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巨乳大姊姊撿回家幫養了-第四章 沒有資格當一個人類

2023/11/26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我抱著李淑芬睡覺,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抱著女人睡覺。

  她的頭髮很香,身體很軟,同時也很溫暖。李淑芬也摟抱著我,將她的腦袋埋進我的胸膛中。

  或許是因為累了的關係,我們很快就一起睡著了。

  或許是進入了夢鄉,在夢境當中,我也重新回到了橋上。

  這座橋的名字叫做四途川橋,理所當然的,橋底下這條大河的名字就叫做四途川。

  四途川是有名的自殺聖地,從很久很久之前開始,就不斷有人在這裡跳河自殺。因此河邊還有一塊看板,看板上寫著:「珍惜生命,再跳下去之前,請打1995專線。衛生福利部自殺防治所關心您。」

  真的想要自殺的人,才不會去打那支專線。反過來說,會去打那支專線的人,其實也沒有那麼想要自殺。就像在高樓陽台上大聲嚷嚷的要跳下去的人,基本上都是不想死的。他們只是希望被關注,希望被重視,希望能夠透過無理取鬧的做法,得到自己所想要的結果。

  這條河最出名的自殺者叫做大宰治,他是一名小說作家,最出名的一部作品叫做「人類失格」。人類失格,顧名思義,就是在講述一個「沒有當人類的資格」的男主角,也算是大宰治的自傳體小說。

  大宰治這一輩子交過很多女友,而且常常來這條河和女友殉情。有其中四次,大宰治和女友來這條和殉情,結果女友死了,大宰治自己卻存活了下來。直到第五次,大宰治終於和他的第N任女友雙雙殉情身亡。

  什麼叫做沒有資格當一個人類?大概就是像我這樣子的。

  國小、國中、高中的畢業典禮時,每個人都痛哭流涕,為了即將分別而感到傷心。大家都哭成一片,只有我站在角落,完全不懂其他人為何哭泣。

  分別有什麼好哭泣的?想要再見面的話,不是隨時都能夠在見面嗎?一通電話打過去就能聊天,開啟視訊就能見面,只要有假日就能約出來吃飯,畢業到底有什麼好哭的?我完全不懂。

  「你為什麼沒有哭?為什麼一點感情都沒有?你都沒有朋友嗎?沒有人願意和你這種人做朋友的。」

  父母總是要我考好成績,非得拚班上前三名,全校前十名不可,但我就是做不到啊。我完全不懂這些排名為什麼有那麼重要,排名這種東西有前面就有後面,難道只有前面的才是人,後面的都不是人嗎?為什麼大家都要這麼努力去獲取前段的排名呢?我完全不懂。排名靠後就沒有活下去的資格嗎?

  「考這種成績!丟臉!為什麼你就是不能跟那些人一樣?你就不能學學人家好的地方嗎?」

  為什麼要跟別人一樣?難道我不能做我自己嗎?

  爺爺奶奶死去了,大家親戚都聚在一起,絕大多數人都哭了,但我沒有哭。為什麼要哭呢?人會死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每個人都會死,每個生物都會死,死亡是一件多麼自然、多麼理所當然的事情,到底有什麼好哭的?

  「你為什麼會這麼沒血沒類?真的好可怕,我為什麼會生出你這樣子的小孩?」

  我抱著疑問長大,原本以為長大之後,問題就會有所答案,但實際上只會累積出越來越多的問題。

  「現在不要去交女朋友,你要認真讀書,然後去找個好工作,賺很多錢,這樣子才會有女孩愛你。」

  為什麼認真讀書、找到好工作、賺很多錢才會有女孩愛我?那麼是我這個人被愛著,還是我的工作和錢被愛著?我這個人所存在的意義,就是只有工作和錢嗎?沒有工作又沒有錢的話,就不值得被愛嗎?

  那為什麼女孩總是愛狗?而且為什麼從來沒有人對這件事情抱有疑問?

