閣樓天窗| 外婆

怡怡
發佈於致50+熟齡 個房間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小時候印象中的鄉下對照都市的繁華,從沒改變被世界繁華遺忘的面貌;我盯著屋角混凝土牆掉落後裡面露出的紅磚瓦,想起以前我們孩子時在大爐、大灶、塌塌米跑來跑去的模樣;曾經得爬上屋瓦才摘得到龍眼的碩壯龍眼樹若現在還在,不知這已經改成洋房的高度,搆得到還搆不到一串串的碩大龍眼? 外婆的曾孫們在彈簧床上無邪開心的跳著,他們帶著紅色帽子下的黑亮大眼,不識人生滋味。

缺了外公外婆黝黑的臉、憨厚的笑,我的童年不復以往。媽媽說,外婆吃了冬至湯圓才走,外婆的最後一程,沒有桌子的團圓飯...沒有再見的離開..


          茉莉花遺事

文/焦桐

外婆的肩上常挑著水桶
髮髻盛開茉莉花
從背後也看得到笑容
彷彿又是一個薄霧如夢的清晨
我的童年跟蹤花香
花香尾隨她走到菜園
我常常用思念來耕種
畫面上破損的菜園
那株外婆手植的茉莉花
被光陰侵蝕了幾個洞
當年的花香迷了路
很久很久才走進我中年的夢境

~寫於2012.1.17

raw-image



63會員
296內容數
有根羽毛喜歡到處旅行,記錄生活、想像、教育、教養....不管是光或陰影都值得擁有翅膀,跟著這羽毛一起去旅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