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試煉(上)

2024/02/1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raw-image


一旦這副軀殼死去,就能消除『印記』的連結……納蘭真就能立刻恢復。反之,若他以『印記』為妳續命,他就肯定活不成。女子悠悠的補充道。我很想看看,妳嘴上說的不怕死,會是什麼樣子?

我記得,妳曾對著霜雪許願,祈望他與族人平安健康,那麼,妳可願為此付出代價?

蘇期聽進她說的話,卻不大理解她在暗示什麼。

吾名為予,係寒霜之神,鎮守北方,司冬,天神令吾掌理時序。女子一邊自我介紹,一邊撥弄裙擺上的霜花,蘇期看著那些泛著藍光的雪片騰飛而起,落在燭火之上……那火光居然凝滯了。

再轉頭看,納蘭真的手已經伸到裴夜蘭面前,後者滿臉驚恐的表情也凝滯了。

整個空間終於完全靜止,時間在這裡停下腳步。

予勾勾手指,裴夜蘭的靈魂就這樣被她勾了出來,她又動動手指,蘇期感覺到自己整個人飛了起來,眼前一片黑暗,不陌生的極致疼痛卻蜂擁了上來……她回到裴夜蘭的身體裡了。

……納蘭真為妳耗盡了全部內力,他的命只剩下兩刻鐘的時間,只要『印記』還在,他就必死無疑。

予的聲音停留在耳邊,帶著霜雪的冷意……

蘇期突然明白了這個神靈究竟要讓自己選擇什麼了。

半個小時的時間,如果『印記』的聯繫在,納蘭真以命為她續命,他就會死……所以,她得讓納蘭真殺死自己,解除『印記』,才能讓他活下去。

果然很聰明。予似乎笑了一下。自己的命,或是他的命……妳選一個。

蘇期閉著眼睛,感覺心境如此澄明……是啊,根本不用猶豫的。她來這個世界,從頭到尾,不都只有一個選項嗎?

不求我嗎?明明我可以直接讓納蘭真殺死軀殼中的裴夜蘭再讓妳回去……予的聲音聽起來單純得接近殘忍。

蘇期被困在軀殼裡無法動彈,因為裴夜蘭正閉著眼於是她也什麼都看不見,但她知道予肯定能聽見她心裡說的話:如果真的這麼簡單,妳早就這麼做了……我猜,神靈也不能直接弄死人吧?納蘭是男主,這可能是個重生逆襲的故事,但我不過是個配角,裴夜蘭也是,除非自己作死……所以妳才跟她打了第二次賭,對嗎?

予漂亮的眼睛閃過一絲讚賞。

已經完全看不見的蘇期只是繼續說下去:裴夜蘭做了選擇,我也做了選擇,如果只犧牲我一個,卻能換來納蘭以及整個狼族平安健康,也算值得。

真是,太蠢了。予輕輕笑了,像是被娛樂到了一樣。就讓我看看妳是否真的,心甘情願。

神靈動了動手指,凝滯的時間像冰雪融化般逐漸恢復正常。

感覺到身體的僵化束縛慢慢消失,男人的手大約在五秒後便會扣上了她的咽喉,蘇期知道一切會發生的很快,但她還是對予喊出了自己最後的願望:拜託妳,在我死之後,別讓他知道這是我。

……她怕他難過。

神靈似乎有點意外,頓了一秒,但還是回了一字:好。

謝謝。

蘇期閉著眼睛,感覺男人的手掌猛地扼住她,大約是失去內力的緣故,並不像平時那麼溫暖,她清晰感受到力道頓時封住了自己的咽喉,呼吸道被壓迫著,瞬間就呼吸不到空氣……

身體很痛,喉嚨也很痛,她緊閉雙眼,努力讓自己放鬆下來,不掙扎也不抵抗。

窒息的過程想起來很可怕,但是,心卻這樣滿足。

我的哈士奇,你得好好的,在這個世界活下去。

蘇期閉著眼,感覺自己等了許久……喉頭的力道卻慢慢鬆懈下來……她有點疑惑地睜開眼睛,卻對上納蘭真發紅的一雙眼,心跳驟然漏了一拍。

男人握著她的頸項,大拇指依戀地撫了撫自己扼出的紫痕,神情這樣哀傷。「我的女王……妳要騙我多久……才肯告訴我妳回來了?」

6會員
263內容數
蘇期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她不記得自己的來歷,卻也知道眼前的世界與她概念裡的世界不同。(穿越與穿書都是老套,難道現在流行無前情題要、簡單粗暴的魂穿......?)。於是她開始了不斷在心中吐嘈作者的不歸路。甜寵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