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經營者(十五)雜牌軍對陣正規部隊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隊伍整理好,就可開進戰場,實際短兵相接。在商戰煙硝紅火之前,來看一下兩軍陣容的比較。

對手團隊是有歷史的部隊

對手,賣方的業主是創辦者第二代,企業經營自年少接班直到退休年齡。對手聘請的律師隸屬中大型當地名牌律師樓,銀行關係更是歷經兩代半個世紀。會計師就不在話下了。

買方團隊是因緣組合

我方,買家的我個人,當時沒有創業經驗,只有跨國企業高管經驗近二十年。我聘請的律師是聖誕節隔天車禍巧遇的共同受害者。後來了解,該名律師雖是法學教授,但他經營的律師樓只有五名執業律師,規模和對手相比;雖不是天壤之別,基本上是;小巫見大巫。專業程度的高低差異是不難理解的。

約定參與的銀行是高爾夫球敘認識的銀行經理,還有;在當地還不足半年的新住民身份,能夠取得的金融服務; 必定多所侷限,也是意料中事。對於買賣規模還不清晰的狀態,作為買方的我,揮灑的空間必定有限。唯一之途,就是必須採取極度保守的戰略思維。換句俗話,口袋沒大錢,卻不能讓賣方看扁了。怎麼做?只能自己想了。

給出“Letter Of Intent”“合同意向書”之後,很快就取得賣方三年的所有財務報表,由我自己進行估價。一般在西方世界的大型買賣,這樣的併購其實是會委託給專業的管理顧問公司,進行包含估價和接手經營有關的所有事宜。這家顧問公司扮演著統包的職責。我的團隊並沒安排這個角色,統領指揮和協調的人就是我自己。

回頭再清點一下必備的專業團隊成員。一般來說,這樣的股權收購;必須要有一家主導併購價格估算和經營細節的管理顧問公司,以及負責併購程序和文件的律師樓。還有,接手瞬間,無縫接軌的財務金流平台。

最後,還差一帖藥,就是併購過程的會計師/公司法人秘書,以便順利接手成交後財務會計的審計和稅務對口等等繁瑣行政事宜。

可能又是一件瘋狂創舉 - 考慮延用賣方長期聘用的會計師事務所

無論如何,我都必須在談判之前;決定一家會計師事務所。當時的我;實在沒有熟悉的會計師。我考慮過請律師樓或是銀行朋友幫我介紹,但是;還是不能確定如何做出正確的選擇。幾番思前想後;我再度提出我原先的想法。我想延聘該公司配合數十年的原用會計師事務所。我才開口想再解釋,我的委託律師馬上回我一句:

“這個太奇怪了,前所未聞。再說,買賣雙方使用同一家會計師事務所,形同左手賣給右手,要如何操作呢?”

我們兩人顯然是完全的意見相左了。我其實想好了的,使用同一家事務所,但是主辦的執業會計師換另一位,整件事就變得可操作了。我加碼說服;說;

‘’這件併購;除了社會的和工業的潛伏債務必須仔細查核以外,還有流動資產包含庫存的正確性比對。此外,該公司的歷年稅務合法與否,最為清楚熟練的要算現任的會計師事務所了。‘’

我接著說;

‘’如果承接的公司法人裡頭埋著‘’地雷‘’,或是殘留的法律訴訟,那麼;接手的會計師要嘛幫我先排雷,要不就以後出事了,他們得自負專業的責任。對我而言,這是比較安全的安排。您覺得如何?‘’

這位受託律師的經驗和專業意見看來是被生意決定取代了。他哪裡會了解我這委託人的難言之隱。總的說來,這些明快的決定對律師在文件上的起草是有幫助的。而我也須開始討價還價的進程了。

141會員
167內容數
候鳥歸來,歷盡滄桑,也豐富了閱歷,一幕一幕化為文字,分享有緣的朋友: [職海浮沉--雲層裡的風暴]早期職場點滴實錄。 [陪伴孩子的童年]放棄職涯升遷,陪伴孩子童年。 [隱形經營者]澳洲經商實錄。 [異樣思維的激盪]冷眼旁觀評論,針貶時弊。 [安立格散文集錦]天馬星空,文藝創作。 [短歌天涯路]心理,感知,哲學薈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