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知中的神明。(關於自己)

2024/02/11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墊腳用回憶語: 「來時歡喜去時悲,空在人間走一回,不如不來也不去,亦無歡喜亦無悲。」。

來時並非出生那一刻,而是胎中時,一開始會不適應血液的腥臭,但歡喜心與要帶來力量,直接給予力量本身的心思,會形成任重而道遠的慈悲 - 「原來每個人類都是經歷過這一些,才能成神。 還沒擁有力量就要忍受這一些,感覺就像是在虐待沒有能力的生命。」,於是經由自己可以帶來故事給予力量的現實,而產生無比的歡喜。 但還是腹中胎兒時,後續還遇到精液的腥臭,感覺就是被視為不存在,而不被尊重,但後續感受到人類仍在無知中的愚昧,而產生源源不斷的慈悲。 於是仍在腹中作為胎兒時,就有「來時歡喜去時悲,空在人間走一回,不如不來也不去,亦無歡喜亦無悲。」的感受,很感謝有大師能將我的心思表達出來。

而在出生的那一刻,是在觀察,自己有呼吸沒哭泣,但還是被打屁股,因此才知道人類的感知能力,連嬰兒都無法同理共情,也有可能是哭泣才能呼吸到更多空氣,對身體更好的原因!

後續還沒學步時,突然回憶起,而彷彿知道是孟婆湯被當作Amazing Grace的墊腳石而存在。 如果有永恆的靈魂,那麼用Amazing Grace就可以促進文明進步、人類發展,根本不需要類似孟婆湯的遺忘機制存在,這種機制只會沖淡原本擁有濃郁神聖而純潔高尚的靈魂,會沖淡是因為輪迴中的斷續,無法一直強力承接生生不息,使用原本擁有的強大而豐碩的茁壯力。 因此如果還是有這種遺忘機制存在,那麼就表示Amazing Grace並沒有想像中的強大且美好,但事實上的Amazing Grace就是如此強大且美好。 在獲得這樣的認知矛盾後,我從二樓爬下嬰兒床,想快一點學會走路,自己下樓梯,要趕快長大,避免遺忘這麼重要的訊息,卻在爬到樓梯間要再往下前進到一樓時,不慎在第二個階梯滑倒滾落到一樓,頭部因此撞到擋門的磚塊,一邊覺得欣慰自己是為重要的事而死去,一邊又覺得生命中斷在這裡好可惜,明明是為快點茁壯可以掌控身體的行動,卻連下樓梯都做不好;承擔著如此重要的訊息,卻在無所謂中死去。 心中一邊感受到無可奈何的莞爾、一邊感受到自己浪費掉這份重大使命的豐碩,而宛如必須還要再來一次的不知道怎樣才好的寒冷無奈,而現實中流出來的血液卻已到達自己的臉與手,如此溫暖,彷彿在訴說著別氣餒,「你做的事,是對的!」。 再次醒來,已經是在醫院。 

「我必須在這裡死去」,是我張開眼睛後,用眼神傳遞給醫生的訊息。 一切都是為最完美完整的傳遞力量,而這輩子與這裡不行,不應該承擔的胎兒時期的不好記憶,與嬰兒時間擔心害怕因為後腦扁平而可能的大腦發展不周全,會在成人之後,無法把力量完整給予與傳遞,甚至連Amazing Grace的故事,也無法好好的表達。 這麼多的挫折與障礙,會在未來隨著身心靈的成長一起長大,並以自己的身份,阻礙著自己的使命,所以我必須在這裡死去,那段摔下樓梯的經歷,也許不是在挫折使命,只是在回應,於是我才會張開眼睛,用眼神傳遞「我必須在這裡死去」的訊息給醫生。 而醫生好像聽不懂,只是在跟母親說,要多花點時間照顧小孩,但他不知道的是 - 「這份壓力會在現實中,帶來類似摔下樓梯事件的揠苗助長。」。 這一切都被時間記憶在我的生命裡

至此! 既開心又慶幸,在胎兒甚至是幼兒時間,有過這麼多豐富的經歷與濃郁的感受,才能在生命還沒有走到終點前,就知道「生死之間」與「生死之外」的差別,以此來看待生生不息、循環不止的人世間。 原來,抱持著給予的心思而行動,所獲得的會比要給予的對象多更多,「施比受有福」源源不絕的正循環,讓我無法扼止生命本身具有的這一份恩賜,除了感恩與謝天,我實在是無以回報這一份「強大而更勝於我想給予的心」的給予。 連同具體給予「穿越時空力量」的這個行為,還是被包容在Amazing Grace裡,那麼製造出Amazing Grace的生命,就是永遠凌駕於無限的存在,這就是我認知中的神明。

23會員
518內容數
心理與心靈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