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診室的下午

2024/01/10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小傷。但是要縫喔!」醫生語調清清淡淡。

孩子玩耍時不小心碰傷了,血流如注,就醫路上一路祈禱:「萬萬不要縫針」,沒料到逃不掉,進到急診室,看盡大傷小傷的外科醫生處之泰然,母親落入不捨、擔憂、自責的情緒泥沼裡,他們暫時不在同一個頻率上。

月亮雙魚座,占星上的定義是情緒多、也容易波動,具有深刻的同理、共感能力。果真她的情緒如海浪般層層席捲過來,只是,此刻理性比須勝過於感性,當情緒探出頭時,她趕緊像打地鼠般將它們一鎚打下,左一鎚、右一鎚,腦袋裡有個小小的自己,忙著安穩自己,平日的靜心方式:呼吸法、數息法通通用上了,她稍稍冷靜,孩子也是。


醫生問:「要不要打xxx?」效果類似麻醉針,讓孩子處於「解離」狀態,比較好下針。「解離」二字閃過腦海,解離:與四周的世界失去聯繫,以旁觀者的身份觀看自己的故事,曾經在心理書籍讀過,原先抗拒孩子的小小身體裡再吃一針,何況解離是什麼?會不會發生不可預期的事情?未知、未知、未知的一切太可怕了。

縫針過程十分鐘,如醫生所說:「小事」,孩子醒來一切像從未發生過,問他痛不痛,都說不痛了,驚魂未定的似乎只有母親,遺忘痛苦的能力真快,真好,她不禁羨慕起來,屆時再多一點的心疼不捨,都歸類於矯情,月亮雙魚的小劇場、共感、同理能力,發揮不了作用了。


經歷手術的是孩子,經歷內在風暴的是母親,但總結是一切平安,就好。




紀錄我的母職點滴,作為母親這件事,永遠都還「在路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