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那些,探照燈所照不到的陰暗角落

2022/06/10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你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
看完一本書後,就立刻被作者圈粉,甚至,愛上作者,巴不得想要認識他本人。
《異類矽谷》的作者「鱸魚」,就是這樣一位讓人想認識的有趣人物。這本書,也是我近期看過的幾本書中,特別「偏愛」的一本。
偏愛到什麼程度?
看完書後,我立馬上網Google作者「鱸魚」,看到他有在「方格子」上寫文章,為了一覽他文章的風采,毫不猶豫的刷卡,買了永久閱讀的會員資格;看到Youtube、Podcast有他的專訪,在幾天內,我利用通勤和空閒時間,將它們「全部」聽完。
鱸魚大哥雖然為矽谷科技人,但他的文章字裡行間中,卻充滿著人文關懷。這也許,和他特殊的人生經歷有關。
他大學念的是英國文學,畢業後做過幾年翻譯工作。看著身邊的朋友都往矽谷跑,自己不甘示弱,也跑到美國,棄文從理念了資訊工程,學寫程式。這一待,就是30年。
這本《異類矽谷:老派矽谷工程師不正經的深度田野踏查》,就是鱸魚在矽谷生活、工作30年的所見所聞。
這本書有三個我特別喜愛的點:「不正經」、「異類」和「深度」。
「不正經」,指的是作者的幽默文筆;「異類」,指的是作者在描寫矽谷時,所選取的獨特視角;「深度」,指的是作者以小見大,見微知著的思考深度。
後面兩點,也是許多以矽谷為主題的書籍、Youtube頻道所少有的。
考量到篇幅,這篇文章我只分享這本書的「不正經」和「異類」,至於「深度」的部分,就留你自行閱讀體會啦!

不正經

作者的文筆極度幽默詼諧,我在閱讀時,經常放聲大笑──不誇張,真的是「大、笑」。分享書中兩小段文字給你瞧瞧:
當在會議室,面對一群印度人報告時,作者這樣描述──
「我自認回答得不錯,可是每論述一個問題,下面總有一半的人點頭,另一半的人搖頭,而且每個人點頭和搖頭的方式都略有不同,乍看像十幾個『失控的搖頭公仔』……」
當騎著登山車,行經在狹窄的山間小路,撞見野牛時,作者這樣說——
「看來他們也蠻守規矩的,還懂得靠右,把對向車道讓出來讓我通過,這一點比很多左右不分的印度人都強。問題是30公分寛的間隙要讓我通過……第二隻還是隻公牛,也許是隻種牛。通過的時候那個比我頭還大的睾丸,距離我的臉可能只有幾公分。我決定還是不要惹這種人。」
相信看完這兩段文字,應該就能體會,為什麼我會看書看到捧腹大笑了XD

異類

一般我們提到矽谷,想到的,不外乎就是Apple、Google、Facebook等富可敵國的大型跨國科技公司,或是令人稱羨的薪水、股票分紅;聽到有朋友在矽谷工作,第一個在腦海中冒出的詞,可能就是──「人生勝利組」。
但,這本書選取的角度非常獨特,他不談矽谷的高薪、成功、讓人羨慕的一面,反而將聚光燈照在那些鮮少為人知的偏僻、陰暗角落。
分享一個書中所談到,我印象最深刻的議題:矽谷的「高房價」。
相信這議題,所有台灣人都會很有感,但矽谷面臨到的問題更嚴峻,甚至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因為,他們除了房價高,「房租」也驚人的高。
矽谷主要城市之一,舊金山市,是全美房租最貴的城市。在矽谷,一個三口之家、兩房的「平價」公寓,房租大約是4000美金;倘若你孤身一人,沒有妻小,一間一房的公寓也大約要3000美金;即便是分組雅房,月租也要1000多美金。
也許有人會說,雖然房價、房租貴,但矽谷的科技金童們薪水也高得嚇人啊!(在舊金山,家庭年收入在11.7萬以下,官方就認定為「低收入戶」。)
沒錯,但你有沒有想過一點,就是……在矽谷居住的人們,不是人人都從事「科技業」啊!
即便是從事科技業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工程師;當工程師的,也不是所有人都在那些喊得出名號的大公司,也有領普通薪水的工程師。
對於這些人來說,不要說買房,有些甚至連租房的壓力都不小。
高房價、高房租的問題,也衍生出三個矽谷特有的現象:
1. 極限通勤族
2. 晚上才會出現的旅館
3. 全美特有的職業