  「像你這樣子的人,註定一輩子沒有用啦!也不會有女孩子愛你啦,不要去耽誤別人的人生啦。」

  「做那種誰都能做的工作,你真的很丟臉!給我搬出去住,不要再讓我看到你這種沒用的樣子。」

  為什麼做誰都能做的工作應該感到丟臉?誰都能做的工作,不也是組成這個社會運作的一部分嗎?為什麼非得感到丟臉不可?

  「你可以再拿出更多幹勁來嗎?每天看你這種樣子真的很難過耶!你應該要更合群一點。」

  更多幹勁?我已經完成主管交辦的事項了,完成自己分內應該做的工作了,還要拿出什麼幹勁?我不是很懂,所謂的幹勁,就是和主管去喝酒唱歌搏感情嗎?上班工作都已經夠累了,為什麼下班之後還要照顧主管的心情?聚餐非去不可嗎?薪水都這麼少了,為什麼還要去吃那麼貴的餐廳?

  我今年二十五歲,沒有朋友,離開家庭,辭掉工作。沒有人需要我,我活著沒有人為此感到高興。就算我死了,也不會給任何人帶來困擾。

  活著本身就已經夠累了,更別說是去追求什麼目標。遊戲和漫畫可以帶來一時的娛樂,但是看完之後,又是來自於現實生活中那無窮無盡的空虛感。為什麼不能死呢?又是為什麼必須得活著呢?

  為什麼要工作?賺錢很有意思嗎?人類活著就是為了工作和賺錢嗎?

  為什麼要買車?男人一定非得買車不可嗎?坐大眾運輸工具不行嗎?平價的國產豐晶汽車和昂貴的國外進口車BAW,不都一樣是車嗎?為什麼一定要選擇價格貴上十倍的BAW?

  為什麼要談戀愛?因為快樂嗎?為什麼會快樂?是因為性交嗎?性交之後又能得到什麼?孩子嗎?孩子就只會搗蛋,有什麼好快樂的?如果生孩子又養不起的話,為什麼要生?如果不生孩子、沒有後代的話,一段感情或者婚姻就會變得毫無意義嗎?

  活著除了工作和賺錢以外,就是為了談戀愛、性交、婚姻和生孩子嗎?

  那如果我沒有工作、沒有賺錢,沒有談戀愛、沒有性交、沒有婚姻、也沒有生孩子,是不是就代表我可以去死了?我沒有活下去的資格、我是一個人類社會上的殘渣、我沒有任何存在的意義,像我這種人沒有資格當一個人類,我最好再不造成任何人困擾的情況下去死一死。

  時間是早上,大宰治站在我的身邊。

  在我們身後是車水馬龍,大量汽機車來來去去,他們沒有看到我們兩個站在河堤邊的人。

  他們需要上班、他們需要賺錢、他們有活著的目的、他們有朋友、有戀人、有家庭、有小孩,他們有目標、他們必須要活下去,他們是人類。

  我不想上班、錢財乃是身外之物、沒有活著的目的、沒有朋友、沒有戀人、沒有家庭、沒有小孩,沒有目標,沒有想要活下去,甚至沒有感情、沒有淚水……我無法自稱自己是人類,我無法再說服我繼續在這個充滿人類的地方活下去,我只是一個披著人類外皮的「別種東西」,我對這個世界格格不入,我不應該再繼續活下去。

  新聞上總是出現各種意外傷亡:

  車禍酒駕撞死年輕孝子,母親崩潰。

  火車出軌事故造成大量死傷,車廂內發現物理界權威王博士的遺骸,家屬痛哭不已。

  大地震導致大樓倒塌,男人抱著女友遺體:「我們原本要結婚了。」

  看到這些新聞報導,我總是會想著:為什麼死的人不是我?為什麼是我這樣的不可燃垃圾活下來了?他們有戀人、有家庭、有工作、有目標有理想,為什麼是他們死?他們為什麼非死不可?為什麼這個世界上如此不公平?為什麼我想死卻活下來?為什麼我依舊還好好活著?

