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日記_D39_初二去站前路易莎看村上春樹的書

2024/02/1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這個版本的挪威的森林是我以前不小心丟在茅坑那個版本,我想也是絕版了吧?

這個版本的挪威的森林是我以前不小心丟在茅坑那個版本,我想也是絕版了吧?

現在在火車站前的路易莎,今天我又換地方了。

車站前的路易莎今天意外地沒有想像中的人那麼多,還可以找到一個充電的位置。

會很想來站前的路易莎是因為這家店的風格是比較偏向在這邊唸書的CAFE SHOP,比較不像在麥當勞那樣有很多小孩跑來跑去,會比較有相同頻率的人出現,而且這邊有很多有活力的年輕人,會有一種讓我回到年輕時的錯覺。

還有一件很吸引我來站前路易莎的原因是因為這邊有大量的村上春樹的書。

有時早上一起床我會滑FB,看到大家的人生都很有組織的PO在FB上面,因為我是腦波很弱的人,看到別人有做了什麼就會覺得我沒有達到那樣的目標就會覺得好像跟不上別人,但是如果是可以活在像是村上建構的世界就會覺得很安心,因為他的世界有他的節奏,而且每一個項目都是他自己喜歡的,用自己喜歡的方式過自己的日子,這其實需要相當大的勇氣的;永遠記得我高三跟二專時,一直都有在帶在身邊的書,就是村上春樹的小說"挪威的森林",我喜歡的不是那本書的故事,而是喜歡村上書裡男主角"渡邊"的生活方式。

我記得那時我在剛進二專的時候,有一陣子是住宿的,那時在學校宿舍的廁所是蹲著的,我都會帶村上的書進去廁所看,但那時買的那本版本因為太厚重了,手拿不動結果不小心掉到茅坑……。當然這本書就不能看了但後來我還是再重新買一本來看,新的那一本也是被我畫了一大堆記號,後來好像那本也是跟著我好久,結果發霉,也是又丟了。

渡邊總是自己一個人手上一直拿著一本書在看,自己去咖啡店吃著時髦的咖哩飯跟義大利麵,聽著一些西洋爵士音樂,然後他沒什麼認真在把妹但是他隨時都有妹。

他提到的那些書、音樂、食物或是運動之類的,都很吸引我,在我高中跟二專那個物資還沒有那麼好的年代,他所提到的那些名詞代表了另一種的生活方式,而那種很文青不接地氣的生活方式,在我處的那個年代(1980-1990左右),是相當吸引人的;那是一個不同的世界,不同於我住的台灣也不很純粹的日本。

所以那時只要生活一旦苦悶了,我就會翻著挪威的森林去尋找生命中有一些甜美的小東西,在他的文字的隻字片語中,去建構一個理想的世界,我好像可以脫離慘淡的台灣貧窮女高中生的無聊日子。

那時也為了要窺探他書中說的世界,我存了一陣子的錢,約著那時還是國中生的弟弟一起搭211來到新生南路的摩斯漢堡去吃薑燒米漢堡,而且在用餐之前還要用酒精消毒一下,還有洗手台給你洗手,反正一切都是一種很新的體驗;至於湯的話也可能是喝玉米濃湯吧!我記得兩個人合吃一份,我弟那時說吃這個好幸福呀!我問他說好吃嗎?他說其實就像魯肉飯的漢堡,這樣講好像變得沒什麼價值,不過他說的也是事實。

因為喜歡書中說的孤獨,我也曾經在那時的年假什麼的,抱著他書中說的一些書本去尋找一些可以一個人看看書跟寫東西的店家,到現在我還是很喜歡做這樣的事;只是我年輕時那樣的店家沒有很多,但現在台灣的咖啡店變很多了,我隨時可以拿一本書去找間咖啡店看書。無形之中我也在過著村上建構的世界,是一種孤獨但快樂的世界。

除了村上我也很喜歡吉本芭娜娜的書,吉本的書必須要分為兩種體系,一個是散文一個是小說;她的散文跟小說完全是兩種風格,她的散文很歐巴桑超級接地氣,但是小說就是很透明感的少女;我其實都很愛看,但還是比較喜歡她小說中那個屬於透明感的少女,那種少女有點像是一個未被世俗污染的少女心,但沒有道德的綁架;她書中的少女跟三浦綾子的少女是不同的,三浦的少女雖然也是有著透明感但是有帶著一點道德的因素,三浦的少女是聖母透明感,而吉本的少女則是單純的透明感。



內容總結
挪威的森林
5
/5
57會員
196內容數
在家工作的平面設計師,喜歡孤獨大過熱鬧,一直在尋找自己的生活節奏,很喜歡帶筆電在咖啡店寫作;有許多的心情以及故事想寫出來分享,寫下來才會覺得踏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