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體瑯琊榜__《瑯琊榜》雜談93-100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先說本篇劇透到不行,雷到爆,不喜歡被雷的務必迴避!~

~先說本篇劇透到不行,雷到爆,不喜歡被雷的務必迴避!~

~先說本篇劇透到不行,雷到爆,不喜歡被雷的務必迴避!~


電視劇於2015年播出;製作人:侯鴻亮。英譯:Nirvana in Fire;原著:海宴。原著作者介紹:普通女子,胸無大志,只願昨日可憶,未來可期,有山水可遊,有奇事可聞,有朋友可交,有家人可依,文字之樂不改,童稚之心不滅,已是完滿一生。

終於要收尾了,強烈建議如果真的止能選一本來看,我會推薦卷叁,因為後續的內容跟電視劇不同,人物描寫也更立體。但也不得不佩服電視劇編劇的功力,能把劇情分割再回扣,又有戲劇張力,真的非常厲害!

93景睿攜姑母去找靖王給手書

話題結束後,蘇兄關心景睿去南楚經過一年是否一切安好?景睿就像劇中回答看得更清、想得更明,他接著又說:「只是⋯蘇兄好像沒什麼變,一樣高深莫測,難以捉摸。

*靖王與蘇兄的養兒之道

靖王就像劇中希望收庭生為義子,提高一點他的身分;蘇兄希望他可以遠離朝堂,平凡安穩過一生。

*藺晨長蘇cp

蘇兄從東宮回來後,藺晨馬上靠上去,用神秘的笑容說道:「有好消息,要不要猜一猜?」蘇兄漠視。藺晨接著說:「我讓你猜三次!」蘇兄答道:「你抓到夏江了?」藺晨不滿地說道:「不是讓你猜三次嗎?」蘇兄接著問他把夏江關到哪裡了?藺晨伸出巴掌在蘇兄面前翻了翻。蘇兄無奈地瞪了一眼,喊道:「甄平!那一千兩銀票進來!」蘇兄繼續說道:「琅琊閣回答問題要收錢的,我問了兩個,一個五百,兩個一千。」藺晨喜孜孜的回覆道:「原本出價一個五十兩,沒想到你梅大宗主這麼有錢,硬要給我一千,我只好卻之不恭了。」

94 梁帝生日宴前傳

生日當天,靖王攜婦向父皇請安,用早膳、下棋。梁帝主動說戰局陷入膠著,決定先去生日宴。在去的路上,越貴妃發瘋大叫引起梁帝注意,靜妃解釋是病發,但照顧不周,要請陛下恕罪。梁帝答道:「朕知道,之前講過,要好生照顧。」

95梁帝生日宴正傳

生日宴流程中有個橋段,就是讓各個官員上台吟詩或作曲搏得上位者關注。只是尚未有才女上場過。而,蒞陽長公主上場時,景寧還問了句「小姑姑你要去哪裡?」而到了御前,皇上問:「蒞陽,你要做詩?」

在蒞陽講到罪狀時,皇上要人把她拖下去,禁衛猶豫地走過去要拉蒞陽長公主。一碰到蒞陽的衣服,蒞陽便用力甩開,繼續上奏。第一個跳出來的是吏部尚書史元清,接著中書令柳橙、沈追、蔡荃等人出列,都希望重審。皇上表示謝玉死了、夏江抓不到,談這個有什麼意義?蔡荃跳出來說:「昨天夏江已歸案,難道陛下忘了?」之後,老皇虛弱地准了這件事。靖王震動之際瞥了蔡荃一眼,蔡荃繼續要求馬上決定主審人,老皇認為場合不宜。柳橙幫腔認為茲事體大,宜共同主審,沈追提了紀王爺,穆青提了言侯。最後,決定三位共同主審(與電視劇相同)。梁帝想逃離這窒息的氛圍,就先離開了。他推開了要來扶他的靜妃,回殿後,召了越貴妃。越貴妃說:「左中丞東方大人一直見不到陛下,還好他想起臣妾,他告訴我靖王謀逆⋯只要靖王倒了⋯太子就能回來了⋯」並緊抓梁帝到要把指甲都陷進去了。梁帝氣結,喝了藥、睡一覺。高湛趕緊去通報靜妃洩密的人(表示效忠)梁帝被噩夢嚇醒。靜妃問了是否遇到宸妃姊姊?接著,梁帝罵了她(靜妃),並召蘇哲覲見。(像電視劇)

