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湯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突然非常渴望甜食,那熱熱甜甜的冬日甜湯。

raw-image


想來是那日旅行歸來前,在彼城機場貴賓室淺嚐一顆芝麻小湯圓惹來的禍。很少吃湯圓的我,回到台北,還沒忘記那顆小湯圓咬在嘴裡軟糯Q彈,滿口芝麻生香的感覺。

冷雨來襲的週末,在市集冷得手腳冰涼,決定穿過長巷去尋覓熱飲,誰知從巷口冒出來,迎面便是豆花店。

點了一碗花生湯。平常肯定嫌過於甜膩的花生湯,這天卻彷彿熨平了五臟六腑,暖心且甜口,昏沉的一日陡然甦醒。

隔天想再尋一碗甜湯,這店卻未營業。走了老長的路,買回一碗燒仙草,才算彌補了一日疲憊流失的能量。

今天又想著要吃碗甜湯,但明明吃飽了,也喝不下了,那念頭卻盤桓不去。

是冬天到了,開始儲備熱量?還是用腦過度,渴求甜食來補足喪失的細胞?

但也許都不是,就只是貪戀那一點點溫暖,那一點點帶著罪惡感的滿足。

理智上知道自己不該吃這麼高熱量的東西,但生活如此疲累,心情如此沮喪,若不能藉著一些些跨越理性界線的小小快樂來找到喘息的缺口,豈不是太令人絕望了。

說起來,機場貴賓室的芝麻小湯圓未必有多麼好吃,而是那異地的異生活,讓人眷戀不捨吧。

45會員
363內容數
愛閱人的生活日常分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