1. 極限通勤族──每天花「六小時」通勤的人們

你身邊所認識的朋友,每天最多花幾小時在通勤上呢?
你能想像在矽谷,有人每天花4到6小時在通勤嗎?
在矽谷,如果你的工作地點在「蛋黃區」,也就是那些知名的大科技公司所在地(如Apple、Google、Neflix、Facebook等),想在這區域買房,節省交通時間,那麼你需要付出的代價就是:令人咋舌的高房價──「中位數」約為150萬美元。
但,前面提到,並不是所有居住在矽谷的人,都從事高薪的科技業,即便是同為科技業,也不是所有職位、所有公司的薪水都這麼高。所以,多數人只能退而求其次,選擇「蛋白區」的房子。
蛋白區的房價,比蛋黃區便宜三成,單趟通勤時間約為1個小時,來回兩個小時,是矽谷通勤時間的「平均值」。
再往外退,來到山的「那一邊」的「蛋殼區」。蛋殼區房價再便宜三成,但付出的代價是每天上下班來回要花「4個小時」。雖令人不悅,但勉強還在忍受範圍之內。作者說他的同事,有約四分之一住在這區,他們被稱為「超級通勤族」。
倘若是藍領階級,蛋殼區的房價還是高不可攀,他們只能再繼續退,退到山的「那一邊的那一邊」──「蛋盒區」。這裡的通勤時間,來回高達6小時。
這群人被稱為「極限通勤族」。
非科技業的普通人,若想在矽谷討生活、買房,付出的代價就是每天「比睡眠時間還要長的通勤時間」。
即便你是領高薪的科技業工程師,大部分人也被迫面對「薪水、房價、通勤」,三個選擇只能選兩個的無奈。
矽谷逼你做出價值排序,認清自己的價值觀。

2. 晚上才會出現的旅館──「Hotel 22」

這標題乍看之下,會讓人以為是什麼鬼故事,就像電影《神鬼奇航》裡的幽靈海盜船一樣。但了解「Hotel 22」的故事後,你可能會覺得,它比鬼故事還可怕、還悲哀……
Hotel 22是一間非常特別的旅館,它的特別體現在幾點:第一,價格便宜,住「一晚」只要10塊美金左右;第二,每兩個小時──當你睡的正甜時──就會有人將你搖醒,叫你「換房間」;第三,這間旅館,只有晚上才會「出現」。
你可能會問,這是什麼詭異的旅館?
嗯……事實上,它並不是旅館,而是──一台公車,「22號」公車。
22號公車,是矽谷唯一一台24小時營運的公車,從起點開到終點,車程約2小時,一張單程票2.5美金。只要10美金,換三次車,就能睡一晚,不用露宿街頭。
在寒冬的夜裡,有暖氣的Hotel 22,是那些付不起房租的人眼中的──「五星級」旅館。
這些房客,有些甚至帶著家眷(是的,你沒看錯);有些人跟我們一樣,有一份正經的工作,只不過薪水實在支付不起每個月的房租,只能選擇這樣的生活方式。
矽谷的高競爭、高房價、高房租,讓這些努力工作的人,連居住,都成了一種奢侈。
當垂落的夜幕被掀起,曙光透進窗戶,這家旅館,又「回復」成公車。上班族們魚貫上車,鮮少矽谷人知道,昨晚,在同一個空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3. 全美特有的職業──巡糞員

160多年前,舊金山因淘金熱崛起;21世紀的今天,舊金山又掀起一波「新的淘金熱」。但此一時,彼一時,此黃金,非彼黃金。
在矽谷,有人買不起蛋殼區以內的房子,成為「極限通勤族」;有人租不起房,住進了「Hotel 22」;有人連一晚10美金都拿不出來,成為露宿街頭的遊民。
目前在舊金山,遊民數量約有一萬人。而這些「黃金」,就是遊民們所留下的排泄物。某種程度上,這或許也是在向社會發出抗議──「無聲,但有味」的抗議。
舊金山市政府為了解決這棘手的問題,特別成立了「淘金隊」,專門穿梭在市區的大街小巷中「尋糞」,找到目標後,再用強力高壓水柱沖洗。這份工作有個官方頭銜,叫做「尋糞員」,喔,抱歉,是「巡糞員」(Poop Patrol)!
不要小瞧或者嘲笑這份工作,他的年薪超過18萬美元。
誰能想的到,矽谷的高房價,不只讓人”feel like shit”,更帶來滿地的shit。

結語

想不到一篇推薦好書的文章,隨意竟也寫了超過三千字。
其實這本書帶給我的所思、所感,可以寫好幾篇文章,例如「為什麼矽谷有著這麼多印度人,擔任高階管理職?」「使矽谷成為矽谷的關鍵因素是什麼?」「為什麼在矽谷,說英文有『口音』,反而是一種該自豪的優勢?」
這幾個問題,都能體現作者深度觀察和思考的能力。
為避免講太多,不只讓文章字數過多,也剝奪你的閱讀樂趣,還是就此打住吧!
這本書,不敢說會讓你「全面」了解矽谷,但絕對會讓你看到,矽谷鮮少為人所知的一面。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劉彥廷
劉彥廷
綽號廷廷。大學、研究所學的是物理,畢業後不務正業,碰了哲學、經濟。喜愛閱讀、思辨,有時會因沉思,陷入自己的世界;有時會一人分飾兩角,自己和自己辯論起來。經常受邀至各級學校(國中、高中、大學、教師研習)分享「思辨」相關主題講座。期許自己成為「思辨火炬手」,以思辨的光,照亮無知的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