妃若是吃撐了,可到王屯外走走消食。」
語氣這樣冷漠,切割意味這樣明確,雅蘭珠臉上的表情凍結,蘇期聽著便收斂了笑容。
明媒正娶的王妃,昨日的風光成了今日的淡薄,之前想過關於古代女子的婚姻處境再次湧上來,同為女人,她也覺得心頭微涼……
蘇期,我的誓言是真的。納蘭真炙熱的手由桌下握住了她,臉上的表情少見地有些緊張。給我時間,聽我解釋。
……是怕我不相信你嗎?蘇期深呼吸了一下。
不,我怕的是……妳不願留下。男人的聲音聽起來這樣苦澀,充滿真情實感。
我只是個和親新娘,南朝女子,在人生地不熟的北方……能去哪裡?
她不會知道自己的心聲聽來這樣苦澀……納蘭真一張俊臉突然陰鬱起來。
他將蘇期攔腰抱起,朝後沉聲丟下一句:「雅蘭珠,退下!」就抱著她進了內室。
雅蘭珠都快將下唇咬出血來了,但再不甘心也只能遵照王的指示,出去時重重摔了帳圍。
蘇期讓他抱著,隔著衣料都能感受到肌肉的強硬,納蘭真相當緊繃,沉著臉,動作卻相當輕柔。
他將她放在鋪了獸毛的軟榻上,在床沿也坐了下來。
相對無言半晌,納蘭真才開口。「蘇期,妳不信我。」
蘇期張口想反駁,卻沒有什麼底氣……因為平心而論,她的確不相信。
在這個全然陌生的世界裡,這些陌生的人,莫名的恭敬與怨恨……她到現在還沒有真實感。
「若妳有選擇……妳不會甘於困守於此,甚至不會留在狼族。」他很篤定。
蘇期突然有種感覺,能聽見他人心中想法的納蘭真,甚至比她更了解自己。
納蘭真垂下視線,不敢直視她,只是咬著牙,開口說了下去:「蘇期,我早已將選擇權放在妳手上……妳並非別無選擇。」
她微微皺眉,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狼族雙王,地位平等。若其中任何一方決意和離,則意味著狼族自此分裂為兩支,七十二屯分屬兩方,耕地、財產、牲畜……甚至軍隊皆是如此。」
「……」雖然已經知道這應該是個瑪麗蘇大女主文,她還是低估了作者的腦洞和荒謬程度,不過果然百鍊成鋼,經過這麼半天,她居然已經懶得吐槽了……等等。
蘇期抬眼,看著男人低垂的視線,有點不敢置信。「你明明……不用告訴我這些。」
若他不說,自己一輩子都不會知道狼族居然允許離婚,條件還這麼公平……他明明可以瞞著她。
「我說過,護妳一生平安。這承諾並非虛言。我不願用謊言讓妳留下,也不願相逼。」
……撒謊。「你明明在逼我。」她終於反應過來了。
「是。」納蘭真毫不掩飾。「妳寧可犧牲自己也不願傷害對妳來說或許只是書中人物的我,不願連累從未謀面的南朝母族,妳對同是女人的雅蘭珠只有憐憫……所以我知,若我坦言相告,妳反而會心軟,不忍離開。」
而他的確,在逼她。
他要逼她留下,一輩子留在狼族,不離開。
「太過份了……」嘴上這樣說,蘇期卻深深嘆了一口氣。
因為她發現自己並沒有想像中那樣生氣,反而有種疲累的困惑。這個男人掌握了她性格上所有軟肋,卻只是用盡心機想留下她……這理由雖然荒謬,卻這樣真實,真實到她的確不忍離開了。
6會員
263內容數
蘇期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她不記得自己的來歷,卻也知道眼前的世界與她概念裡的世界不同。(穿越與穿書都是老套,難道現在流行無前情題要、簡單粗暴的魂穿......?)。於是她開始了不斷在心中吐嘈作者的不歸路。甜寵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