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報告】史蒂芬.席格:《我和殺人魔相處的那一年》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raw-image

雖然這本書列入心理學類別,不過內容甚少觸及心理學理論。因為這書主要描述作者在Napa State Hospital,人稱罪惡之城「蛾摩拉」的司法精神病院擔任精神科醫生的親身經歷。

所謂司法精神病院,就是罪犯判定為精神狀態失常,之後送往治療的地方。不難想像,那處住的大多是無惡不作的可怕瘋子。

書中記錄了作者從病院的新手醫生變成老鳥,分享到一年間不同的事件與活動,讓讀者體會精神院內各人如履薄冰的生活,如:作者第一天上班就遇著兩名病人毆鬥,拉扯間撞到後腦,縫了幾針,又有病人情緒失控,差點勒死醫生等等。

說來荒謬,儘管蛾摩拉集合了一千二百名情緒不穩的罪犯,卻只有少量警衛看守。每當病人威脅到他人性命的危急關頭,醫生唯有按下腰間的警報器,召喚其他醫護人員到場,然後用束身衣和鎮定劑擺平危機。

raw-image

大家都不解員工為何願意忍受這一切,就如作者太太所言,沒有人會願意為錢而落得如斯田地吧?其實醫護人員心裡單純想著:「我們不做的話,還有誰願意來照顧這些病人呢?」箇中原因就是如此簡單,世上就有一群醫生就是放不下病人,擔心病人在世上無處容身,所以甘願忍受惡夢般的工作環境。

其中作者寫到醫生與病人的交情令我印象深刻,醫生固然對受害人與家屬們深表同情。然而醫生與這些病人長期相處之後,看到他們的過去和現況都如此困苦,同樣會有側隱之心。以前我都會想:「我們一直追求人人平等,人渣也享有同等人權之時,其實人類能否真的擁有這份大愛?」原來人類真的可以比想像更偉大。

不過回歸理性角度,作者在書中也多次道出了美國殘缺的體制基於「人權」形成大量漏洞與危險,如:有罪犯假裝患有躁狂症,成功逃過牢獄;又有性罪犯住院期間仍會意圖侵犯護理員,但最後手續出錯而獲釋;院中缺乏警員駐守也是因為政府堅持這是一所醫院,並非監獄。看到以上種種荒謬的「人道」政策助紂為虐,令人不禁忿恨以人為本的司法制度總是令人失望。

總結全書,作者的敍述方式有時較為散亂,繁枝細節較多,若是想一窺司法精神病院的日常運作,不妨一讀。


0會員
82內容數
From HK to UK // Instagram: yuduyujian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