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把刀,劃破的其實是歲月靜好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這星期,國內的教育界出了件大事,一個國中生拿著銳器,活生生的把另一位國中生給刺死了;起因不過就是一位女同學要找人,被回了一句「你又不是我們班的!」

由於筆者本身家中也有國中生,這件事從發生到死亡,一直是懸在我的心頭上,久久揮之不去。

要說有什麼想法,其實先說到我的工作吧!筆者的本業是心理師,日前接了衛福部15-30的年輕人方案,其中有位剛畢業的代理老師說過:「我覺得,台灣的教育界好可怕,10年我畢業離開那學校,10年後再回去當代理,整個氣氛都沒變耶!」確實,台灣的義務教育現場好像就是這麼一成不變,教完一批、送走這批、再迎下一批;沒想到迎來一位校友級的代理老師,點破了這個現象。

今天這把刀子也戳破了這個現象,當大家都把焦點放在這位乾哥哥跟妹妹的同時,是否忽略了這間學校怎麼了?國中生不會第一天就帶刀進校園,而是最初多少就有些「徵象」,像是髮型、衣著、書包,再者就是言談、出缺席;這些種種,校方是否曾經好好的「微防杜漸」,把這些比較有「幫派色彩」的孩子先找出來,逐一會談、瞭解生活、家庭現況。

某方面這讓我想到,早年還有教官臨時抽查書包、抽屜呢!

而新聞輿論似乎也不太關注這些孩子的家庭,但在心理治療現場,往往會探究這些孩子的原生家庭,是否遇到什麼難處,才讓這些孩子會聚眾鬧事、互挺出聲。

或許平時就是在家裡缺了什麼,才會到學校找回什麼。

打個比方,孩子從小遇到困難,多半會商請父母幫忙處理;有什麼得獎或獎狀,也會拿給父母,得到口頭獎勵或零用錢吧。這在自我認同、自尊的發展是很早就被驗證到的;然而這些比較「高風險」的孩子,或許在家裡找不到這些被肯定、被認同的來源,才向外發展,找著找著,最後是物以類聚,自成一掛!

所以從這個比較宏觀的立場來看,除了學生自己,校方體系,還有就是家長監護人,都是需要被考慮、被介入的面向;所以除了教育局、再來應該有所作為就是衛生局跟社會局了吧;所以眼下這個歲月其實並不平靜也不安好!

新北市政府,加油好嗎!

9會員
19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