  我搞不懂。

  我想我是真的該死,這個社會不需要我這樣子的人。

  大宰治在邀請我,他和我是同一類型的人,他懂我。

  我們一起往四途川跳下去。

  我的身體抖了一下,同時在床上醒了過來。李淑芬已經不在我的懷中,但枕頭處餘香仍在。我慢慢從床上爬起來,窗外已經天亮,時間大概是早上六點半左右。環顧房間,不見李淑芬的身影,仔細聆聽,房內一片安靜。

  李淑芬需要我嗎?我死了會對她造成困擾嗎?為什麼?像她這麼好的女人,肯定值得比我更好的男人,但是為什麼她要選擇我?為什麼她需要我來愛她?我搞不懂……

  我起身,進到浴室當中,這才發現只有一組牙膏牙刷。

  就在這個時候,從門外傳來「喀擦」一聲打開門的聲音,穿著日常服的李淑芬從玄關走進來。

  「啊!你也醒了嗎?早安!」

  「早安……你去買早餐?」

  「嗯。因為不曉得你喜歡什麼,所以我買了一個牛排漢堡和一個起司培根蛋餅,這兩種口味可以嗎?你想要吃哪一個?」

  總感覺很豪華。

  「我不挑食的。」

  「那你選一個先吃。」李淑芬一邊說著一邊從客廳走進房間,將裝著早餐的塑膠袋放到桌上:「飲料的話,廚房那邊有沖泡咖啡、沖泡可可和燕麥可以選擇。想要喝什麼嗎?我來幫你泡。」

  「黑咖啡……」

  李淑芬看向了我,對我露出一個甜美至極的笑容:「我也喜歡喝黑咖啡。」

  她慢慢走向我,張大雙臂將我給擁抱住,將頭微微抬起,微微紅著臉、對我央求道:「俊傑……說好的早安親親……」

  我低下頭來,吻住李淑芬的柔軟嘴唇。親吻了大約五秒左右後,我們一起微微張開嘴巴,開始伸出舌頭互相舔拭起來。「咕啾咕啾~咕啾……咕啾咕啾~」我們互相擁抱著、接吻著,李淑芬的碩大乳房壓在我的身體上,而我的老二也自然勃起,頂著李淑芬的小腹處。

  差不多三十秒後,李淑芬才慢慢地將我給放開,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笑著問道:「俊傑~你剛起床嗎?還沒有刷牙洗臉?」

  「呃……」

  李淑芬立刻就明白問題出在哪裡,笑著對我說道:「今天你可以先用我的。」

  這不太好吧,總感覺有衛生的疑慮……

  「等我今天下班,我們一起去購物。以後你要和我生活在一起,我們一起去把該買的都買了!」李淑芬的眼神閃閃發光,感覺充滿了期待。

  「哦……好啊。」反正我也無事可做。

  接著李淑芬泡了兩杯黑咖啡,我吃了起司培根蛋餅,而她吃了牛排漢堡。

  接下來,她開始在我面前換起衣服。脫掉了棉質的日常服,成為只穿著內衣和內褲的狀態。接著慢慢穿上了黑色褲襪,我看著半透明的黑色褲襪逐漸包覆著她的雙腿,從小腿開始、再到大腿、再到那圓潤豐腴的屁股……

  「喜歡褲襪嗎?」注意到我的視線,李淑芬笑著問道。

  「喜歡。」

  「等我下班回家之後在讓你撕。」

  「………………」聽到這話,我不禁吞了一口口水。

  接著李淑芬穿上了白襯衫、西裝短裙和西裝外套,赫然是一副標準OL的樣子。穿上這套衣服後,她的眼神與動作都充斥著一種精明幹練女強人的氣場,是我這種社會米蟲的徹底相反。

  「你是做什麼工作的啊?」我下意識的好奇問道。

  「大豐企業的公關經理。」

  大豐企業,顧名思義是個規模超級龐大的跨國企業,是國內的前五十大公司之一。我不明白公關經理通常都是幹嘛的,但是聽起來就好像很厲害,經理級的……應該是管理職吧?

