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帶給我的東西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接連2個月,祖母和外祖母相繼過世,都是90幾歲的年齡,往生前也只有極短的時間沒辦法生活自理,身體都還算健康,喪禮的事情,基本上都由上一輩的長輩處理,找到禮儀社就會有人告訴你什麼時間要做什麼事,靈堂搭在家裡,家中的燈都要打開,有幾天晚上到祖母家守靈,也沒有需要做什麼事,就和親人一同休息而已,頭七和告別式前1、2天會有法會,跟著師父一起唸佛經,時間都安排得很好,大概1、2個小時就會休息一下,不會覺得很累,時而坐著、時而站著,告別式當天先家祭、公祭、入殮封棺、火化,在司儀的引導下都蠻順遂的。

 

從我小的時候爸媽就自己住,沒有和祖父母住一起,不過都在同一個區,距離也都很近,這幾年有了自己的家庭,大概幾個月才見一次面,老實說相處的記憶變模糊了,只記得大概國小的時候,假日晚上叔叔、嬸嬸、堂姊、妹會到祖母家吃飯,那時候是開自助餐的,想吃什麼菜自己夾,也不會管你要吃什麼,只會說:「怎麼那麼瘦,要多吃一些。」吃完小朋友會到二樓的房間看電視(第四臺),那是古早的八角床,床寬大概4公尺,床上的支架有抽屜、鏡子和掛勾,還可以掛蚊帳,現在看來覺得以前的床真是多功能。


我的外祖母是個健談的人,她會拉著小推車去傳統市場買菜,邊買邊聊,不買也是會聊,等到買完回來通常都已經過2個小時了。她也是很會走路的人,60幾歲的時候還會跟著大甲媽祖去遶境,沒有家人的陪伴,一路上我覺得應該會認識許多朋友,這是她那個時代的壯遊吧!

 

在喪禮的過程中,我看到曾經的大人(長輩),頭上的白頭髮好多,臉上的皺紋也越來越明顯,年紀好多都到了可以享有老人福利的階段,曾經推著他坐遊戲車玩的表弟,也已經工作好幾年了,發現時間好像是用跳躍式的前進。每個人都在自己的軌道上遶行,曾經同行的時間過了,就只剩下回憶,祖母及外祖母的離開,促使我再次思考人生究竟要追求什麼?在結束的時刻到來將如何評價這一生?

78會員
99內容數
紀錄生活的點點滴滴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