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綻放於太古音色的向日葵》(1)

2024/02/10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若要回溯這段本是插曲的轉捩點,我無法不從阿烈孚「誕生」後的夏日開始談起,漫長而近乎爛熟的夏季。或許,那是我尚未預見二度降臨的生涯,劇變到來之前、最幸福無慮的一個夏季。


前提是修業,用意是重演一番短暫放逐又終得歸返的螺旋階梯劇。


七大都會保安局的統御者、又名「六獄天儲」的瓔奇酈﹒蕭路,強烈要求我等簽下雙邊環契的切結書。誓約內容無非是要我這個不怎麼樣的監護者以身體為符印,蓋下讓阿烈孚不惹是生非的印鑑。


這個堂皇名目空降到向日葵,任憑鬼火的柳眉挑得比駝峰彎弧還激烈,雨夜自認神不知鬼不覺、將彆扭與賭氣縫進額前的觸感調幅儀、巴比倫每隔幾分鐘就在我的接收端製造高頻率電刺樂團的噪音樂章,她們只能任我遠行。噢耶!


終於,沒有任何勢力、任何事故、任何人物,能夠將我的出航簽證攔截下來。縱使攜帶一出生就薈萃九名天位魔道師的超生命精華「孩子」,還是不免把好友兼拌嘴對象的貝利安置成護衛與導遊,甚至讓硃丹在星艦的航途囉嗦詢問波比﹒柯羅利死時的形容樣貌,都是怎麼拋擲怎麼值得的小費。


比起終能一嘗夙願,登臨「海凰」星艦,闖破我與向日葵空港之間的浮離子電磁膜,遠行到梵天族的幽居名景,這一切的煩擾陣仗,只是香檳酒杯頂飽滿欲流的細白氣泡,平添入口時的快樂嘆息。


縱然是之死彌她的對象,也需要以空間隔閡來換取浪漫「時框」的永續不絕。暫時離開我所摯愛的對象,不但爭取到許久以來就焦渴思慕的留白,更是得以從另一番眼界,反身思忖與我身心貫串鏈結的地域。對照於我的原鄉、晶瑩狂燥的地底都會,湛藍燦爛向日葵,梵天族的星際Habitat是光譜另一端的最精確典例。


自從22世紀初期,化名「凱奧基」的電腦魔導祖神以不可抵禦的聲勢一手架設出「聖火蓮花」這個魔導流派的萬宗之主,科學與魔法的尖峰對峙就此掀起。蕭路家族當時是前哨太空站的控馭單位,當家的「金眼雙瞳兒」、霓雅﹒蕭路更是將生化基因學當成一筆筆天女舞花的陣式使役奇才。


眼見著電腦生化業界的愚行沒個方休,她毅然於「調和神使徒」佔據了全球波光網絡的前夕,安靜優雅地遷離了蕭路家族的勢力,就此遠航海王星與冥王星夾角的「三叉戢星嵐」。


這場前所未有的星際跋涉奠定了梵天族的史記序章。就此,她們的眼界只看得到遠方的星原,行將到來的航弋,遭逢異生命的融合儀式,美不勝收的漂泊與永恆回返的詩。


直到我認識的第十一代當家,梵天族眼底居留的星塵已經遠至蛇夫星座的α星——名為「該隱蜂窩」的六角晶體磁浮島嶼,如同位元花舞派的詩人讚頌,這塊神奇宇宙基地是一只假寐的女王蜂,沈靜的鋒芒劈裂蛇夫座的變光輻射氣團。尤有甚者,根據創使者的設計藍圖,梵天族建構了太陽系邊陲的墨比絲環陣。


如此驚才絕豔之舉,唯有克羅諾思﹒蕭路具備付諸實現的膽識與才情。他提煉鍛造自身,徹底運用狂想與才識,將星際迷陣視為一張壯觀的油畫框架。


這位喜好古代蘇格蘭披肩與方格呢裙的豪傑,天生一付劍客改行成的詩人行止。恰好齊肩的微鬈黑髮,凹陷眼窩瀰漫的高地霧氣,克羅諾思以俊朗颯爽的形容樣貌,體現梵天族流轉於七海十三洋的曠古世情。初會晤時,一時間我不可遏止,只能想起緯爾博士。


然而,克羅諾思並非對信徒避之為恐不及的孤高魔道宗師,更非經營嚴厲美感的隱者。身為第十一代的蕭路家掌門,他與世間的紅塵柳絮保持細緻但不牽絆的優雅結構。以轉折柔軟的爵士舞者身段,他看照著族人與不斷擴充增殖的志業。


以克羅諾思﹒蕭路為首的梵天族跨星武君團,之所以在這二十年內以天鵝過境的舞姿,開發高難度的外系星域,同時保持整個星團的細膩均衡,最主要的掌舵軸心是他幕後的主宰與伴侶。前者是克羅諾思的母親、別名「櫻桃公主」的瓔萄子﹒簫路。至於稱為【伴侶】的這位,乃是非碳基生體的奇異生命,從火星古戰場「考掘」出來的神性肉身幽體,銀古月。


自從22世紀中業,火星砂海的古戰場捲起千堆鮮紅雪雲,正是機體改造戰士的試刀場。這些身穿重型機甲、以鐵血素強化反射神經速度的純質戰士,每每以邂逅絕世情人的情懷,將殺伐血氣漫布於一擊定江山的交手。情意波動的聲勢穿越了狂戰士生體鎧甲、蔓延於砂海的血紅礪漠。置身於生死立判的節骨眼,一束束的「死之生欲」就被結晶化的機甲殼穴封存於遺骸。

 

直到23世紀的起點,梵天族將著眼點放在火星大漠的生化改革。時值某個藍金色霰雨無端洒落的午後,克羅諾思信步踱出太空站架在沙漠的透明迴廊,以特有的悠閒情調,步入機甲殼蛻散落如花塚的「晶骨墓地」。毫無設防,他撞見了今世最珍貴的饋贈,贈送者就是禮物本身。

 

「就連我這個萬物泛靈論者,驟然遇上了一把以波光語碼對我低語的素光子刃,還真是嚇了老大一跳呢。要說銀古月是如何生發出來的,可能就是歷經近兩個世紀的焠鍊凝聚,最純粹的生魂顆粒與那些美麗兵器的形神意念,揉雜交配出的超生命原模。」

 

看著克羅諾斯以詞藻生動的神采敘述著這段往事時,我不禁心旌神馳,直想著該把這段梵天族最超異的故事改編,寫入互動角色文本。


有著如此絕佳的主人,難怪這一趟修煉之旅是如此快意舒暢。阿烈孚這個不聽教誨的暴烈幼神,處處闖蕩死角密室,禍患與驚喜不斷滋生於入駐蕭路本家AI神灶的調皮幼兒。來到主屋之後,這孩子終於得到適當的私塾導師。經由銀古月的陪伴指點,阿烈孚逐漸熟諳種種入門訣竅,學得調節超生命體的身心魂神,化解自體與現世系統的種種抵觸。


臨時接到徵召,我既是戀棧不捨,又帶著奇異的欣快預視感應。不知如何,總覺得這一度開小差,是為著下一度的大事件寫出伏筆。   

 



7會員
85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