  「那你的月收入大概有多少啊?」

  「現在年薪大約三百萬元左右吧。」

  「三……」我吃驚地睜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女人。

  而她則是對我笑了笑,神色中充斥著自信:「還不錯對吧?所以啊……如果你乖乖的,我就能養你一輩子。你可以不用再努力了,姊姊養你!」

  我又重新環視了這個房間:「為什麼你住在這裡?如果你收入這麼高……怎麼不去住那種……更大、更好的房子?」

  「我有啊。」李淑芬面無表情:「你說的那種更大、更好的房子,我有啊。」

  「那為什麼……」

  「但是我喜歡這裡。」李淑芬用認真的表情看著我:「我就是喜歡這裡,不行嗎?」

  「……可以啊。」我看到了李淑芬眼神中的堅持,或許這個地方對她來說有著什麼特別的意義吧?

  李淑芬重新露出了笑容:「那時間也差不多了,我該出門上班了。來門口送我~」

  我和穿好衣服的李淑芬一同來到門口,李淑芬塞給我一張信用卡。

  「記得幫團子換水和換飼料,有喜歡的遊戲可以隨便買沒關係。肚子餓了的話可以叫外送,想要出門的話也可以,房間的書桌抽屜裡面有一些現金可以用,房子鑰匙的話,在這裡。」李淑芬給我一把鑰匙。

  「………………你為什麼這麼相信我?如果我偷了你的錢又一去不回怎麼辦?如果我亂花你的錢……做出一些傷害你的事情怎麼辦?比方說去賭博之類的……吃喝嫖賭什麼的……」

  聽到我的問題,李淑芬笑了出來,她伸出手來撫摸著我的右臉頰。

  「俊傑,我有一個特長,說是這個特長……讓我有了如今的收入和成就也不為過。」李淑芬朝著我靠了過來,幾乎是零距離地貼在我身上,她朝著我的臉靠了上來,只差三公分就能吻到的距離。

  「我……很會看人。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你不會亂花我的錢,不會做出什麼傷害我的事……實際上,你根本就沒有什麼特別想要的東西,也沒有什麼特別想做的事情,不是嗎?」

  「…………」我內心震驚。她……她看出來了?

  「俊傑,給我上班親親。」李淑芬命令道。

  我摟抱住懷中的李淑芬,用力往她那已經塗滿口紅的嘴唇吻了下去。大約吻了十秒鐘左右後,我們又一起張開了嘴唇,開始互相吸吮著彼此的口水,翻攪著舌頭,交換著彼此的唾液。

  「咕啾咕啾……咕啾……咕啾咕啾~囌嚕囌嚕嚕……囌嚕囌嚕……」

  差不多又吻了五分鐘後,李淑芬輕輕將我給推開,帶著滿足的笑容說道:「嘻嘻……俊傑能量充飽了~那我就要去上班啦!等我回家做舒服的事情,我們今晚也要大幹特幹哦。」

  「…………路上小心。」我揮了揮手,目送著李淑芬步伐輕盈的離開家門。

  一個人走回屋內,來到了浴室,我看見我的嘴唇染上了李淑芬的口紅。

  我的目光注視向李淑芬用過的漱口杯和牙刷,拿過來。將漱口杯裝滿水,對著牙刷擠上牙膏,開始刷牙洗臉起來。

  總感覺這牙膏、牙刷和漱口杯,都有李淑芬的味道……




喜歡本作品的讀者,歡迎前往Bookwlaker購買完整版電子書。


想要追蹤本作者最新動態,歡迎搜尋FB粉絲專頁「夯特大大二號」以及FB社團「夯特大大小圈圈」。


感謝您的閱讀,希望這篇故事有帶給您愉快的體驗。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60會員
413內容數
人生僅有離別。 徹底失去過往記憶的羅奇,來到命運神殿轉生部門。 這裡負責幫死去的人送入輪迴,以展開全新的人生。 在這裡,羅奇遇見自稱為「戀愛女神」的愛娜, 他們將磨擦出足以撼動整個宇宙的火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