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聞那地的末世書——讀羅智成 《預言又止》

2023/11/23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羅智成一向善於以形式塑造詩質。在無目錄的編排下,讀者只能一頁一頁細讀編碼與詩題。在書角快速翻掀之下,另有一層更上位的抽象概念。如此層層疊覆的星系,賦能所有文字,是以詩的意象與意念不僅單首內自轉,也圍繞著眾詩題公轉。


「整整一個世紀/我關在黑暗的書房/聆聽沈重節制的樂曲/為停滯不前的生命/尋找伴奏」(〈100伴奏〉)定位各人絕望的節奏與星系的色調。如果漫版、最緩版與孤獨的小型版,都比不過現實的快板,詩是最緩慢的細流,流淌我們的沙發與山谷。


如果詩羅智成 《預言又止》如一本現代甲骨文——自回憶出土,卻歷歷昭示未來。並以詩的本質鬆動所指與能指的疆界,重新安置末世的秩序。

詩是秘密的禱告,樹洞裡必定交錯了無數禱告的去向:「我四顧茫然/發現了內心一處/無法告訴別人的地方」(〈163方向〉)這些無處可去,無以實踐的禱告,成為另一個宇宙的光,在無可預期的憂傷臨境之後,褓抱軟弱的我們,讓我們重新練習生活,並隨之運轉。


「她如今終能/安詳躺在陽光下/枕著我肩膀/幾乎快閉上眼睛」(〈176草蓍〉)當精靈從葉隙窺視人間,世上千年是否不過轉瞬一刻呢?「生命注定就是一座/失之交臂的樂園/那些憂傷又耽美的詩句/辨識樂園的遺址」(〈172悲觀〉)光影乍洩之際,彷彿可見芙莉蓮靈動的雙眼,又眨亮銀河的一顆星。


每一句想說的話,都是即將發生的事。話在嘴邊停擺,日光卻在眼前持續游移,行駛如一列慢慢無盡的列車。

沒有人知道彼岸的風景,但有風探訪來報,說那地甚善甚美,有神。



63會員
320內容數
讀書與電影的心得與靈思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