小說中,蘇兄講到「天下乃天下人的天下!」、「真心實意查證一下就有這麼難嗎?就做不到嗎?」之後梁帝講不出話,全身虛軟。蘇兄道「告辭。」就退下了。靜妃補了:「祈王他們當年沒做的,景琰也不會做。」梁帝問;「你敢保證嗎?」靜妃說:「若陛下真的了解景琰,就不會要臣妾保證了。」最後,梁帝生日隔天就正式下旨調查。一個月半後(十月初四)靖王率主審官們面君,自早晨到傍晚方出。後來梁帝至到場致祭時,當眾落淚,還說要下詔罪己,但最後不了了之。

96 夏江下場

被藺晨抓到一個鋪子,上繳朝廷,判秋決,當眾砍頭。蘇兄只在意夏江是否能伏法,不在意他是否後悔。跟梁帝講這麼多也只是為祈王哥哥所說,蘇兄認為祈王一定希望他的父皇能有所悔恨。

97 電視劇有,小說沒有的橋段

小說沒有說譽王是滑族的。梁帝的龍椅沒錯,梁帝沒帶小殊小時候騎馬放風箏。寒濯跟寒夫人只有在夏江行刑時,在刑場旁與蘇兄對視後就離開了,未提到提供滑族名單。

98 尾聲

高湛年事已高太后(靜妃)已恩准他養老,只是他老人家很喜歡小皇子,常去皇后宮中看他。那時,庭生抱著小皇子問高公公要我不要抱抱他?高湛每次都搖頭回答:「這是未來的主子,老奴不敢。」庭生也每次都當沒聽見繼續跟小皇子玩。這時,奶娘說道:「這兄弟倆感情真好,只是,天氣轉陰,也該進去喔了。高公公,你覺不覺得⋯好像起風了?」經歷三朝的太監-高湛說道:「不是起風了,是宮牆之內,風不曾停過⋯」

99 赤焰一案來龍去脈

赤焰軍駐軍在甘州北線,接到皇帝敕書要求赤焰全軍束甲不動。這時,前線來報大渝出動二十萬皇屬軍,已奪肅臺,直逼梅嶺。大渝軍一旦突破梅嶺,後面是近十州的平原之地,無險可守。為保境安民(赤焰素來以此為責),林帥一邊急駛奏報,一邊拔營迎敵,這舉動後來也成為罪狀之一。而奏報也未抵京。

赤焰夙夜行軍,與大渝同時到達梅嶺。因為年初被縮減兵力,只剩七萬。林帥命聶鋒繞行近北的絕魂谷作為側翼接應,赤羽營作為前鋒(聶真隨行)強攻北谷,主力截斷敵軍,分頭迎擊。聶真冒雪行油氈火攻之計,血戰三天三夜,終於把皇屬軍斬落馬下。同時赤羽營也傷亡慘重,只能原地休整。只是原本應該來接應的聶鋒遲遲未出現(絕魂谷與北谷僅一面峭壁之隔,但地勢凶險)。林殊便派衛崢前往南谷聯絡主營。衛崢剛到主營,謝玉和夏江的十萬兵馬也到了...

南谷成為修羅地獄。衛崢拚死找到林帥後,林帥的最後一句是讓他們逃,能活一個是一個。在林帥死後,他的部將親兵沒有一個人離開他,就算只剩一具屍體...這時北谷濃煙升起,被燒成一片焦土,崢衛的主將是林殊,他要趕回去北谷,在回去路的路途上,就倒下了。等他醒來,已被義父(素老谷主)所救。

聶鐸當時被林帥派去察看聶鋒情形,途中發現有異,便逃走,活了出來。

100 赤焰案發生時宮中作為

歷經三朝卻不干涉朝政的太皇太后跛足披髮親上武英殿,她知已無法保住赤焰軍,只求梁帝把小殊的名字從主犯名單上刪去。雖然梁帝答應,但暗中還是密令謝玉負責務必不留活口。之後,用赤羽營強烈抵抗,場面失控,最後玉石俱焚的說法回稟太皇太后。聽聞夫亡子死的晉陽長公主,攜劍闖入朝陽殿前,當眾自刎。三日後景禹被梁帝賜死,同日,宸妃自盡。

之後幾篇介紹小說中提到的人物,讓角色個性更加鮮明立體。

15會員
110內容數
做為一名運動防護員,將職場上的各種大小事、甘苦談、未來趨勢以寫作文章方式分享給大家也分享給自己。如果對運動傷害防護有興趣的人快點進來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