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都青年》觀後感:當共情力沒法發揮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我看完《富都青年》了,但稀罕的,我沒有用到面紙,我沒哭。 我是個情感敏感型的人,加上共情力強,我聽歌、追劇、看小說、讀情感文…等,常常會因著劇情、文字的渲染,而淚流滿面。 如同,我內人的GPS缺失一樣,我接受,但無法感受。她難以理解我的哭點,卻也接受‘’這男人愛哭‘’這種有趣的設定。 一起追劇時,看到感人的地方,內人不是選擇沈浸在劇情裡,而是會轉過頭來,看我哭了沒,邊看邊笑。有時候,我會淚眼回望她,回她一句:靠喔! 阿邦與法師的對話,對生命無聲的控訴,跟‘’我想死‘’卻說不清的嘶吼一起,我跟內人座位兩側的女伴,啜泣聲即此起彼落。 到了最後兄弟會面的場景,最後一次敲蛋的約定,更是繼續催了一波淚。 內人問我要面紙嗎? 我回了她一個中指。 我心裡只有憤怒的情緒。 因為,曾是被害人家屬的關係,我的共情都跑去電影沒演到的‘’佳恩親人‘’身上去了。 原本,應該存在的巨大悲傷,並不在電影呈現的範圍,但它跑到我心裡面去了,讓我覺得很難過、很生氣。 原來,恨意還在。 憤怒掌控了情緒,讓那兩場我應該會流淚的場景,眼淚都止住了。 心裡迴響著: 你殺人啊! 你殺了她啊! 為什麼你還這麼委屈!? 你們兄弟還在這邊難過什麼!? 你們殺了一個盡心在幫你們的人啊! 為什麼你還能在這裡說這些靠北的話!? 為什麼你還可以厚顏無恥的接受哥哥的好意? 為什麼內疚不去自首?律師根本不接手這案子,還自我安慰的一直要找律師!? 虛偽!矯情!噁心! 我想罵髒話,所以,回了一個中指。 內人說,佳恩哥哥的戲份不多,她比較沒感覺。而且,佳恩也是富都的青年之一,職業是她自己的選擇。 求仁得仁,只是,生命的意外消逝,總是令人難受。 吳慷仁演得很好,只是,我沒法共情。

80會員
126內容數
活在訊息爆炸的網路世代,變化快到讓人心慌的世界,要去適應不容易。 於是,找一塊地,讓心靜下來筆耕墨耘,看看會長出什麼。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