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科技與改變世界的怪胎們》:矽谷的性愛派對文化與開放式關係

2023/06/2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文/羅莉.塞格爾(Laurie Segall)
「你的意思是,有性派對,而且大家都是開放式性關係?」我問坐在我對面的創業 投資人,他也是推特的一名前助理。我們正在舊金山渡輪大廈一間精緻餐廳吃晚餐。
​「顛覆」一詞除了象徵矽谷之外,在我陸陸續續吞了幾顆生蠔的過程中,才發現原 來那些以程式碼創造未來的人所過的私生活,也可以套用這樣的概念。我知道有愈來愈多人用微劑量和聰明藥(smart drugs)來試驗提升生產力,如今似乎連「人際關係」的試驗都出現了。「祕密」(Secret)是一款由前Square工程師所打造的應用程式,用戶可以利用此應用程式匿名發文,並與朋友群和熟人分享祕密(這無疑是網際網路年代的定時炸彈)。該應用程式的資金來自矽谷主要投資人,雖然不算主流應用程式,但也絕對是令人心煩意亂的矽谷八卦消息來源。從創投公司內訌、交換伴侶派對乃至於尚未發生的新創公司收購案等等的傳聞,都會被用戶發文分享。對記者來說,這些貼文簡直就是超刺激的貓薄荷,我看了三則指涉特殊性派對的貼文後,決定挖點東西出來。
​面前這位創投人眼神發亮,接著對我剖析:「就我的瞭解,這些人分為『交換伴侶』和『多重伴侶』兩個陣營。」
​「就你的瞭解⋯⋯還是你已經知道的事實?」我開玩笑道。他笑了起來。「聽著,兩個陣營都有我認識的人,每個人都在試驗。」
​「他們願意跟我談談嗎?」
​「我樂觀其成,」他接受挑戰。
​他繼續描述其中的理念和原則。多重伴侶就是可以跟多人有浪漫關係,有些人會有一個主要伴侶,但仍會安排其他約會,這表示兩位伴侶都和次要的人來往,但是這種 結構會變來變去。他繼續解釋說,交換伴侶族群通常不涉及關係和情感,這類型的伴侶會一起參加活動,縱情玩樂,活動當晚往往會和別人的伴侶發生性關係,但也僅止於此。
​我又拿起一個生蠔。我和伊森遠距離約會將近一年時間,和他在一起很開心,也非常有安全感,而且就理智層面來說,我也明白不管是我還是他都有可能在別的⸺時間點被別人吸引,即便我們之間現在是對彼此忠誠的關係。但是多重伴侶這個概念我能認同嗎?當然可以。我本身會不會這樣做?辦不到。假如伊森要我試試多重伴侶,我會把他丟下懸崖,但是我很好奇為什麼會有人對這種事如此著迷。
​創業家「不照遊戲規則來」的思維若是套用在人際關係上就有趣了,雖說多重伴侶 和交換伴侶其實都稱不上開創性概念。我開始研讀一些資料,試圖瞭解各式各樣的另類族群,結果發現十九世紀的紐約上州有一位名叫約翰.諾依斯(John Noyes)的傳教士,他做了一項實驗,提供可規避傳統一夫一妻制關係的方法,稱為「複合婚姻」,也就是讓三百個人集體住在一起,這些人被認定是彼此的配偶。一九六〇年代也有非常多的素材,當時是自由戀愛當道的年代,非一夫一妻的關係十分流行。不過我很好奇,想看看矽谷對此是怎麼看待的。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6會員
33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